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一場華麗的寂靜之舞 失聰女林儀珊用手感受躍動音符

出版時間:2019/05/27 21:00

「放棄?我沒有想那麼多!」被稱作「精靈舞者」的林儀珊談起自己的經歷這樣說。聚光燈下拿著扇子在舞台上跳出曼妙的舞姿,隨著古箏的音樂翩翩起舞,靈動的身段讓台下的觀眾為她喝采,台上僅僅幾分鐘絢麗的一套舞,是幾乎失聰的聽障的她經過百次、千次的練習,以及父母二十幾年來的辛苦陪伴,才能完美的呈現在觀眾眼前。聽不到外界的聲音,她可以更專心,在舞蹈的世界裡,她不覺得自己有缺陷,個性堅毅的她告訴自己,「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今年28歲的林儀珊有重度聽障,7個月大時被醫生診斷出有先天性聽神經障礙,幾乎全聾的聽力無法治癒,診斷醫生告訴父母儀珊一輩子必須配戴助聽器,而且也只能聽到部分的聲音。父母憶起當時的感受,只有「晴天霹靂」可以形容,但一家人沒有因此而沮喪放棄,父母親為了讓儀珊當一個「正常的孩子」,堅持讓儀珊學口語,在悉心的照顧與栽培下,儀珊7歲開始學舞從不放棄,靠著苦學及不懈的練習,自國小起屢獲佳績,甚至得到總統教育獎的肯定,如今在嘉義崇文國小有正職工作,工作之餘也到各地公益表演,人生比一般正常的人還要豐富、充實。

本新聞、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新聞媒體、社群網站等,在紙本或網路上,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林儀珊談起自己學舞的經歷,竟是從姊姊的一件洋裝而起,「我國小二年級時穿上姊姊的洋裝扮跳舞的動作,就跟媽媽說我想學跳舞,媽媽擔心我耳朵聽不到怎麼跳舞呢?」於是媽媽透過朋友介紹找老師學舞蹈,跟舞團裡面學生們一起上課,但林儀珊因為重度聽障,幾乎聽不到音樂,一開始都跟不上進度,只能靠視覺模仿看老師的動作一再練習,「抓拍子靠老師用響鈴或打鼓,一步一步往上爬」,表演時媽媽總會在台下舉著「1、2、3、4」的牌子幫忙數節拍,漸漸地可以跟上其他同學的腳步。
 
直到小學六年級時,林儀珊第一次在老師推薦下參加舞蹈比賽,「我才發現表演跟舞蹈不太一樣,比賽規定媽媽不能幫忙舉牌、打拍子」,儀珊只能在練習時更下苦功,因為音樂裡的旋律高頻完全聽不到,為了熟悉音樂節拍,她只能用耳朵貼在音箱,用手摸低頻的震動,心裡默數一、二、三、四,「要熟記音樂跟節拍,一首音樂要聽好幾百次」,當時媽媽看她這麼辛苦不忍心,總勸「儀珊好了,回家休息!」儀珊的回答只有一個,就是「不要,要繼續練!」辛苦總沒白費,第一次比賽就得到雙料冠軍,「當時喜極而泣跟媽媽抱著一起痛哭」,接著隔年又連莊獲得雙料冠軍。
 
林儀珊就開始到各地表演與參加舞蹈比賽,接著連續4年獲得嘉義市學生舞蹈比賽冠軍,並在全國大賽中獲優等、甲等成績,2007、2013年拿到北富銀聽障表演藝術類「百合獎」,努力學習的經歷更於2009年獲總統教育獎肯定,也在舞蹈中獲得自信,「看到觀眾的肯定跟鼓勵我就很開心有動力」。儀珊不斷的學舞、練舞,心中更早已立定了志向,「長大要當舞蹈老師」,經過了國中、高中後,儀珊原本以為終於可以接近自已的夢想,在大學就讀舞蹈系,沒想到最堅強後盾的媽媽卻堅決反對。林儀珊說「國小國中都沒讀到舞蹈班,好不容易大學能選擇念舞蹈系,雖然媽媽說得很對,但真的很遺憾」,儀珊哽咽地說。
 
媽媽反對儀珊念舞蹈系其實出自內心的關愛,儀珊說「因為我膝蓋受傷,如果要讀舞蹈系的話,每天跳舞蹈這樣膝蓋會受不了,那如果美容科,膝蓋可以多休息,讀美容幫人化妝弄髮型,媽媽捨不得我膝蓋受傷那麼嚴重,他希望我去讀美容學一技之長,以後可以自力更生養活自己,雖然當時也跟媽媽吵過很多次架,但我知道她是為了我好。」

媽媽沈寶英說「我知道她一直耿耿於懷,但最後還是順從父母的心意,流著眼淚投下志願表,這對她是心中最大的掙扎,但她也是很用心學,順利考上美容乙級證照,很不簡單。」
 
沈寶英說「她是我一輩子的痛,如果重新來過我不要這個孩子,但我必須當她的靠山,我要堅強!我要在後面一直推著她走,我希望她可以一直往前」,醫生確診儀珊重度聽障要一輩子配戴助聽器時,「我坐在從台南回嘉義火車上,先生坐在我旁邊,我抱著儀珊一直哭,想說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在我身上?」但為母則強,沈寶英心想「不要讓他學手語,一定要學口說,我要讓你以後自己出去跟別人溝通」。
 
