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恩專欄:說服同婚,先放下「進步」二字

出版時間:2019/05/20 00:05

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今年4月中,美國知名學術期刊《PNAS》上刊登了篇學術論文,4位學者在12年內追蹤了100萬名美國人對於同性婚姻的看法,發現平均而言,美國民意對同婚越來越接受。然而,在有通過同婚合法化的州,該州民意接受的增加速率是合法化前的兩倍。換言之,同婚合法化本身就有改變民意的效果。

然而,這些趨勢並沒有什麼魔法,而是一位位上街吶喊、一位位在家裡溝通才能逐漸改變的。自從去年我國的公民投票案開始,就已經充分顯示了草根組織動員的力量。網路轉錄換頭貼都不是票,票是到一個個社區辦說明會、一家家郵局門口站崗、一戶戶一間間委員會找種子散播資訊,才讓民意一步步的改變。

在台灣,40歲以下的年輕族群有極高比例支持同性婚姻,這無論是來自於後物質主義、民主教育、社會運動、乃至於更為開放多元的生活環境都推了一把。然而,在同性婚姻法終於通過的這一刻,年輕人要跟長輩討論這個法案時,可以參考美國柏克萊大學知名社會學教授Hochschild的經驗。

Hochschild教授為了研究到底哪些美國人支持茶黨跟川普,跑去跟路易斯安那州找極端茶黨支持者待了5年。她發現,這些支持者其實大多都是好客、努力工作、愛家,甚至熱愛環境的一般人,雖然不富裕但堅毅,跟我們許多人的爸媽叔伯一樣,絕非那種極端政客靠錢養的極端偏執狂。這些人怎麼會投給破壞環境、給有錢人減稅、各種歧視的茶黨跟川普?

Hochschild教授透過訪談這些人的生命歷程後逐漸得知,他們覺得在政治上越來越沒有光榮感,而沒有其他人幫他們發聲。他們從小信仰一輩子的宗教,在網路上被自由派嘲笑;他們(或者冒著生命危險)努力工作,稅金(卻被認為)拿去給不工作的懶人或罪犯;他們謹守法律不犯法,那些罪犯卻越來越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

最重要的是,他們覺得這一輩子靠自己努力工作賺錢養自己、養家人,不靠政府,沒有虧欠任何人;但到頭來,自由派卻不斷指責說他們這個想法也錯、那個態度也錯、那種說詞會傷到哪些人。不同的少數團體,不斷地在他們美國夢的願景前面插隊。十幾年來,只有川普終於跟他們說:「你沒錯!不要管那些政治正確了,我們一起讓美國重新偉大!」最後,一張張川普票投進票匭。

讓這些一般選民憤怒的原因,是他們覺得自己努力、忍耐了大半輩子,到最後卻被指責這裡錯那裡錯。政治心理學的研究指出,當人們在憤怒的情緒時,更傾向立刻做出一些符合自己想法的行動,而非繼續收集更多的資訊來追求決策準確。同樣的道理,許多家中長輩也並不認為自己當下的成就是來自於經濟轉型或冷戰紅利,而是認為自己努力、苦了一輩子才該有的成果。這些因果關係形塑了長輩的世界觀,認為世界就是如此運轉。假如立刻指著他們的鼻子說,你這態度就是不夠進步、世界其他國都如何如何,把退步標籤兩字立刻貼上,溝通的門也關上了。

Hochschild教授有發現,其實這些人所在意的,往往並非該議題本身,也因此總有辦法用不同出發點來溝通。例如不相信全球暖化的選民,無法透過全球暖化來說服他使用太陽能,但是因為這類選民同時也追求獨立自主,可以用「太陽能可以幫助你能源獨立,不被大企業控制」來吸引他們。

同樣地,許多反對同婚的長輩並不是真的反對同婚本身,而是更在意經濟、教育、性騷擾、稅金、文化,或是單純子女未來的幸福。這些其實網路社團都有相關協助討論的資訊,但要把這些資訊帶進每一個網絡,需要的是面對面溝通,而不只是在LINE、IG或臉書換大頭貼。

看著郭元益跟IKEA立刻開始舉辦同婚慶祝推銷活動,生活周邊信手拈來其實很多很好懂的例子。到底同婚會不會如彭博社所云,讓蔡總統賭上政治生命,最後還是要看每一位歡呼的人們,在隔天起床後繼續願意做多少,讓歡呼與幸福成為日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王宏恩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