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的苦與痛】去年鳳梨價崩心淌血看著它爛 兼職做工遇一例一休養不活家人

出版時間:2019/06/03 21:41

 (更新:新增消費者下單搶訂林子瓏鳳梨等內容)

「這片鳳梨田一年收10幾萬,養不活一家人啦!」26歲的青農林子瓏6年前學校畢業後回家,看父親車床工廠因為一例一休請不起工人,當起黑手父子一起奮鬥,又「看不下去」阿公阿嬤顧著家族2.5分的鳳梨田與一個小小荔枝園,辛苦作農年收入卻只有10多萬元,扣完肥料、農藥等成本所剩無幾,他說「怕園子荒廢了,鳳梨、果樹爛了,阿公阿嬤會傷心」,所以他只好「撩下去」,黑手兼青農,蠟燭兩頭燒,但真正踏進土地發現,果菜價格崩盤對農民打擊有多大,而農政官員根本沒真正照顧農民,只得自己創造通路,不然整年都是「做心酸的」。

未婚、有2個弟弟的林子瓏,扛起務農重擔,但他無奈說,種鳳梨無法養活一家人,還得靠父親的車床工廠撐著。這塊田是家族所傳,阿公阿嬤80歲了還在下田,就是不願任其荒廢,粗重的活都由他來擔,他看著老輩不懂「通路」,採收後只會交給「販子」,來的販子(中盤商)收購價有高有低,老農們一斤賺幾塊錢就滿足,還看過「只要有人收」就好的狀況。

崩盤補助不如給通路

林子瓏感嘆,種鳳梨從整地、種植到收成,至少1年半到2年的時間,家裡種鳳梨多年,雲端到谷底的價格都碰過,沒看過農委會在崩盤時有作為或補助。以前鳳梨價格差,農民乾脆不收成,損失之前所下的藥、肥成本就好,免得僱工收成賠越多,讓長得健康漂亮的鳳梨在田裡自生自滅,最痛的不是荷包而是心。林子瓏說,政府要照顧農民,蔬果需要平穩的價格。

林子瓏說,鳳梨靠「自己賣」才有合理的收入,他現在擔任芬園鄉青農聯誼會副會長,很多青農跟他一樣,自己拓展通路,以金鑽鳳梨來說,產地收購價今年4月每台斤約10、11元,但種鳳梨成本大約就10元,收購價與成本差不多,但這些鳳梨經過盤商送到中部市場,市場價格就翻到20到23元;5月份價格再好一些,產地收購價約12元,市場價格更有25到28元。

林子瓏透露,市場價不是看得到賺不到,得自己想辦法將鳳梨送出產地,才有機會賣到一斤20元以上。他自豪表示,上批鳳梨運到北部賣,有人以一斤30元,甚至35元跟他買,還不斷稱讚他鳳梨香甜品質好,乾脆直接預定下批貨。林子瓏說用心種植的鳳梨,雖然增加了運輸成本,但走進市場賣價受到肯定,覺得很開心,不過提起家鄉老農,跟他一樣用心種植,卻只賺得一斤幾塊錢的利潤,又替老農感到心酸。
 
模範農民不等於賺大錢

林子瓏產銷合一找通路,讓他去年得到芬園鄉農會模範農民,他表示今年鳳梨產銷還算平穩,找通路提高售價,整年算下來也沒辦法賺大錢,碰上價格崩盤就更慘,大家以為產銷失衡有農委會的官員會幫忙解決,林子瓏卻說「別想了!」,他回憶去年7月間,鳳梨盤價低到只剩下5、6元,以他的鳳梨成本約在10元左右,扣掉農藥錢,連工錢都補不回來,就是崩盤賠本。他當時賣鳳梨所得,連僱人採收的工資都不夠付,當時也沒看到官員出面關心。而種了一輩子鳳梨的林子瓏阿嬤也說,鳳梨價格崩盤時,根本沒有聽過政府、官員有甚麼補助、輔導、收購措施,「搭嘛是嘎地(自己)處理,拜託人來買」。

林子瓏說社會年年吵果賤傷農,其實癥結不是事後補救措施,他口氣堅決地說「價格崩盤再怎麼吵都沒用,問題在通路!」,那些高麗菜、香蕉、或芭樂等果菜價格崩盤,新聞一報導出來,農委會就出來滅火,對外澄清都是「假新聞、假消息」,但中央政府根本沒有穩定價格的完善政策,農產品供銷失衡,價格一崩盤,地方政府跟企業就紛紛出來搶救農民,愛心收購,再不然就是耕鋤補助,或媒合加工業者來採購,對沒有掌握通路跟運輸工具的弱勢農民,不管誰來收購價格都不好,每天早出晚歸,看天吃飯,任人剝削,務農都是「做心酸的」。

