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文忠:民意調查是「科學」還是「政治」?

出版時間:2019/05/17 00:02

莊文忠/世新大學行政管理學系教授兼主任

近日來,隨著2020年總統大選活動的日益加溫,相關的民意調查有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頗有令人目不暇給之感,再加上國、民兩大政黨在黨內初選階段,均決定以全民調作為總統候選人提名依據,一時之間,民意調查成為社會熱烈討論的話題,而目前最大的熱點在於,傳統的住宅電話調查是否應納入手機電話?

參與民進黨內初選的現任總統蔡英文主張民進黨的初選民調應納入手機電話,不能忽略全台灣500萬「唯手機族」的聲音,這才是民主與進步的作法,而表態參與國民黨黨內初選的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也持相同的看法,建議國民黨在全民調中納入手機調查,讓年輕人可以參與表達意見。

就調查方法的觀點而言,初選民調應納入手機電話的主張,其背後最主要的論述理由是:當前住宅電話的母體涵蓋率已偏低,尤其是年輕族群,日常生活中幾乎是只用手機電話而不用住宅電話,若是維持傳統上以住宅電話進行調查,年長者的受訪比例偏高,年輕人的樣本過少,將造成「樣本代表性」不佳,實不足以推論母體的意見。

此一論述有其客觀事實的依據,近幾年來,不少以住宅電話進行民意調查的確顯示,成功樣本中,50歲以上的受訪者比例超過半數,且比例仍不斷地提高,因此,有些學術性及商業性民調機構這幾年已經開始採行「雙底冊」調查,即納入一定比例的手機電話樣本,藉以彌補住宅電話調查的樣本涵蓋缺失。

不過,此一論述仍存有幾個有待科學檢證的問題值得討論,才能避免陷入政治口水戰之中:首先,住宅電話是否完全找不到年輕人?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應該還是有機會接觸到一些年輕人,只是所佔樣本比例低於母體比例,透過「戶中抽樣」加重年輕族群接受訪問的機率,應可縮小年輕族群在樣本與母體比例之間的差距。

如果這個作法不可行,那麼,納入手機電話應有其必要性,若這是可行的作法,下一個該處理的問題即是,住宅電話調查成功受訪年輕族群的意見是否不同於手機電話調查成功受訪年輕族群的意見?這便需要進一步深入分析調查資料,如果結論是肯定的,那麼,初選民調沒有理由不納入手機電話調查,否則,將難以避免樣本結構的嚴重偏差;如果結論是否定的,那麼,初選民調即使不納入手機電話,還是有可能透過「事後加權」的方式來調整樣本中各個年輕層的比例,以符合母體的結構,其調查結果即使無法精確反映母體的意見,應該也不至於差距太大。

最後卻也是最關鍵的問題是,選舉投票的母體是否等於電話調查的母體?事實上,真正的民意只有在投票日當天才能知道,甚至在投票前的任何突發事件,都有可能造成選民改變投票意向。由於選前民意調查通常離投票日仍有一段時日,因此,選舉民調無論是採取住宅電話調查、手機電話調查或雙底冊調查,其目的乃在了解當下的選民意向,並透過長期監測,以掌握民意取向的流動過程,據以調整選戰的策略和節奏。所以,初選民調的結果是否就等同於最後的投票結果,並不是提名階段最重要的判準,而是各個有志於大位者的參選人是否願意坦然接受翻牌後的數字。

總言之,民意調查的科學性在於從母體定義、抽樣設計、訪問技巧、資料處理、加權調整、統計分析等,已建立一套標準化的流程,學術界與實務界的民調工作者也很努力地回答上述的幾個問題,並不斷精進調查方法與技術。不過,若是從政治的角度來看民意調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從母體定義到統計分析,每一個政治人物都希望能夠找到對自己最有利的結果,這個工具是否具有效度和信度似乎並不是那麼重要。

科學與政治的差異在於:科學家必須經過一套嚴格的且反覆的檢證過程,取得充分的證據才敢下結論;政治人物則往往是先下結論,再來尋找有利的證據,即使這些證據未經過客觀檢證,只要支持者信以為真,其政治效果就達到了,至於事實真相為何,政治人物真的在乎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