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守護戰魂 他靠講故事陪遺族走最後一段烈士路

出版時間:2019/05/23 15:30

兩岸烽火70年,造成無數家庭的悲歡離合,戰亡的將士留下了遺孤,相隔數十年,跨海來台尋親。華人地區流傳著一句話:「如果你是遺孤,要找爸爸、找爺爺,去台北找王上校準沒錯!」這尋人的傳奇人物,就是國防部後備指揮部留守業務處上校處長王惠民。他讓無數老兵痛哭流涕,他讓遺孤找到歸屬,王惠民說,他只是講故事的人,因為烈士已無法述說她們的故事,要由你我來代言。
 
國民革命忠烈祠建於1969年,主建築型式是仿北京故宮太和殿,奉祀著從開國迄今為國捐軀的文人與軍人,共40萬1千1251位烈士。總統並在每年的3月29日及9月3日,率五院院長、文武官員、烈士遺族等祭祀,平時奉祀與管理則是國防部後備指揮部負責。
 
2009年10月1日調到國民革命忠烈祠服務的王惠民說,由於建國百年在即,再加上忠烈祠每年約有120萬到165萬人次遊客來此,因此他認為型塑忠烈祠的價值,其影響不限於當代,也包含了後世。因此他以「為先聖先賢守靈、為國門形象把關、為民族維繫國魂」作為型塑的標的。就連在忠烈祠服務的官兵,他也透過教育、心靈的感動,讓忠烈祠每位官兵都盡上一己之力,讓忠烈國魂得以散播出去。王惠民形容在忠烈祠服務的官兵說,外交官是不穿軍服的軍人,為國打拚;我們這裡像是穿軍服的外交官,也為國家效力。因為百年之間感人的故事,都在這裡具體呈現。
 
面對國民革命忠烈祠的內涵與精神,王惠民說,中華民國是靠著前輩、烈士的鮮血;遺族的淚水跟袍澤的汗水,才得以型塑這個國家。所以國民革命建軍史,就是一部中華民國的歷史。因此,從開國、討袁、護法、東征、北伐、剿匪、抗日、戡亂、古寧頭戰役、823戰役、黑貓、黑蝙蝠等等為國捐軀的烈士。而這一群烈士、軍人,或是文人百姓、公務員,在戰場上犧牲,才能入祀中央政府所在地的專祠—國民革命忠烈祠。它所表彰的意義與內涵,是在歷史百年的縱軸,影響到全世界華人的聚落,因為它型塑的是一個自由、民主、人權的國家。
 
走在忠烈祠的迴廊上,王惠民說,忠烈祠裡供奉的烈士平均壽命不到30歲,可見當時他們的家人、遺孤,年齡不會太大,甚至還有遺腹子。所以,我們推動「把烈士找回來,把遺族找回來,精神找回來、價值找回來、歷史找回來」原因無它 ,就是當忠烈祠沒有烈士、沒有遺族,它不會感人。因此,當我們找把烈士找回來,不斷透過查報、縱向史政單位的聯繫,橫向資料庫的建立,另外,找到烈士的後人並提供烈士的資料,並成為國家的檔案,才能讓後世更了解烈士的犧牲。
 
雖然有很多遊客來到忠烈祠是看三軍儀隊的交接,但王惠民也將烈士的精神加諸在每一位儀隊的身上。王惠民說,儀隊是每半年輪換一次,但他們在換防、交接,早、晚的出、收操之間,都會帶到大殿去作巡禮,讓他們認識他所護衛的烈士,讓他們了解到我們工作的內涵及真正的意義。
 
王並舉例說,空軍戰神高志航烈士高志航的兒子高耀漢,今年已84歲了。有一次他到忠烈祠來,在中庭時,剛好陸軍儀隊的班長巡查,高耀漢當下即突然立正站好,向班長90度鞠躬,起身時老淚縱橫、泣不成聲,正色向儀隊班長說:「謝謝你們為我爸爸一直守在這裡!」感動之情溢於言表。
 
王惠民也以此例向所有忠烈祠的官兵說,有多少烈士的遺族,有的是遺腹子、有的從小沒有爸爸,看到大家在這個地方為先烈守靈,遺族們會認為:這個國家沒有忘記他爸爸的名字,沒有忘記先烈的名字,這是何等有意義又重要的事情。
 
但相隔十數年,幫遺族找家人資訊談何容易,王惠民說,忠烈祠有41萬筆的烈士資料,透過網路的便捷快速,搜尋比過去容易得多。但王惠民也坦承,因1949年政府遷台,當時的受到時空的阻隔,資料散失,但只要有人查詢,他們也會透過國史館等相關單位提供資訊。
 
王惠民說,1949年被中共抓住拒絕招降的趙仲容將軍,2年後遭槍決,但趙仲容未被供奉於忠烈祠內,他的女兒趙安娜多次申請入祀,後來在國史館發現發現趙的基本資料,也在立院找到當年因國民政府來台,趙仲容身陷共區的紀錄,後來順利讓趙仲容入祀,王惠民強調,這些都是為了讓烈士得安息,遺族得安慰。
 
王惠民也回憶,已故體育主播傅達仁父親是魯西北游擊司令部少將司令傅忠貴。傅忠貴將軍為國家犧牲後,牌位就恭奉在忠烈祠,但傅達仁並不知道,還曾經到中國大陸尋找父親的墓。某日,傅達仁看到媒體報導忠烈祠推動「把烈士找回來、遺族找回來」運動,致電忠烈祠盼能尋找父親資訊。
 
