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陳小平:不知六四40周年 我還是否在世

出版時間:2019/05/24 07:39

六四事件發生30周年,《蘋果》北美版採訪了30位經歷天安門慘劇、目前流亡北美的異見人士。在六四前夕,每天刊登二人的訪問筆錄,讓他們口述30年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對六四看法,以及對中國民主化是否仍抱有希望。

陳小平
當年身份:北京政法大學教師、「四君子」絕食行動新聞發言人
今日身份:電視節目主持人
地點:紐約

我叫陳小平,1989年的時候,我是北京政法大學的老師。這個運動最後導致我入獄,成為這個運動的黑手,最後失去了工作。現在我在美國紐約做電視節目主持人。

30年過去了,我不知道下一次六四40周年的時候,我還在不在人間,能不能悼念六四。

現在感覺不到,中國的民主運動在近階段能夠來臨,因為民主運動是一個過程,如果有機遇,會快一些,像80年代,我們看到的希望是大一些,現在希望就變得渺茫一些,跟80年代比、就是我們參加六四的時候,當然是退步了。2012年以後跟2012年前比,也是在退步。因此現在應該是89年以後最退步、最退後的時代。

我覺得維權運動律師在這個裡面(中國民運)的登場,有很多經驗可以總結,他們也做得比較好。你要利用一切機會,去幫助在中國仍然還沒有出來、還在奮鬥的人,包括在最前線做事的人,也要幫助他們的家屬,給他們物資上、道義上、精神上、各種各樣的支持。

鄭旭光
當年身份:廣場總指揮、北京高校提請對話代表團副領隊
今日身份:股票買賣
地點:紐約

我是鄭旭光,89民運的時候,我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三年級學生,出任北京高校學生提請對話團的副領隊,當時的領隊是王超華,另外一名副領隊是王丹。

在戒嚴前後,我組建天安門廣場臨時指揮部,出任總指揮。六四鎮壓以後,我被中國政府全國通緝,入獄判刑兩年,之後因為從事人權事業,兩次入獄。現在旅居紐約,主要從事股票投資。

民主運動和民運人士是劃開的。民主運動是更廣泛的一個概念,譬如普遍的社會維權活動,都可以廣義列為民主運動的一部份。民主運動不是任何人的專利。

我一直是看好中國民主運動的未來,我覺得我自己是不絕望的。我認為中國民主運動是完全不可能逆轉的一個事情。

六四討論可以成為中國民主運動的一個新起點,當然這需要中國共產黨的高層領導人,有更開闊的胸懷,不要以這種「打天下、坐天下」、紅二代、紅三代的心理自居。(林于鈴/美國採訪報導)

陳小平(左)當年參與八九民運。受訪者提供
陳小平(左)當年參與八九民運。受訪者提供

陳小平近照。受訪者提供
陳小平近照。受訪者提供

89年與近年的鄭旭光。蘋果日報資料照
89年與近年的鄭旭光。蘋果日報資料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