於是儀珊2歲開始配戴助聽器,學口語訓練,一年期間媽媽每週二帶著她從嘉義到台北上一堂一小時的課,「早上出門、晚上回家,回來每天練習,等到下週再學新的」,加上幼兒園3年時間每天陪讀,幾乎所有時間都放在儀珊身上。「剛開始學口語時真的挫折很大,她鼻音氣音無法表達,讓他摸我的喉嚨感受震動學發音,教不會時真的會很生氣的吼她,但他還是聽不到,學到還是有限,真的很難!」
 
沈寶英現在回想覺得「真的是太對不起她」,後來慢慢調適想要她每天都有進步就好,「幾年前儀珊開了電子耳之後進步很多、敢表達,可以說完整的句子,以前只會說單字『吃飯、睡覺』,現在真的進步很多,我們也放心不少。」沈寶英也因此教學相長「從她身上我也學到不放棄的精神」
 
爸爸林聰墉則是扮演白臉跟攝影師的角色,儀珊每一場表演、比賽,爸爸也一定在台下幫她拍照、錄影,林聰墉說「媽媽當黑臉我當白臉,這種孩子急不得,要循序漸進,每當母女倆耐不住性子發脾氣,我就會介入,要他們休息、轉換一下心境。」林聰墉語重心長地說,「我希望她覺得自己不是身心障礙者,是一個正常的人,可以過的很陽光,跳舞把愛散播給大家。」
 
其實個性樂觀不放棄的林儀珊也有氣餒的時候,她說最大的挫折就是遇到「別人說話講太快我聽不懂,希望別人講慢一點或用手寫被拒絕,然後對方靠近我的耳朵講我也聽不到」,要跟對方解釋對話已經結束。儀珊大學畢業後也一度茫然,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工作,「因為媽媽得獎,市長看我表演又幫忙找到現在的工作」,儀珊因此很滿足,設法克服工作內容,連校長都讚譽有加。儀珊心中對爸媽充滿無盡的感謝,「學舞都是爸爸媽媽花錢,讓我成為一個殘而不廢的人,我希望可以用我的舞蹈帶給大家快樂。」(突發中心塗豐駿/嘉義報導)
 
林儀珊小檔案
年齡: 28歲
學歷:台南科大美容造型設計系畢業
現職:嘉義市崇文國小行政人員
經歷:7歲習舞,連續4年獲嘉市學生舞蹈比賽冠軍,並在全國大賽中獲優等、甲等成績
2007、2013年榮膺北富銀聽障表演藝術類「百合獎」
2009年獲總統教育獎,現為國小約聘職員
聯絡電話:沈寶英(05)223-3520、223-5796

出版時間 00:00
更新時間 21:00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人生轉角】非千刀萬剮不成佛 妥瑞男攀向高峰
【蘋滋味】思念奶奶的菜 女主廚想與女友組成一個家
【獨家】失控校園!運動名校藏狼學生 教室、廁所猥褻性侵8女
狠心中國大媽 無視家暴令壓女兒車禍斷腿
惡劣毒殺8犬貓 連中正高中3校狗也不放過

林儀珊對舞步手勢都下足功夫練習。塗豐駿攝
林儀珊對舞步手勢都下足功夫練習。塗豐駿攝

穿上舞衣一個人默默地在舞蹈教室練習是林儀珊的日常。塗豐駿攝
穿上舞衣一個人默默地在舞蹈教室練習是林儀珊的日常。塗豐駿攝

林儀珊獨自在舞蹈教室隨著音樂起舞。塗豐駿攝
林儀珊獨自在舞蹈教室隨著音樂起舞。塗豐駿攝

林儀珊公演跳出曼妙舞姿。林金聖攝
林儀珊公演跳出曼妙舞姿。林金聖攝

林儀珊目前到各地公演從事公益。林金聖攝
林儀珊目前到各地公演從事公益。林金聖攝

林儀珊以前熟悉音樂節拍都貼著音箱默記拍子。塗豐駿攝
林儀珊以前熟悉音樂節拍都貼著音箱默記拍子。塗豐駿攝

林儀珊穿上舞鞋練舞就覺得自己是個正常人。塗豐駿攝
林儀珊穿上舞鞋練舞就覺得自己是個正常人。塗豐駿攝

林儀珊練舞時相當投入。塗豐駿攝
林儀珊練舞時相當投入。塗豐駿攝

林儀珊練舞時相當投入。塗豐駿攝
林儀珊練舞時相當投入。塗豐駿攝

林儀珊講述自己從小到大的歷程。塗豐駿攝
林儀珊講述自己從小到大的歷程。塗豐駿攝

林儀珊目前在嘉義市崇文國小擔任行政職務。塗豐駿攝
林儀珊目前在嘉義市崇文國小擔任行政職務。塗豐駿攝

父母對林儀珊悉心照顧,從小到大都幫她做剪報資料。塗豐駿攝
父母對林儀珊悉心照顧,從小到大都幫她做剪報資料。塗豐駿攝

林媽媽重現小時後教儀珊口語時的過程。塗豐駿攝
林媽媽重現小時後教儀珊口語時的過程。塗豐駿攝

林爸爸開朗樂觀總是扮演白臉。塗豐駿攝
林爸爸開朗樂觀總是扮演白臉。塗豐駿攝

林儀珊拿出從小到大配戴的助聽器。塗豐駿攝
林儀珊拿出從小到大配戴的助聽器。塗豐駿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