林子瓏說,努力讓自己種得水果品相好,加上自有通路,少了盤商層層剝削,價格都不會差。但以自己阿公阿嬤這些7、80歲的弱勢老農,沒有運輸工具、找不到市場買家接頭,自己也要獲利的盤商來收購,當然會將價格壓到最低,他曾看見這些老農種的鳳梨,價格被壓到「正常」價格的一半不到。他也爆出市場會有人亂放崩盤消息,例如拿出一兩個月前低價、滯銷價格,或拿最下品的價錢來參考,讓農民價錢賣不高。但農委會總是說「鳳梨價格崩盤都是假新聞」,他實在不能接受。

國家級品牌有助農產外銷

台灣農產品拓展外銷也是出路,近來政府積極推廣,林子瓏建議政府要有銷售戰略,先將外銷農產品的規格、日期公布,讓農民可以提早做準備,「農產品有生長期,不像貨物可以長久存放」,不然當要收購時,早就已經過熟了、壞掉了。而且台灣農民種植規模都不大,走出國外找通路困難重重,政府如果不先整合,以國家品牌打團體戰,個體戶要怎麼出國比賽,他希望政府參考紐西蘭的奇異果,以國家品牌行銷全世界,價格能穩定小幅成長,這才是台灣認真的農民希望看見的結果。

林子瓏談農產品走進市場,邁向國際,但也提出外來病蟲危害的另一項隱憂,他表示現在社會重視健康,農產品提倡安全用藥,有心的農民以有機、無毒等高階農法來提升自己價值,政府在「防堵」外來種侵害台灣農業生態上應更有作為,像過去外來種的「荔枝椿象」防堵就失守,荔枝與龍眼農深受其害,現在鄰近的中國還有「秋行軍蟲」橫行,別等到「壞人都來到門口了,才趕快把門鎖起來」,農民不想像現在非洲豬瘟防疫一樣,每天「皮皮挫」的擔心疫情破功,到時對外來種危害農物束手無策只能坐以待斃。

工農雙修還要翻轉產銷枷鎖

林家除了務農,林子瓏的父親林景右在1993年開了一間車床工廠,90年代台灣經濟奇蹟也躬逢其盛,林景右說當時景氣好,物價低,只要努力肯做就一定可以賺到錢,之後政府開放赴大陸投資,傳產大廠商外移西進,跨兩岸接訂單,營運狀況還可以。但最近兩年政經環境變遷,加上中美貿易戰,中國訂單雪崩式銳減,出貨量跌到谷底,減少一半以上的訂單。

林景右說早年請了七八名員工,每天加班訂單都做不完。現在實行一例一休,工資也一直上漲,中小企業聘用員工的成本提高,以現在的訂單產量,根本請不起員工,車床工廠內剩家族兩三人在撐著而已,雖然兒子回來一起打拼,林景右卻說「能做多久就做多久吧。」,傳產前景未卜,林子瓏要幫阿公阿嬤種鳳梨,父親林景右也不反對。

如今林子瓏工農雙修,除讓全家溫飽,也正試著翻轉傳統農業的產銷枷鎖,他不要像阿公阿嬤那輩一樣,辛勤播種卻時常不能歡呼收割;他才26歲下田算年輕,可不想用「做心酸的」做整年努力的句點。

----------農會、農糧署回應、採訪後記------------

芬園鄉農會總幹事黃翊愷建議,單一農民自己要做外銷困難較大,因為包括產品驗證、找貿易商、找代理商,都需要耗費時間及心力,建議農民若想拓展外銷市場,可與農會或縣市政府合作,農民負責把產品品質顧好,由農會打品牌,再集合眾農產品外銷,以鄉內鳳梨為例,他也正規畫接洽外銷管道。

彰化縣農業處表示,目前農委會在多個港口及作物產地設立監測點,監測是否有秋行軍蟲出沒,也已準備防治方法。若縣內民眾通報,第一時間會先通知行政院動植物防疫檢疫局,並會同台中區農業改良場至現地勘查,若確認屬實,馬上進行防治撲殺,不過縣內目前仍無該害蟲發生及通報。

此外,《蘋果新聞網》專訪鳳梨農林子瓏的【百姓的苦與痛】刊出後,農會、中區農糧署等單位紛紛致電林子瓏關切,造成他不小壓力,但林強調,自己反映的就是自己與老鳳梨農的心聲,以往都是認識的親友跟他訂鳳梨,但《蘋果》即時新聞報導後,立刻有陌生的消費者到他的臉書留言要買鳳梨,也有人透過親友表示想買鳳梨,今天上午已經有10多人預約要買鳳梨,感謝大家對農民的關心,也希望大家多關心老農,並多多品嘗香甜多汁又營養的鳳梨。

