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非洲】邱艾薇:非洲水資源的祝福和詛咒

出版時間:2019/05/29 00:08

非洲特派員:邱艾薇/非營利組織志工

水,作為生命延續的重要元素,一直都是生命力的象徵,也是一個社區的必要居住條件。然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水的威力也帶走許多人的性命,因著風暴或是洪水而喪亡者不計其數。對於多數非洲偏鄉地區,水資源所帶來的祝福和詛咒更是難解的國家課題。

多數非洲偏鄉社區高度仰賴一級產業,農林漁牧都非常需要水,但若是過多雨水也將造成全然的損失。今年初Netflix播出的真人真事電影《馭風男孩》,便呈現了馬拉威農村對於水資源的兩難,「我們務農就是場賭博」一位農人的台詞道出雨水的不穩定。

而看著今年接連兩個熱帶氣旋襲捲南部非洲,直接因著暴風雨而喪命的有數百人,上百萬人喪失家園,然而隨後因著不潔水源而染病的人數仍不斷攀升,光是莫桑比克霍亂4月底就有超過1400件案例。

依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霍亂是因攝入受糞便污染的水或食物中所攜帶的霍亂弧菌,而引起的一種急性腸道感染,潛伏期極短,致命性極強,在發病後可能一天內脫水而死。喝安全的水和常常洗手,這是人人知道的常識,但是當公共衛生基礎建設還在發展中,完全無法應付突如其來的風暴摧毀,最後取水就成了登天難題。雖然眼前的水黃土滾滾,在生存模式下,乾淨與否已非考量,在各處茅坑都被洪水捲起時,如廁的環境當然也是問題。

我所住的尚比亞北部並非風暴災區,然而也因著氣候異常,導致雨季和氣溫不穩定,加上一直以來的衛生條件不佳,讓霍亂乘虛而入,目前區域內的學校都必須停課。我第一次和台灣機構同仁談論霍亂疫情爆發時,他驚訝回覆我:「那不是石器時代才會發生嗎?」當然他誇張了,不過在基礎建設健全的台灣,實在很難想像這種簡單預防的疾病,竟然可以如此橫行。

花時間和學生叮囑衛生,在學校裡,確定他們都用肥皂洗手,只喝我們供應的井水,廁所都用氯消毒,這些都還算簡單。真正的問題,在於弱勢學生回到村中,沒有自來水,也沒有錢買罐裝水、肥皂時,該怎麼仍然注重衛生。有些村子有乾淨的井水,但需要交使用費,在經濟困難狀態下,許多人仍直接使用湖水。當然在衛教中,我們盡量表達有些是必要的花費,寧可少一餐,也要確定水源安全,但實際操作仍有許多考量。

除了霍亂,瘧疾也是許多偏鄉的頭痛問題。雖然是透過蚊子感染,但積水生蚊,水也是重要關鍵。然而,面對沒有自來水環境,怎能不用容器儲水,病媒蚊也就無法根除,只能治標不治本。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