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呂政達專欄:我們的過去相遇

出版時間:2019/05/26 00:11

呂政達/自由作家

與妳約在百貨公司一樓的茶館見面,這場相會,相隔已經二十多年,關於妳,我記得仍是妳當年的模樣,妳剪短了頭髮,灑落歲月,我們彼此關懷身體。

就談談往事和大學同學近況啊,桌前的綠茶一樣冷去,記得我們生命的交集,就是靈鷲山和心道法師,那年,我第一次上靈鷲山採訪,就是搭上妳丈夫的貨車,走北海岸,後頭放著妳丈夫經營的餐具,瓷碗和刀刀叉叉,一路上鏗鏗鏘鏘的伴奏。再問起妳先生,「沒做了,當年他是要創業,但很辛苦啊。」

相隔多年,我知道妳在廣播電台開設一個訪問企業家的節目,妳上研討會,跟那些CEO交換名片,趁機提出邀請。我提出問題:「根據我自身的經驗,這些企業家總會要美化他們自己的人生,妳怎樣做到,讓他們講出心內話?」

妳笑笑,胸有成竹的,我想那需要多年的磨練和看穿,在很短的時間內,讓彼此的靈魂碰撞。我說:「有時候我就會停止,說這不是我要的,把話題拉回來。」

我們的心中,各自存著一個模樣,像剪裁衣服的模子,把對方凍結在過去,而且永遠不再改變。往後的相見,就只是把現在的模樣,和過去的模樣做對照,「妳怎麼瘦了?」「妳變了。」於是,重新輸入資料。

像是,那場靈鷲山的採訪後,過了許多年,我再遇見心道法師,心道法師看著我,認不出是我,我說出自己的名字,心道法師恍然一悟,看著因為生病而消瘦的我:「啊,你以前臉圓圓的。」如果,我和心道法師從此沒有再見過面,他必定還記得我從前的模樣,一個已經不再存在的形象,像是我偶爾在衣櫥內找到的以前的大號褲子,或是整個身體再也擠不進去的高中制服,然而,卻是我們心內的真實,已經消逝的,其實有時更靠近永恆。

法師一定會說,現象是空,形體也是空。在《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裡,大談量子世界和回到過去的戲碼,那名飾演綠巨人浩克的演員說:「我們不可能回到過去,又去改變過去然後影響到未來的我,因為,即使你能夠回到過去,你的現在就變成過去,過去則變成未來。」因為,時間是一條畫著單向箭頭的直線,你縱使回得去,也無法改變時間流動的方向。

與妳相約在茶館的會面,轉眼間,現在也將變成過去,每次的見面,都將是與我們過去的相遇。記得,那次在福隆山上的律心堂,面向浩瀚如時間的大海,法師引《金剛經》的句子,為我題下:「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是啊,如此渺茫不可得的時間,時時刻刻的消逝,惟可聯繫的,將是老同學間的關懷之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呂政達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