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中惡法】「為年輕人坐監都值!」車行老闆號召貨卡送物資

出版時間:2019/06/22 16:16

不論炎炎夏日或大雨滂沱,遊行集會,由物資站拿取的每1瓶水、每1塊退熱貼都可以支撐你多走1段路。而物資站的物資,除了是由熱心市民集腋成裘,背後更承載不少小人物的故事。
 
車行老闆號召駕駛運物資 「願意幫忙的駕駛少了很多」
 
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Benny是車行老闆,連日來他在臉書群組不斷呼籲駕駛,幫忙回收在612清場後遺留的物資,帖文寫有他的聯絡電話以及佔中時被判刑的經歷,在當時「人人都是暴動犯」的情況下,他的舉動無疑是自掘墳墓。
 
「今天是15日晚,連續4晚……應該是3天半,整天我都在等電話通知去收物資,我現在把物資送出去,讓明天遊行人士取用。」
 
「(這幾天)都沒有心情睡覺,1天只睡2、3小時,今天也睡不夠,很累,只好今晚出去再睡。」
 
在616遊行前1晚,記者跟著Benny來到他的車行貨倉,與他號召回來的6個客貨車駕駛,把滿滿整倉的水、膠布、退熱貼、鹽水運到物資站。
 
因為怕遊行當天會塞車、警察會封路,也怕車內幾千瓶水、一袋袋雨傘、頭盔會被當成攻擊性武器,他與駕駛晚上11時半左右便出發去灣仔,停好車,只待明日一早負責人現身物資站,他們便把物資卸下、駕車離開。
 
這群駕駛們,有些因為Benny網上的號召而前來幫忙,有些是Benny平日工作的相熟駕駛。Benny在雨傘運動時,就曾號召駕駛幫忙,他坦言,這次願意幫忙的駕駛少了很多:「以前動不動都有過百部車來幫忙,現在我認識的駕駛中,只有20、30部車肯來。」究其原因,是因為早2年的旺角衝突事件,被捕者的刑罰很重,嚇怕了不少駕駛,也是因為生活艱難,駕駛怕被扣車,影響工作,故不敢幫忙。
 
「現在是客貨車業界近幾十年來最差的時候,駕駛賺錢都很辛苦。」他嘆道:「駕駛們個個都有負擔,又要付車貸,又要付停車費用及罰單罰款。賺錢少,又有大企業出來剝削駕駛,一扣車就扣數個月,怎麼辦呢?整家人不用生活了。」
 
1名20歲出頭,前來幫忙的駕駛更表示:「我們這行『手停口停』,今天不開工就沒收入,甚至我今天不上班,明天就沒工作做。因為我們這行競爭很大,很多公司覺得你不做,我就找另1部車,不是每個客貨車駕駛,都會冒這個風險。」
 
正因如此,Benny身先士卒:「為何我冒著風險都要出來號召駕駛幫忙,因為當我也不怕坐牢時,他們也就不用怕了。」
 
曾在傘運被判緩刑 「我為年輕人坐牢也值得」
 
如果出事被捕,Benny說他願意承擔一切罪責。正如他傘運(雨傘運動)時,與其他學生一起擋路建立防線,結果被捕,他都一力承擔:「其他幫忙的學生,他們有心幫忙,但只是聽我的指令,並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責任都由我背負。」
 
Benny還說:「做了這件事,然後被捕,就要承擔罪責,所以當時我是認罪的。」那時他被停牌,花了很多錢打官司求情,又罰款,又被判刑,為何「見過鬼不怕黑」,又要再走出來?他激動地說:「成年人有責任為學生及下一代著想,而不是要下一代為上一代著想。」
 
因為家人有親中背景,Benny在傘運之前從不關心政治,縱有參與零三年反廿三條遊行,但「純粹當遊行是個節目,走完就回家了。」改變他的,是2014年9月28日的87枚催淚彈。「我整個人失控了,為何香港會變成這樣。我立即停工,叫員工休息,一直到11月被捕,我有1個多月,天天在旺角彌敦道,看守亞皆老街的路口。」
 
而令他堅守至今的,則是傘運時的難忘一幕:「我看著警察,在沒任何警告的情況下用警棍打學生,站在我旁邊的女學生,她們頭上的血不停流,而我就不停哭。」他說:「我自己也有兒子,難道他們打我兒子,我可以不當作一回事嗎?作為一個父親,我無法視而不見。」
 
