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的最後一搏 洩密案是否有罪7/12揭曉

出版時間:2019/06/21 21:49

前總統馬英九於2013年在任內處理司法關說案,反被控涉犯洩密等罪,一審認定馬當時行使總統的「院際調解權」、有阻卻違法事由,判他無罪,但高院二審逆轉改判馬4月徒刑、得易科罰金12萬元,經最高法院發回更審,高院更一審今開庭辯論,馬出庭嚴陣以待,因為辯論終結後將宣判,而更一審判決無論有罪或無罪,都不能再上訴,所以今天辯論,堪稱馬英九捍衛聲譽的最後一搏。經過4個小時辯論,法官當庭諭知全案7月12日上午10點宣判。

檢方論告指馬英九辯稱「為了公共利益」,聽起來很華麗,但「公共利益」不是讓非法行為合法化的大補帖,並強調不喜歡起訴總統、論告總統一點都不開心,但馬本案的作法,等於「以惡制惡」。馬開完庭受訪時笑說:「你一聽這說法就不成立嘛!」馬的辯護律師當庭也指檢方論告使用「與怪物戰鬥的人,小心自己變成怪物」等聳動口號,企圖說服法官,但這些口號很適合做為新聞稿之用,卻跟釐清馬有無犯罪這件事沒有關連。

馬英九當庭辯稱,檢察官起訴本案,卻連犯罪行為的具體內涵都講不清,憑什麼一直認為我犯罪呢?不禁聯想本案「先射箭再畫靶」的說法,不是空穴來風,桃園地檢署先前發生檢察官疑似關說案件的事件,引起社會大眾關注,也凸顯政府防範關說司法的懈怠,可見關說司法事件,攸關社會公共利益,且周士榆檢察官(本案公訴檢察官)身為桃檢檢察長關說事件調查小組成員,應更能體察社會大眾的期待,我的作法合法合憲,我沒有犯罪,請駁回上訴,維持無罪判決。

辯論結束後,馬英九受訪表示:「曾經有人對我說,這個案子審理了兩年多,檢察官對於我構成犯罪的具體行為事實到底是什麼,一直都說不清楚,明顯的就是為了要達到起訴我的特定目的,不惜耗費司法資源。我回答他說,我的感受最深刻,我的感覺是心痛。」

馬英九還說:「儘管如此,兩年多來,藉由本案的審理,也不斷的在提醒國人,曾經發生過這樣不公、不義的司法關說醜聞,然而,三年多來我們的政府卻什麼也沒做,繼續延宕『妨害司法公正罪』的制定,致使司法關說的事情還在繼續發生,例如日前桃園地檢署涉嫌關說案,嚴重破壞了司法公正及公信力,嚴重破壞了國人對司法的信賴,這才是令我們痛心及擔憂地方。」

最後馬英九強調:「就像我對本案司法關說醜聞的處理一樣,我會繼續為杜絕司法關說奮戰,那些企圖以告我、起訴我來打擊我的人,不會得逞,我對關說司法的人,沒有妥協的空間,絕不妥協。我對自己的清白有信心,我對法院的公正有期待。」

馬英九今天進入高院時,對媒體詢問有沒有信心,他僅微笑說:「謝謝鼓勵。」隨後柯建銘抵達高院,他受訪時表示,最近看到香港反送中運動,希望馬總統要向《憲法》低頭,不要干涉司法,不要變成送中的同路人。

辯論庭一開始,法官先讓柯建銘發言,他滔滔不絕說了30分鐘,宣稱這是一個重要的歷史時刻,這個案子是司法改革的指標案件,要終結馬英九特務治國的舊時代,還要馬英九對《憲法》,對歷史,對國民黨道歉認錯反省贖罪,而且要裸退閉門謝客,不要再插手政治,「好好準備你的三中案,贖罪的時刻到了!」

馬英九則重申:「我無罪!」但他今天的反應似乎不時呈現狀況外,被審判長訊問對於檢方起訴內容是否認罪時,馬脫口說:「沒意見!」經審判長再次確認與律師提醒,才趕緊改稱引用歷次陳述與書狀,並補充:「我認為我無罪!」

