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數字的背後

出版時間:2019/05/24 00:14

鍾文音/作家 

忽然明白為何母親以前買東西的時候往往想了又想就是下不了手,讓在旁邊的我忍不住好想乾脆幫母親付錢算了。

但母親不是買不起,她是絕對不買貴,買貴她會心痛,她跟我的數字觀不一樣,我常想買貴就當布施了。當然這也太佛心來著,不合常態思考。何況布施之說,有時也不過是讓自己覺得好過些的遁詞,哪裡真的是布施了。

母親為何買東西不是東挑西揀就是討價還價?

很多年後我才理解這個行為的背後,牽涉的除了不吃虧之外,還有從小因貧窮養成的數字觀。加上我的母親有多年的時光是在市場賣東西,在市場裡論斤計兩時,養成了對數字的感受。

在市場都是母親讓別人掏錢,因此當母親變成要掏錢的一方時,母親是多麼謹慎與百般計較啊。童年我跟著在市場時,看到攤販要從母親身上賺到幾塊錢總是要費些勁的,絕無爽快就把錢交出去的,甚至母親搭計程車也是擔心被司機多繞路了,快跳表時往往急速喊停,深恐多付五塊十塊錢的。

原來母親的世界從少女時代開始,就是五塊十塊的數字所堆積起來的。

我常想如果母親做的生意是珠寶銀樓,那就不會這樣窮酸地對數字斤斤計較了。
 
朋友說她年輕時學珠寶鑑定返國,剛好一位長輩親戚在晶華飯店辦一場珠寶展售會,就找她加入銷售小姐。她說有一位穿著夾腳拖的歐里桑來看珠寶展,每個美麗的業務員都沒有人理他,只有她仍禮貌地走過去問他的需求,由於她是學珠寶鑑定,因此回答問題也行雲流水。

就這樣,歐里桑竟就指了其中最貴的一顆寶石說明天送到他家。她聽了簡直驚呆,七百萬元寶石突然就成交了。隔天她和公司派來陪同的男生一起去這歐里桑家,一手交寶石,一手拿錢,她生平第一次感受七百萬元現金的重量。

從此她的世界都是以萬元起跳,幾萬元根本不算什麼。

我聽了心想這就是人被養成的金錢現實感,珠寶朋友的一萬元就等於是母親的一塊錢,而母親的一塊錢不就是我手中寫字的價錢嗎。

難怪母親省得要命,可以為了幾十塊錢殺價。但我寫字如此辛苦卻是一個不會省錢的人,按理我一個字如果最廉價才收到一塊錢而已,那麼我應該很心疼我用精神換取來的物質才對。

沒錯,我是心疼但卻天生不小氣,這可能因我是獨生女,是受寵的女兒。而母親是老大又是從幼兒就失去母親的女兒,嫁的老公又不愛打拼且還早逝,因此她的世界從來沒有人可以為她撐腰,她的數字觀因此微薄,長久下來,不安全的烏雲總是籠罩在她的上空。

數字觀的背後,可以解碼出生活的養成,甚至看見被愛與失去的面貌。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