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威專欄:台灣該用科技阻止中國下架言論

出版時間:2019/06/11 00:04

鄭國威/泛科知識共同創辦人暨知識長

首先我要承認,我對9歲時發生的天安門事件,如今並沒有太深刻的感受。

如果要比較,2010年底發生在中東北非的阿拉伯之春,對我的影響更大許多。一來那時候的我已經是個對政治有很多想法的成人了,另一更關鍵的因素是,在我參與的全球之聲( Global Voices)公民媒體計畫小組裡,來自突尼西亞、埃及、伊朗、利比亞、巴林等國的夥伴不斷傳來一手消息,包括我在內其他語言分站的夥伴則齊心齊力卯起來翻譯。那時我們透過網路緊緊握著彼此的手、扶著彼此的肩,彷彿正在上演《超感8人組》一樣。

有的人會對天安門事件非常有感,有的人(像我)對阿拉伯之春非常有感,有的人則對香港反送中抗爭、南京大屠殺、228事件、韓國的光州事件、美麗島事件、甚至太平天國、卡廷慘案、霧社事件、北美印地安人被屠殺、八二三砲戰、敘利亞內戰、弗格森騷亂……等事情特別有感,這些人的感受,只要是真實的,我認為都值得同理跟同情;若有機會,我也想聽他們的故事。

同時,我可以理解一些人選擇不去理解跟記憶某些事件,可能是因為地理、心理跟時間上的距離都太遠,真的無感;也可能是因為這些事件讓自己不舒服、覺得難受,所以自我保護。甚至,我還可以接受這世界上就是會有某些人,不顧事實、不願學習,為自身目的而挪用往事,隨意詮釋歷史。我雖然不齒與這些人為伍,但他們的存在也足以做為自我警惕的對照組。

總之,少部分人要怎樣紀念與回應歷史上的許多重要時刻,我都沒太大意見。我唯一無法接受的,是政府與掌權的政治人物為了自己存在的正當性,而大規模掩蓋跟扭曲歷史,甚至阻止人們紀念(或不去紀念),我認為那剝奪了人類最重要的「故事權」。歷來各個政權都這麼幹過,而如今把剝奪故事權做得最徹底、應用最多科技的,大概就是中國了。

我蠻常看見台灣網友嗆翻牆過來的中國網友說「你們沒民主不能投票」,然後中國網友回嗆「你們那種民主也不怎麼樣」之類的,我總覺得怪怪的,好像台灣跟中國的差別就只在能不能投票而已。不,我認為若要將兩地對比,我最珍視的價值就是在台灣的我們可以不受限地說故事、聽故事、記憶故事、忘記故事、創造故事。

「故事權」這詞,你也可以簡單理解為就是「言論自由」,不過用這個詞我想強調的是,人類的社會是藉由各種故事運作的,言論得在故事的框架裡才具有感染力跟影響力,我們一起相信的故事往往就成為真實。投票能決定總統,新台幣能買東西,男女男男女女都能結婚,就是因為我們相信了台灣版本民主自由的故事。

故事一旦不被相信,真實也會崩潰,例如委內瑞拉的貨幣價值跟伊莉莎白霍姆斯的Theranos公司。另外,故事需要紀錄來支持,紀錄不一定利於某種版本的故事,但紀錄若是缺失,故事也就活不了太久了。

所以我認為,與其年年紀念六四,看政治人物表態做戲,有件事,由台灣來做最合適:全面典藏中國的網路,讓許許多多跟六四一樣被扼殺的故事活下去。

由於中國動輒封鎖跟刪除網路內容(通常是由企業自行下手,例如最近百度貼吧2017年前資料無法訪問),長期以來,讓許多故事無法繼續述說、不被記憶。從資源、立場、跟對故事權的尊重上,我覺得都讓台灣(不管是政府還是其他有資源的單位)成為最適合做這件事的角色。我們應該以類似數位典藏的態度跟方式,把中國所有網站都動態複製下來、記錄其變化。

我的想法參考兩個早已存在的類似計劃,一個是Internet Archive,這個計畫自1996年起就存在,將全球所有網站全部定期爬一遍,然後存檔。

另一個則是Weiboscope與加拿大多倫多大學Citizen Lab的合作計畫,該計畫研究員追蹤大量的微博跟微信帳號,包括數千位特別重要的人士,之後透過再訪確認記錄下哪些消息被封鎖跟刪除。這樣的做法只關照主要的幾個大型網路服務,但需要鎖定許多主要故事的關鍵字(敏感詞)加以偵測。

不管是全面或是部分記錄,透過把被中國政府可能刪除跟封鎖的內容備份,我們可以察覺那些被迫遺忘的故事,讓人類集體保有珍貴的故事權。這應該是一個結合區塊鏈、數據科學、雲端技術、公民參與的好題目。

任何人都不需要違背自己的意願去「紀念」自己無感的歷史事件,就像天安門事件如今給我的感覺比不上阿拉伯之春一樣,但作為一個支持故事權,相信網路可以展現更多正面價值的人類,我認為,與其爭論哪段歷史、哪個時刻該被紀念,不妨先記錄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鄭國威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