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2300萬人不太能認同我們是哪一國

出版時間:2019/05/26 15:30

賴馬克/前外交官、現從商
 
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成立, 是個可喜的事,但不一定每個人都喜歡。做為一個前外交官和大部分人民一樣,國家的和平和強壯是一個驕傲,但曾幾何時,這2300萬人,都不太能認同我們是哪一國的。
 
這是二次大戰的遺留問題,島內任何人任何動作,都只能佔一部分甚至不到一半的決定權,真正決定權現在在美中角力,而偏偏這兩個都非良人,但真要挑一個的話就有得吵,這是我們內部紛擾的主要原因之一。
 
二次大戰,德黑蘭會議老謀深算的邱吉爾是想盟軍先從巴爾幹半島義大利打,但史達林是要盟軍從西歐打,讓蘇聯喘口氣,老邱盤算是一旦從西打,蘇聯從東打到德國的所有國家都是蘇聯的,羅斯福要省事,最後決定從西打,後來華沙,北約對立根源在此。
 
當初台灣問題也是美國想省事,省美國大兵死亡,對蘇聯妥協,沒時間去理,留下的問題。我們的存在都是別人手術遺留的問題,但是要是你來操刀,你是羅斯福,你會怎麼做?
 
德黑蘭我們所謂《雅爾達密約》,是在開羅會議之後,那時是美國要中國參加,但史達林反對,最後老羅說 我們美英先和老蔣談(開羅),我們再和史達林談,結果才有後來蘇聯佔盡便宜的事,而當初德國找了日本這個豬隊友。
 
本來德國想先解決蘇聯,要日本先從東先打蘇聯,兩邊夾擊,先取蘇聯,拿下英國,本是有機會,德國名將曼施坦因回憶錄失去的勝利,看了就會知道德國軍人的自我犧牲和勇敢盡責精神的可怕力量。
 
偏偏日本這個豬隊友,不打蘇聯而先去打美國,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日本先打美國,結果美國先去打德國,團隊中還好也不幸的是我們都會有豬隊友。
 
我們談天說地容易,重點是現兩大力量之下,我們自己的決定是大大受環境影響,我們也是彼此的豬隊友,佛家是認為人無所謂自由意識,大家的決定都是受環境的影響,我們只能說,我們也可以影響環境,如友人所說的,我們自己可以決定態度和立場。
 
但這個立場是要去影響環境,還是最後受環境影響,這就看我們多堅定了,我們團隊裡面有很多喜韓兒,我說這些喜韓兒大部分都不理性(不以金錢度量,而是遠見和人品,一個剛選上啥都沒有做的市長,馬上要去選總統,而他們居然支持),我們看著他們軟弱無能,但卻也影響到我們的堅定,這是悲哀。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