農糧署:我們很努力幫農民

農糧署今天也發新聞稿反駁,表示受暖冬效應,造成今年高屏、雲嘉南及南投等產區鳳梨提早2至3週採收,農糧署於今年2月即啟動多元行銷措施,包括輔導產地農民團體及業者辦理外銷、成立鳳梨產銷策略聯盟及外銷平臺等。截至昨天為止,已協助農民行銷鳳梨總計達4萬7868公噸,其中外銷4萬5417公噸,創下歷史新高,較去年同期2萬5527公噸,成長78%,也較去年全年總外銷量3萬1927公噸,成長42%。另輔導收購製作果汁等加工品2134公噸,多元行銷317噸,昨日臺北果菜市場金鑽鳳梨平均每公斤交易價格35.7元,較去年同日17.9元,增加99%

林子瓏說,他是第四代的鳳梨農,他也只是單純說出這幾年來年輕人務農的心聲,也沒有說是今年價格崩盤,而是指之前崩盤時,政府並沒有看到全面性的問題,若以農糧署公布,去年6月2日連台北果菜市場「每公斤」價格都只有17.9元(換算每台斤是10.74元),請大家試想盤商在產地收購的價格是多少?難道盤商不用賺嗎?沒有通路的老農民們,不是賠錢在賣嗎?農糧署發這篇新聞稿不就正是在說明去年崩盤的事實嗎?。(記者鄧惠珍、詹智淵、張喆喜、俞泊霖/彰化報導)

發稿時間:00:01
修改時間:21:41

26歲的林子瓏(右)黑手兼青農,蠟燭兩頭燒,但真正踏進土地發現,果菜價格崩盤對農民打擊有多大,而農政官員根本沒真正照顧農民,只得自己創造通路,不然整年都是「做心酸的」。張喆喜攝
26歲的林子瓏(右)黑手兼青農,蠟燭兩頭燒,但真正踏進土地發現,果菜價格崩盤對農民打擊有多大,而農政官員根本沒真正照顧農民,只得自己創造通路,不然整年都是「做心酸的」。張喆喜攝

林子瓏扛起務農重擔,但他無奈說,種鳳梨無法養活一家人,還得靠父親的車床工廠撐著。張喆喜攝
林子瓏扛起務農重擔,但他無奈說,種鳳梨無法養活一家人,還得靠父親的車床工廠撐著。張喆喜攝

林子瓏感嘆,種鳳梨從整地、種植到收成,至少1年半到2年的時間,家裡種鳳梨多年,雲端到谷底的價格都碰過,沒看過農委會在崩盤時有作為或補助。張喆喜攝
林子瓏感嘆,種鳳梨從整地、種植到收成,至少1年半到2年的時間,家裡種鳳梨多年,雲端到谷底的價格都碰過,沒看過農委會在崩盤時有作為或補助。張喆喜攝

林子瓏說,鳳梨靠「自己賣」才有合理的收入,他現在擔任芬園鄉青農聯誼會副會長,很多青農跟他一樣,自己拓展通路。張喆喜攝
林子瓏說,鳳梨靠「自己賣」才有合理的收入,他現在擔任芬園鄉青農聯誼會副會長,很多青農跟他一樣,自己拓展通路。張喆喜攝

26歲的林子瓏(右)黑手兼青農,蠟燭兩頭燒,但真正踏進土地發現,果菜價格崩盤對農民打擊有多大,而農政官員根本沒真正照顧農民,只得自己創造通路,不然整年都是「做心酸的」。詹智淵攝
26歲的林子瓏(右)黑手兼青農,蠟燭兩頭燒,但真正踏進土地發現,果菜價格崩盤對農民打擊有多大,而農政官員根本沒真正照顧農民,只得自己創造通路,不然整年都是「做心酸的」。詹智淵攝

林子瓏與阿嬤陳麵一起吃午餐。詹智淵攝
林子瓏與阿嬤陳麵一起吃午餐。詹智淵攝

林子瓏的父親林景右的車床工廠因中國訂單雪崩式銳減,請不起員工,只能自己來。詹智淵攝
林子瓏的父親林景右的車床工廠因中國訂單雪崩式銳減,請不起員工,只能自己來。詹智淵攝

林子瓏與父親一起在工廠工作。詹智淵攝
林子瓏與父親一起在工廠工作。詹智淵攝

兩父子一起製作五金零件。詹智淵攝
兩父子一起製作五金零件。詹智淵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