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之星】《與惡》殺人魔王可元豬神退散 弱雞突變猛男

出版時間:2019/06/19 00:02

29歲新秀王可元因為在《我們與惡的距離》扮演無差別殺人狂魔「李曉明」大受矚目,他的眼神絕望又森冷,令人不寒而慄。其實他小時候是胖弟又愛睡懶覺,高中則搖身成了桃園高中班聯會主席,曾爭取解除髮禁,和吃外食的自由。大學學新聞,研究所學圖文傳播,都跟表演沒關係,在對未來徬徨時來到老家附近一家古老健身房,認識了國手級的健身教練張來秀,徹底改變人生,從175公分57公斤的弱雞,變成180公分68公斤的猛男,教練甚至成為他的心理諮商師,幫他走過各種低潮。
 
王可元不當「李曉明」的時候,是個陽光大男孩,反差很大;事實上他動靜皆宜,健身、打球時很猛,卻也彈得一手好琴。他說自己從小是保母帶大的,媽媽很漂亮,「我像我媽,她曾經幫我穿女裝,然後說我跟她長很像」,講到這他很聰明地預知記者想看這張照片,笑說:「照片被媽收起來,不讓我帶出來。」
 
王可元國小五年級時160公分,體重卻有68公斤,直到上高中才瘦下來。從他講的2件事,可知是個受寵的孩子,一是任他吃成胖弟,二是即便他早上老是賴床,一睡就睡到11點,爸爸會開車送他去學校,媽媽索性直接替他請假,王可元笑說:「爸媽覺得小孩吃飯吃飽和睡覺最重要。」
 
在自由風氣下長大的王可元,就讀桃園高中時,還是有髮禁年代,身為班聯會主席,他和大家爭取髮禁解除,跟學校要求訂便當的自由。他說:「以前學校管很多,例如不可以訂外食,我們都會請校外的店家從後門丟進來,教官就在那等,一丟就抓。後來覺得只是一個吃飯的自由,為什麼不能好好的?」抗爭有了回應,學校還就此引進便利商店。
 
王可元的大學在世新大學念了5年,接著考上師大圖文傳播學系,又讀了3年的研究所,在還不確定未來想幹嘛時,因緣際會成了廣告明星,還替電信公司拍了一支微電影,內容就是他跑到荷蘭找親姊姊的過程。但那時的王可元很沒有自信,也不太敢表現,更不自戀。
 
老家在新店的王可元在最渾沌時,散步經過一間名為「健而美健身院」的傳統健身房,走進去後認識了健力國手張來秀。大一時身高175公分的他,體重只有57公斤,自己形容是「瘦到可能風會吹走那種」。踏進這家健身院後,他覺得「好像可以做一點不擅長的事」。
 
王可元說:「我的教練是個謙虛又很有力量的人,在我工作上或人生混亂的時候陪伴著我,她讓我很放心,她跟我說,我是你朋友,一定不會讓你丟臉的,她改變了我一整個人生,老實說如果沒有那個下午的散步時光,沒有遇到她,我現在不會在這,不會有這麼多不一樣的想法,包括對身體的控制、紀律的掌握。」
 
張來秀名言是「你付出什麼身體會告訴你,是騙不了人的」,有時王可元累了不想練,她也只說「沒關係啊不要練」,他就乖乖去練了。接拍《我們與惡的距離》後,他告訴教練「想要自己看起來再累一點」,她就調整訓練菜單,等他掉了6公斤,一到健身房大家都關心「你怎麼愈來愈瘦」,教練就會代答「哎呀他就是有需要嘛」, 這些都讓他覺得從容自在。
 
張來秀有看《與惡》,看著她眼中陽光的小孩變成那樣,心裡很震憾也跟著落淚,知道那要有很大的意志力才有辦法,講到這王可元眼眶泛淚:「我要哭了!」身為敏感型男子,王可元有時心很累,「但只要來運動就會覺得,咦,我剛在煩什麼?就忘了」。對於3段感情世界,他神秘兮兮不願多談:「不要聊感情啦傷感情。」又形容初戀就在大學談了4年:「牽手牽到最後,柏拉圖的戀愛讓我遍體麟傷。」而他經歷過3次分手,也都把教練當避風港,但兩人很有默契,只聊些不相干的事,有時他做肌力訓練,教練就在旁邊扭腰的機器運動。王可元笑說:「我就覺得被陪伴了,那是一種信任感。」(趙大智/台北報導)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金曲專訪】柯智棠零收入放洋找靈感 準歌王豪吞魏如萱母奶
【特稿】江明學忘不了歡呼掌聲 忘記人生最重要是快樂
【看尛】雞排妹制霸10大封號正妹 蔡黃汝慘遭遺忘

王可元頭很小但身材壯碩。吳翊緁攝
王可元頭很小但身材壯碩。吳翊緁攝

王可元覺得健身院是他的避風港。吳翊緁攝
王可元覺得健身院是他的避風港。吳翊緁攝

王可元私底下也有搞笑一面。吳翊緁攝
王可元私底下也有搞笑一面。吳翊緁攝

王可元(右一)小時是胖弟。吳翊緁攝
王可元(右一)小時是胖弟。吳翊緁攝

王可元(左)和張來秀邊健身邊談心事。吳翊緁攝
王可元(左)和張來秀邊健身邊談心事。吳翊緁攝

王可元屬於白皙型猛男。吳翊緁攝
王可元屬於白皙型猛男。吳翊緁攝

王可元在《我們與惡的距離》扮演無差別殺人狂魔。劇照
王可元在《我們與惡的距離》扮演無差別殺人狂魔。劇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王可元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