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見到今天的中國 遇害學生父:兒子會自殺

出版時間:2019/05/29 06:36

「我絕不能眼看著我的國家、我的民族在錯誤路上越走越遠,在黑暗不公平中越陷越深。我要起而與之抗爭到底。」30年前,來自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的肖杰留下一封逾3,000字、凝結血汗與生命的遺書,但這名熱血學子並非死於6月4日當晚,而是在6月5日、正準備返四川老家時被槍殺。肖杰的班導師告訴死者父親肖宗友,肖杰生前已被跟蹤,懷疑並非一般的六四槍殺。
 
30年過去,真相未明,肖杰的遺書願望,不但未見成真,中國社會的民主倒車越開越急,道德敗壞、兩極分化。年逾八旬的肖宗友忍不住感慨:「這個娃娃若不是死於六四,現在生活在這種情況之下,他的思想會是極端痛苦的,活得很累很累,弄不好他會自殺。我現在也活得很痛苦,不但是為我的娃娃,還是對中國的下一代!」
 
「再過幾天,北京可能要發生大事情...」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前幾天,肖杰少曾在信裡提及政治,結果一語成真。「如果早曉得他參加六四運動,我早就到北京去把他接回來了,我們是大意了。他在信裡從不談自己的觀點,加上當時在報館實習,我們以為他沒有時間參與。」這是肖爸爸30年悔恨的痛。20歲的肖杰是學運的中堅分子、也是中國人民大學學運的組織者之一,且是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高自聯)成員。這名新聞系學生,在學運期間,帶著一台相機於廣場上來回奔走,記錄當時正處於十字路口的中國,結果拍下屠城的歷史一刻。
 
早在1988年,肖杰與當時資產階級自由化代表之一的方勵之走近,肖杰曾邀他到人民大學演講被阻,險些被校方開除。學運時期也被「兩名跟班」跟蹤,「每次肖杰要參加靜坐,班導師都會一直抱他,不讓他出門」,更阻止他作為學生代表與時任總理李鵬對話。但滿腔熱血的肖杰堅持參與六四,「他說,我沒有幹任何壞事,我不應該怕他們,他要跟就跟」。
 
六四當晚,肖杰本在天安門廣場拍照,但被同學拖回學校躲過一劫。但沒想到,六四一夜活下來的肖杰,卻在6月5日成為槍下亡魂。由於當時北京氣氛緊張,他實習的報館為他買了火車票返回成都,不料到下午路經北京南池子時,他出於「職業病」舉起相機記錄街頭的戒嚴部隊,惹來殺身之禍。「大學給我講的是,草叢當中突然把槍指出來,對著肖杰開打,子彈打在心臟上。」
 
肖宗友夫婦為愛兒收拾遺物時,在他床鋪下發現一封長達3,000字遺書。肖杰寫下:「一般大眾膽小唯諾—社會的黑暗、不公平、統治者的污濁、人民的麻木冷漠,這一切使我難以獨善其身,只顧自己的小家庭,安心供奉你們。民未安,何敢忘憂,目未達,何敢自顧?」、「我絕不能眼看著我的國家、我的民族在錯誤路上越走越遠,在黑暗不公平中越陷越深。」肖宗友才驚覺,兒子早有為國捐軀的打算。然而,肖杰死後的中國,民主全面倒退,那是肖宗友憤慨不平、對中國恨鐵不成鋼的痛。(香港《蘋果動新聞》/綜合報導)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學生肖杰於在6月5日,正準備返回四川老家時遭解放軍槍殺。 香港《蘋果動新聞》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學生肖杰於在6月5日,正準備返回四川老家時遭解放軍槍殺。 香港《蘋果動新聞》

談及肖杰,年逾八旬的肖宗友說:「這個娃娃若不是死於六四,現在生活在這種情況之下,他會是極端痛苦的,活得很累很累。」 香港《蘋果動新聞》
談及肖杰,年逾八旬的肖宗友說:「這個娃娃若不是死於六四,現在生活在這種情況之下,他會是極端痛苦的,活得很累很累。」 香港《蘋果動新聞》

肖宗友與妻子拜祭兒子。 香港《蘋果動新聞》
肖宗友與妻子拜祭兒子。 香港《蘋果動新聞》

肖杰。 香港《蘋果動新聞》
肖杰。 香港《蘋果動新聞》

肖宗友保留的肖杰照片。 香港《蘋果動新聞》
肖宗友保留的肖杰照片。 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