檢察官莊佳瑋:請蔡總統節制監察院亂象

出版時間:2019/05/17 00:00

莊佳瑋/彰化地檢署檢察官

很多人只關心段宜康到底要不要吞曲棍球,但是在陳隆翔檢察官遭彈劾一案中,檢察官群起抗議監察院侵害偵查權核心的重點在於,監察院不能越俎代庖,用自己的標準審查檢察官的認事用法有無違失,而使監察院成為「第四審」。

司法院釋字第325號解釋已經揭示:「司法機關審理案件所表示之法律見解、考試機關對於應考人成績之評定、監察委員為糾彈或糾正與否之判斷,以及訴訟案件在裁判確定前就偵查、審判所為之處置及其卷證等,監察院對之行使調查權,本受有限制」,從權力分立的角度說明司法權與監察權應該予以相互尊重,以及其間分際。

尤其司法具有訟爭的性質,一邊勝訴代表一邊敗訴,司法官在做出判斷時必定會損及某一方的利益,不像醫生的診療救治是單向的造福他人;為了不讓政治等其他力量干預介入,造成特定人敗訴後循不當途徑顛覆司法判斷,自然有必要將「維護審判獨立」具體化為司法權之核心價值。

換個角度來說,今天無論是司法權、行政權、立法權、考試權,只要是關於專業判斷的部分,監察院都不能夠以事後諸葛自居:「當時為何要發展面板業」、「為何酒後駕車罰則這麼輕」,否則專業公務員動輒得咎,只會更坐實「多做多錯、不錯不錯」的鄉愿俗諺。

提案彈劾陳檢察官的監察委員蔡崇義,在先前擔任法官時的經歷也不是完美。最高法院不只曾在95年度台上字第5660號判決批判:「本件依原審審判筆錄之記載,原審於審判期日,審判長調查證據程序完畢後,並未就上訴人被訴之犯罪事實訊問上訴人,而僅就已判決確定之上訴人背信罪部分之事實為訊問,其所踐行之訴訟程序自難謂適法。」也曾在107年度台上字第3025號判決質疑:「原審未深入調查釐清,並於理由內加以剖析論述說明,遽認范○○所辯不足採信,難謂無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及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因此先後將蔡崇義擔任審判長的二審判決撤銷,其中後案的范○○甚至在更一審獲判無罪。

按照監察院的調查報告,陳隆翔檢察官違失之處是漏論「不另論罪」的法條,以及導致地檢署製作將印章發還被告的處分命令。但事實上,做出發還命令的不是陳檢察官,後來地檢署也是將扣案印章銷燬並未發還;與之相比,時任審判長的蔡崇義因為上述最高法院指摘事項,失職致使該案被告遭受有罪判決,這類違失和造成他人的損害肯定是大多了吧!

曾經批判陳檢察官「辦案缺失可以改寫教科書」的高涌誠委員,又為什麼迄今都沒有進行相關調查呢?答案不言自明,就是陳檢察官的彈劾案具有政治力介入,導致監察委員的標準和尺規都做出了極端修正。一切都是為了讓陳檢察官遭受懲戒後,曲棍球案才能依法重啟調查。

同樣沒有在《憲法》或法律規範的是「執政黨將會連任」這件事。面對監察院侵犯司法獨立的行徑,台中地檢署發起的捍衛司法獨立連署活動轉眼已超過千人參與,倘若蔡總統再不出面節制監察權濫用,後續波瀾恐怕是難以預測。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