審判長依最高院發回要旨,反覆問馬英九聽完黃世銘報告案情後,漏夜召見江宜樺與羅智強到寓所會商,究竟如何向江、羅2人轉述,馬跳針說:「按照先前筆錄記載。」審判長只好簡化問題,要馬確認到底是口頭轉述或交付文件閱覽、是摘要或全盤告知。

馬英九啞著聲音說僅口頭向江、羅2人摘要轉述黃世銘所報告的內容,沒有讓江、羅2人看書面資料,「只讓他們知道有什麼案子」,馬並推稱時間過很久、不記得細節,他想起黃曾說時任高檢署檢察官林秀濤在關說案應訊時,情緒激動、承認有人向她關說,不過馬表示,不確定誰向林秀濤關說。

本案源於2013年9月引發馬英九與時任立法院長王金平反目、釀成九月政爭的司法關說案,被指涉關說司法的民進黨立委柯建銘等人查出,時任檢察總長黃世銘在結案前,夜奔總統寓所向馬報告偵辦秘密,馬轉告時任閣揆江宜樺等人密商對策,還叫黃另向江重新報告案情。

黃世銘因此黯然下台,被依洩密等罪判刑1年3月定讞,獲准易科罰金45萬5000元而免坐牢。馬英九於2016年卸任後,隨即被究責,柯建銘先提自訴,指控馬要黃第二度進寓所補充報告的行為,涉犯洩密等罪嫌,但被高院維持地院無罪判決確定。

至於本件審理範圍,是檢方針對馬英九涉將黃世銘報告的偵辦機密,轉告江等人,以及馬命黃向江重新面報案情這2個舉動,起訴馬涉犯洩密、違反《通保法》等罪嫌。北院一審認定馬英九構成洩密行為,但馬的主觀是行使總統「院際調解權」、預先因應司法關說案曝光後可能引發的政治風暴,有阻卻違法事由,判馬無罪。

檢方上訴高院,批一審判決曲解《憲法》,並指馬英九在本案的行為,充其量是「人際調解」而非「院際調解」。柯建銘也批馬「假借關說案之名,行政治鬥爭之實」,對王金平政治追殺,跟院際調解無關。

高院二審審理認為,總統是廣義公務員,應負一般性保密義務,本案當時無院際爭議,不需總統行使調解權,且馬英九曾任法務部長,看完黃世銘呈交的「專案報告」,應知司法關說案尚未偵結、案情須保密,「總統沒有不遵守法律的權力」,但馬「未能恪遵法紀,顯然不足為表率」,2018年5月改判馬4月徒刑、得易科罰金12萬元。

本案是馬英九生涯首度被判刑,他在二審判決後受訪強調:「我一定會上訴!」並不滿二審判決指他「不足表率」,馬怒批:「若遇到這樣重大事件,我回家睡大覺,才是不足以表率!」

最高法院沒採納馬英九上訴後請求開庭辯論的主張,今年1月3日直接撤銷二審判決,發回高院更一審,理由包括應查明馬對江宜樺口頭轉述司法關說案的案情,究竟洩了哪些密,閣揆對涉弊閣員有「移送彈劾懲戒權」,江在本案是否為《刑法》洩密罪所定「無權或不應知悉該秘密之人」等事項。

高院更一審今年2月22日首度開庭進行審前準備程序,馬英九強調當年從黃世銘的報告得知這件司法關說案,將必要訊息簡要告訴江宜樺、羅智強並聽取2人意見,因應即將來臨的政治衝擊預做危機處理,「絕對合法合憲,檢察官怎會認為我有罪!」

檢方反擊馬英九,指稱「公共利益不是犯罪行為的漂白劑,非法犯罪不會因為公共利益而變成合法,應該用正確的方式來做正確的事!」柯建銘出庭也批馬是政治上、司法上的相公,還自稱「我要扮演民進黨的后羿,射下馬英九這個假太陽!」(黃哲民、張欽/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14:20
更新時間 21:49(新增動新聞、開庭進度)

馬英九出庭辯論後受訪。張欽攝
馬英九出庭辯論後受訪。張欽攝

馬英九出庭。黃哲民攝
馬英九出庭。黃哲民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