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李恒清:習堵死和平抗爭 只剩揭竿起義

出版時間:2019/06/01 07:40

六四事件發生30周年,《蘋果》北美版採訪了30位經歷天安門慘劇、目前流亡北美的異見人士。在六四前夕,每天刊登二人的訪問筆錄,讓他們口述30年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對六四看法,以及對中國民主化是否仍抱有希望。

李恒清
當年身份:清華大學自治籌委會常委
今日身份:華盛頓養老基金審計師
地點:華府

我是李恒清,1989年時是清華大學化學系四年級的學生,參加了八九學潮,曾擔任清華大學學生自治籌委會的常委、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的成員,六四屠殺後被捕,在秦城監獄關押一年。

我現在和家人一起在華盛頓特區的郊區生活,任職於一家健康保險和養老金管理的基金會,做風險管理和內部審計相關的工作,而且與幾位朋友業餘成立「信息與戰略研究所」。

中國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覺得習近平錯誤判斷了自己的形勢,他以為「經濟上發展了,我就什麼都可以做了,我可以為所欲為了」,什麼事情都以「強力維穩、強力外交」解決,把民主化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渠道,徹底堵死了。

你想想,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渠道都堵死了,剩下的是什麼?剩下的只能是「陳勝、吳廣揭竿而起」的這種形勢,我想這都是大家不願意看到的,但是真正民主的路,應該可能是越走越窄了。

民運內部,這麼多年說良心話,尤其是海外民運,經常被詬病,比如說不團結、各種各樣的權力之爭、資源之爭,其實更多還是資源問題,所以大家都在紛爭當中,產生了各種各樣的矛盾,但我想這個也應該是可以理解的,這本身就是一個民主的型態。

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在我們周圍傳播真相,把我們過去被修改、被竄改的歷史改回來,然後達成更多共識。對那些政府說的、做的錯誤的事情,我們應該勇敢站出來說「不」,從自己身邊的小事做起。

陳青林
當年身份:北京學生領袖
今日身份:從事武裝保安工作
地點:加州

我叫陳青林,89六四時,正好在北京氣象學院上大學二年級,然後參加了天安門廣場民主運動,那時候主要在北京市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做一些聯絡工作。我現在加州雷丁市(Redding),做武裝保安的工作。

中國民主運動是非常波瀾壯闊的、非常異己化的運動。從我個人角度、從89年來這30年的觀察參與經歷來看,是有進有退。進步的是參與民運的主體,從學生和知識分子,擴展到社會各個階層;從大陸拓展到港台和海外,人們都看清了黨國人治的殘酷和專制的本質,民主目標亦清晰化。

正所謂「不進則退」,很多地方沒有改進,就是退步。比如89一代步入中年或老年了,但在事業接續、移交、與新興一代協作和互動方面,沒有更多的經驗和積累,缺乏圈積觀、未來觀,有時候是為了運動而運動,不能把民主運動格局化、系統化和持續化,這是目前我個人反省的地方。

這30年來,我心中依然堅持我的目標,就是「發現人才、發現方法」。我們當務之急就是說,能從我們下一代、或者新生代裡面,我們去做一些輔助性的工作,培養出一些更多的民主活動家,年輕的民主活動家。(林于鈴/美國採訪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六四30】鮑樸新書爆官員認錯 稱執行趙紫陽指示致輿論導向錯誤
【六四30】不抗爭恐重演六四 封從德:中國欺軟怕硬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華為獲中國政府巨額補貼 法新社踢爆:超過500億
中國「國進民退」 美專家:比預想還嚴重
美用大屠殺 批中共鎮壓六四

李恒清在中國出獄後,與妻子合照。受訪者提供
李恒清在中國出獄後,與妻子合照。受訪者提供

李恒清近照。受訪者提供
李恒清近照。受訪者提供

陳青林(左)近照。1989年他在北京氣象學院就讀,並參加民運。受訪者提供
陳青林(左)近照。1989年他在北京氣象學院就讀,並參加民運。受訪者提供

陳青林近照。受訪者提供
陳青林近照。受訪者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