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焦桐專欄:煎鵝肝

出版時間:2019/05/26 00:08

焦桐/作家

焦妻去香港。近中午時,阿雙來辦公室,帶她出去用餐,根據美食家所推薦來到師大路一家西餐廳門口,老闆正在掃地,雙雙忽然大聲提醒:「爸爸,你上次說這家很難吃,以後不要再來了。」是喔,我們趕緊離開老闆的視線。

開始飄起了細雨,她一直將傘推向我,「雨傘不要只遮我,你會淋濕的。」

她對媽媽今天晚上不在家略顯焦慮:「如果我晚上哭,你就會很慘。」我問怎樣慘?

「你得穿媽媽的睡衣陪我睡。」我說我又不是小丑,為何這樣整人?

「可是我習慣媽媽的味道。」

阿珊白天去學校,晚上去看戲。前幾天她系上在鹿鳴堂戶外演出《下妻物語》,喔,原來整個暑假她都在忙這齣戲呀。珊珊擔任舞台監督和平面設計,穿著牛仔褲忙上忙下,像一個幹粗活的女工。我不曾見過這麼美麗的女工。

珊幫我們留了座位,我卻不想坐,剛吃過晚飯,寧願站著看戲。70分鐘的戲,真不知道要看哪裡?卻一直聽到雙雙的笑聲。有一句台詞是兩個太妹相約要去援交,雙雙聽了大笑,笑聲帶動安靜的觀眾紛紛笑開來,笑聲稍歇,她問:「援交是什麼?」她的問題引起現場所有觀眾更大的笑聲。

為了讓雙更有安全感,我放下工作,花更多時間陪她。晚上冒大雨帶她去「尚林鐵板燒」,小姑娘遇見美味,果然吃了許多東西:生魚片、龍膽石斑、龍蝦、明蝦、松露鵝肝、松阪牛肉、布丁、核桃巧克力蛋糕……我的耕耘有了收穫,在回家的計程車上,她說:「我看我今天晚上是哭不出來了。」

因為媽媽不在家而哭泣這件事顯然很重要,她若有所思,鄭重告訴我:「不管今天晚上我有沒有哭,媽媽如果問起,就說我哭得很厲害,不然她下次又會把我丟在家裡。」「好,我會告訴她,你晚上睡覺前哭得非常厲害。」

「也不必那麼誇張啦……」她思考了一下,糾正我的台詞:「你只要告訴她,說你早上醒來,發現我的枕頭濕了一大片就好。」

每次看廚師煎鵝肝,香氣洶湧,心裡總是吶喊:煎快點,再快一點,我已經忍不住流口水了。其煎鵝肝的醬汁是以新鮮葡萄加紅酒所熬煮,蘸鵝肝很適配,盤中的葡萄、柳丁又平衡了鵝肝可能的油膩,修飾鵝肝的脂腴,增添層次感。這時候,如果再來杯甜白酒,時光會忽然變得很悠長。

我自己在家煎鵝肝給小情人吃很簡單,只有鵝肝,別無其他配料,亦無盤飾:略微裹粉,入平底鍋,點火,鵝肝遇熱即不斷滲出油,經數次舀棄油脂,外皮已顯酥脆,裡面猶原細嫩;起鍋後撒些鹽之花。那是一種很情欲的食物,油脂那麼多,明知不能太放縱,又甘心情願沉淪。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焦桐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