當時接電話的同仁立即上網查詢,發現傅忠貴的姓名、籍貫、出生年別、戰役名稱、陣亡地點,並供奉在忠烈祠內的情況;傅達仁在電話那頭長叫一聲,然後嚎啕大哭。最後也帶著他的家人一起到忠烈祠來祭拜。王惠民透露,傅達仁當時抓著他的手說:「我製造『壞壞壞連三壞』、『蓋火鍋』的話語,你知道我為什麼這樣做,因為內容跟大家一樣,我就不會成功。我們遺族在這個世上,毫無倚靠,若我跟所有人一樣,我就走不出一條道路出來!所以我要努力,我要力爭上游。」
 
後來傅達仁在前往瑞士執行安樂死之前,特別帶了全家大小來祭拜亡父,王惠民說,傅達仁向我們提出一個要求,一般人是託孤,但傅達仁不是,「他是把他父親託給我們;也希望忠烈祠,『一定要守住這一塊感動』」。
 
不只台灣的遺族找到了過往的親人,王惠民說,有一位從大陸來的遺族提著一個塑膠袋,裡面裝了幾顆水果外及一個小玻璃罐,到忠烈祠要找為國犧牲的爸爸。老爺爺說,瓶中裝的是媽媽墳上的土,因為「媽媽走的時候交待,千萬要找到你爸爸」。最後協助他找到爸爸的牌位,並完成祭拜;當下儀隊在正殿交接完畢,王惠民帶著老爺爺跟著儀隊走,並指著地上那個兩粗一細的線說,這是經年累月,由不同軍種的儀隊所踢出來的「烈士之路」就在儀隊在前,遺族在後,我們牽著他的手走一段,爺爺一路上都掉著眼淚。王惠民說,我們就是要讓遺族知道,國家沒有忘記你爸爸、你爺爺的名字。說到這裡,王惠民眼眶又泛出淚水,「這就是我們要做的,而且多做一點比留在原地會更好」。
 
不僅是把烈士找回來、遺族找回來,王惠民還讓遺族相互認識,共同把烈士精神傳承給下一代。王惠民說,抗日名將張靈甫烈士的兒子張道宇、金門八二三砲戰中陣亡陸軍中將副司令吉星文烈士的兒子吉民立、高志航烈士的兒子高耀漢、一江山戰役王生明烈士的兒子王應文,在彼此不認識情況,經過他的介紹認識後,讓他們在全世界各地,甚至在中國大陸,經過一傳十,十傳百,再把一群遺族找到了。
 
王惠民經常到各部隊演溝,也會帶著遺族現身說法,氣氛總是熱烈動人,學生們會感動落淚,因為,「未來也會有同學會走上這條路,成為為國犧牲的烈士」。
 
林覺民「與妻訣別書」,讓許多熱血青年熱淚盈眶,王惠民也介紹抗日名將張靈甫在1947年的孟良崮戰役中,在就義之前寫下的一百個字遺書,描述戰況吃緊的狀況及就義前的心境與託付:「十餘萬之匪向我猛撲,今日戰況更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我與仁傑決戰至最後一彈,飲訣成仁,上報國家與領袖,下答人民與部屬。老父來京未見,痛極!望善待之。幼子望養育之。玉玲吾妻,今永訣矣!靈甫絕筆」
 
王惠民說,這封遺書不到一百字,但卻把所有該講的都寫了。戰報寫完了、家書寫完了,兒女情長寫完了。他的爸爸從西安老家來看他,但他的部隊已經開拔而沒有見到面,但也因此而「永不會再見」;就在5月16日殉職前,也沒有忘記4月27日才出生的兒子,希望17歲嫁給他、20歲就要守寡的太太能把兒子養大。
 
王惠民哽咽說,當這群軍人面對自我、面對時局,面對袍澤、面對部屬,去做對的事,而且把對的事完成,也許他無法像林覺民、張靈甫一樣寫好遺書,但即便他寫不出來、說不出來,也沒機會說,但他也會為國家勇敢地犧牲自我、敢於就義。
 
王惠民回憶說,張自忠的孫子張紀祖有一次回台到忠烈祠祭拜,張紀祖用顫抖的手緊握著他說:「王上校,你終於來了!我們都知道,忠烈祠有一位王上校,幫我們找爺爺、 找爸爸」,更痛哭高喊:「中華民國萬歲!」王惠民說,「我就是那個瘋子、我就是那愚公,很多人不清楚,我為什麼要做這個事情?因為我覺的那是一個託付。」
 
平撫激動的情緒後,王惠民謙虛表示,他只是個講故事的人,帶著同仁把烈士們的這些故事講清楚。把這個工作當作是前輩烈士們派我們來,因為烈士們已經無法述說他們的故事,要由你我來代言。所以,我們做了對的事,把對的事做好,而且我們持續在做。(王炯華/台北報導)

王惠民小檔案

年齡:53歲
學歷 :國防管理學院78年班;國防管理學院指參班、戰略班;台灣大學法學碩士;淡江大學政治學碩士、政治學博士。
經歷 :後備指揮部組長、參謀主任、處長;國防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家庭: 已婚,育有2子

資料來源:王惠民口述,《蘋果》整理。

出版時間:00:30
更新時間:15:30(新增小檔案+更新內容)

 

國防部後備指揮部留守業務處上校處長王惠民。方萬民攝
國防部後備指揮部留守業務處上校處長王惠民。方萬民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