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夫徐正雄:我的土地不是我的土地

出版時間:2019/05/20 00:06

徐正雄/職業農夫

多年前,在齊柏林的紀錄片中看見短短一幕,竟是我的家園,原本應該綠波蕩漾的農田,卻長滿了綠色鐵皮屋。

新莊區在清朝是有名的糧倉,隨著時代進步,漸漸變成工業區,兒時,連接新莊和泰山的主要樞紐兩旁,全種滿了稻子和蔬菜,溝圳有豐美水草和游魚,後來違禁工廠林立,農田重金屬污染,連想耕種的農人也不得不休耕,加入違建工廠出租的行列。

本以為,此事只發生在人口稠密的北部,經常旅行的我,沿著鐵路西部幹線一路往南,發現許多地方都是工廠和農地共生。有次,到彰化找朋友,在朋友工廠附近散步,稻田旁的溝渠,流著污濁骯髒快要斷氣的水,連生命力最強的吳郭魚都無法生存,不知道這樣種出來的米,將銷往何處?吃了這種食物,身體會產生什麼變化?

原來,我們與「污染」的距離那麼近。

前幾天去淡水租來的土地耕作,聽農友說:某大醫院的接駁車一下子從2台變成4台。很多人喜歡問我:新莊有土地,為何還到淡水租地種菜?我總是笑笑告訴他們:新莊的土地很多都被污染,你敢吃嗎?接著他們會繼續問,你在新莊有土地,一定很有錢吧?

7年前,這塊100多坪農地,每坪價值30萬元,開發商用技巧讓它迅速超過百分之五十地主同意重劃,逼迫我加入這場遊戲,當時大家皆以為,農地變建地後,肯定價值暴漲,建商會捧著大把銀子求你合建。事實是,重劃後我的土地只剩一半,照理說1坪應有60萬元,現在卻跌到50萬元。

於是,大家的土地都在那裡長草,被人亂丟垃圾,可怕的是土地稅金暴漲了10倍,草太長政府還會開罰,只有少數幸運兒被停車場業者相中,許多人都後悔參與土地重劃,卻回不去了。我覺得很無奈!我的土地的未來,居然由開發商背後一群陌生人在決定。

土地重劃,關係著巨大利益;背後的推動者,早就替自己的土地找到出路,至於我們這種小地主,只不過是陪葬品;我的土地不是我的土地;我的土地是貪婪者的土地。

然而,這就是民主,可以經由操作,挾著部分意見光明正大、優雅的霸凌,我們的律法,強迫我們與貪婪者共舞。這就是商人炒作農地的三部曲:違建工廠——污染農地——重劃土地,政府不但沒有制止與處罰,還想方設法替他們解套。

依此類推,有天可能會因為吸毒人口過多,把吸毒和販毒就地合法。

農地重劃成建地,真的沒有想像中美好!除了土地價值下跌、稅金漲到10倍、底下還被埋了很多夾雜垃圾的廢土,難以耕種,只能讓雜草佔領,髒亂吸引了投機者,把這些無人看管的土地當免費垃圾場。

為了不讓垃圾入侵,我在小小的土地上種滿植物,定時修剪,成為荒煙蔓草中,唯一的花園,垃圾也的確因此減少,這證明,大家還是嚮往美好!污染只會引來更多污染。

我們賠掉的,豈只是地主的權益,還有整體的景觀和全民的健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