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立斌:年金改革的最後一哩路?

出版時間:2019/06/16 00:05

沈立斌/退休精算師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韓粉簇擁下,為總統初選造勢場面依然獨領風騷,但是最近的民調卻明顯下滑,引起各界揣度。民調下滑因素外界各有解讀,其中包含了或許是韓市長在議會質詢時,主張「恢復政府過去承諾」讓已經施行的年金方案翻轉有所期待,而隨後又聲明從未說過「恢復18趴」這句話被解讀為改變心意,讓一部分希望翻轉年改的支持者失望吧。 

延宕10餘年才實施的年金改革的確是棘手議題。不但是過去10多年每任政府都有責任,行政機關及立法機關放任實際提撥率遠低於精算報告的「最適提撥率」,也就是政府的承諾一直是建立在未來有改善的機會,而不是當下籌措資金或運用財務政策彌補最適提撥缺口的責任。這個基本觀念如果不透過立法去強化,年金永續還只能寄望下一代得更努力或經濟榮景奇蹟出現的幻想。 

到現在還是有一部分人把年改退休福利刪減歸罪於退休基金投資效率不彰,屢屢舉國外績優退休基金可以達到8%年投報率為例來譏諷公教或勞退基金只能有2-3%的成績是不合格,或者懷疑一定有什麼人為弊端。探究那些長期投資績優退休基金的原因不外是「基金資產達到相當規模」、「提撥金流入充足」、「基金融資能力」、「基金投資項目限制寬鬆」、「年金給付遠低於基金提撥流入」,這些條件都讓退休基金的操作有足夠空間吸收市場風險,因而可以採用較激進的投資策略,達到較高的收益。

這些條件也正是我們缺乏,亟於需要改善的。與其要求政府「引入績優投資團隊」或者「只要基金績效達到7%,年金問題自然解決」等空話,不如督促立法和行政單位針對上述情況進行改善有效。 

蔡總統很用心推動的年金改革,看到了表面上的止血,刪除了優惠存款、降低所得替代率……,可惜並沒有從財務及投資制度上做出真正實質改革。因為這方面的改革牽涉的層次高,不容易讓一般大眾有感,但卻是真的能保證年金永續的最理性的辦法。

簡單的說,讓每任政府都應該承擔在任的每一年「最適提撥額」的責任。即便年改方案實施了,根據年改後的精算報告,實際提存金額跟所謂最適提撥金額仍然有很大的差距。過去的這種差距可以達到3倍以上,現在的這個差距小一點,但是這個提撥不足的責任,仍然是丟給後面解決,也就是讓後來的人去承擔現在應盡責任的現象並沒改變。

或許現實的考量,無法立刻對勞退做出像軍公教改革的規模改革,可以理解,但是內部的努力還是不應該鬆懈,尤其是筆者兩年多來,一再提到的「最適提撥到位」、「精算覆核制度」、「信用投資」、「投資機構整合以擴大規模」等等的概念,如果原地不動,只是要求退休基金提高投資報酬率,唯一手段只能提高投資組合的風險。而面對中美貿易戰戰線不斷擴大,全球投資市場大幅震盪甚至消退的風險加劇,一旦投資出現大幅虧損,年金制度的前景也將岌岌可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沈立斌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