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酉潭、賴傳升:修法在即 公投不應綁大選

出版時間:2019/05/19 00:00

李酉潭/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
賴傳升/政治大學政治研究所碩士生

去年九合一選舉同時進行10個公投案的投票,事後大部分人聚焦於「邊投票、邊開票」是否可能導致的選舉不公,但事實上,還有更嚴重的問題沒被討論,那就是公投綁大選,使得選舉失焦的問題。以公投與選舉結果來看,10個公投案過與不過,無論性質如何,幾乎完全與藍綠版圖息息相關。可見綁大選的公投可能只是一種政治動員,無法展現人民真正的意志。立法院院會前天通過《公投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逕付二讀,吾人認為最重要的考量應該就是公投不宜再綁大選了。

民主的原意是「人民的統治」,意即「人民當家作主」,但人民如何作主卻充滿許多想像。而公民投票就是其中最符合民主想像、卻又可能暗藏危機。因為公民投票有某種「零和性質」,也就是一場遊戲裡,必定有輸家。在無法共識的議題裡,零和無可避免,令人擔憂的是一項議題在尚未擁有充足的溝通,也未在同樣的資訊基礎上對話,硬生生、赤裸裸地,搬上數字對決的舞台。

公投原有的精神在於:人民對於重要的、爭議重大且無法在政府運作中解決的議題,展現自己的立場與看法。既然公投可能決定國家重大時刻的走向,公民應該做的,不只是「去投票」,而是做功課,與他人溝通、討論,審慎的評估利弊以及正確認知資訊。審議式民主的精神,莫過於此。

然而,神聖的公投、民主精神展現的時刻,一旦綁上大選,就可能成為撒旦的呢喃,轉變為政治競爭的一部分,不再是人民對公共議題的意見表示。2018年底的10案公投中,從票數比例不難推敲:公共議題的投票並不是一項一項人民與公共生活的對話與參與,幾乎是結構性的動員。這是因為當公投綁上大選,很容易將一般選舉背後的政黨意識連結在一起,變成競賽型選舉的一部分,也因此,在社群中時常可以看見各個倡議團體的「策略性投票」(兩好三壞、十全十美等),指引人們應該怎麼樣運用手中的票使自己的團體獲勝,甚至在投票所看見本不該出現的策略文宣。

更荒謬的現象乃是在等待投票的隊伍,都還有人在指引人民如何投票,不僅違法還侮辱了公投的精神。對於公共議題的表達,應該是基於人們對於生活的理解,在充分省思後,做出認為對於共同體生活更好的決定;然而許多投票所的公民甚至連標題在爭議什麼都一問三不知,透過親友或自身團體的負責人之指引進行公投。其實,錯不在於公投本身,而是在於這麼重要的時刻,如果與容易進行政治操作的選舉掛鉤,那麼公投的民主參與、審議精神也就蕩然無存。

公投是人民難得直接參與公共生活、決定政治走向的活動,姑且不論公投對政策的效力為何,至少,它凝聚了社會的意志、承載著公民的願望。正因為有人可能因為公投的零和而減損,現代公民更該審慎地去看待每一項議題、每一個可能做出極大改變的決定。公投綁大選,加上一次性地將所有問題解決,只是把政治鬥爭的舞台搬上檯面,此種對決情緒也割裂了公民之間理性對話、審慎思考的空間。

因此我們檢視其他先進國家所進行的公投,不僅每項公投需要多年的審議時間,且幾乎很少有公投綁大選的情形,例如瑞士就明白規定公投必須與大選脫鉤。更何況,在《公投法》修正後,通過門檻已改為有效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且有效同意票達投票權人總額25%以上即通過。在這種情況之下,更不需要公投綁大選了。
 
台灣自從1996年以來一直被評為自由民主國家,2016年總統與國會皆政黨輪替後,自由程度隨即提升至最高等級。而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測量自由程度的最重要指標之一,就是「行政首長與立法代表是否經由自由與公平的選舉產生」。故明年1月即將舉行的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又是台灣民主進程相當重要的選舉。

公投不應該與大選綑綁,也不該把眾多項目一次性的付諸公投,更不該將不同性質的公投票同時塞給選民。不管有多少公投提案,應該另擇時間舉行,還原公投環境的單純性,才能更好的培養公民精神,使得台灣的民主鞏固與深化再向前邁進一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