他又說:「我為他們擋,為他們坐牢,都比較值得。」
 
Benny的兒子已經成年,Benny看著兒子從前只懂打機,不理解爸爸為何佔中,到現在理解爸爸,要求來幫爸爸忙,Benny感到無比安慰:「因為年輕人的確不是廢青,他們見到社會變成這樣,愈來愈乖,乖得令人感動。」
 
縱然Benny總是衝到最前,與學生共同進退,但除了遊行之外,他始終不讓兒子同行。他說:「我兒子不出來,就不會被捕,要捉也只是捉我。」他又說:「我跟他說:『有你爸爸代表你就可以了。』我幫他擋。聽到後,我兒子就哭,每天不停打來叫爸爸小心,問我在哪兒。」
 
「如果明天(指6月16日)大遊行,我們1家3口在很安全情況下,就可以遊行,順道慶祝父親節。」
 
「我們這代人,上有父母,下有子女,不能逃避責任。如果我們再不發聲,那我們的下一代怎麼辦?現在我兒子想出來,但我不許。當我見別人兒子出來,我就要盡別人父母的責任,守護別人的子女。」
 
「香港有希望,要靠大家努力」
 
這次走出來,Benny已有心理準備會再次被捕,也明白再次判刑,可能是判監2 、3年。他說:「不能怕,這是社會責任。香港人不可以再退縮,應該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
 
他希望有更多人願意幫忙,因為「錢可以再賺,社會環境變了,制度變了,就無法再變好。」然而對很多人來說,希望始終難以播種植根,全因香港的自由有個期限—2047年,一切將推倒重來。
 
問Benny,他覺得香港有希望嗎?「希望嗎……」他頓時陷入沉思:「我當然想香港有希望,我不想移民,我想繼續在香港住。我兒子在香港,我想他生活得快樂。但『希望』也不是1個人可控制,現在惟有靠全香港人努力。」
 
那時他還不知道,翌日的遊行將有200萬零1人參與。留守灣仔的1個晚上,他與其他駕駛,走到太古廣場悼念墜樓青年,又在車上小睡一下。待早上10時,他便會把物資搬到物資站,然後回家,換件黑衣,與家人一起遊行,過一個難忘的父親節。
 
問他難道不累嗎?他說:「不累,只要可以為香港人做些事,就算1、2天不睡覺,也是可以的。」
 
(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Benny從612清場後便回收物資,並從各處回收物資放在貨倉。物資包括幾千瓶水、生理鹽水、退熱貼、乾糧。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Benny從612清場後便回收物資,並從各處回收物資放在貨倉。物資包括幾千瓶水、生理鹽水、退熱貼、乾糧。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6月15日晚,他找來6個客貨車司機把物資送到灣仔物資站,供明天的遊行人士取用。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6月15日晚,他找來6個客貨車司機把物資送到灣仔物資站,供明天的遊行人士取用。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因為怕被警方截查扣車,亦怕616早上警方會封路,他們在15日晚上11時30分便出發往灣仔。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因為怕被警方截查扣車,亦怕616早上警方會封路,他們在15日晚上11時30分便出發往灣仔。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16日早上10時,他們把物資送到物資站,Benny便要趕忙回家換衣服,參加下午的遊行。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16日早上10時,他們把物資送到物資站,Benny便要趕忙回家換衣服,參加下午的遊行。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20+歲司機 「我今早凌晨四時半開工,下午開始幫Benny運物資,今晚已經是第二趟。我們這行手停口停,不是每個司機都冒這個風險,不開工,甚至罷工,去做這些事。但不要緊,你不站出來不要緊 ,我幫你站出來。」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20+歲司機 「我今早凌晨四時半開工,下午開始幫Benny運物資,今晚已經是第二趟。我們這行手停口停,不是每個司機都冒這個風險,不開工,甚至罷工,去做這些事。但不要緊,你不站出來不要緊 ,我幫你站出來。」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25+歲司機 「我對政治不太清楚,比較冷淡,但我都怕有天我不小心說錯話,會被送中。我們這行可以幫忙的,最基本的是運物資。Benny對我說, 如果他日子女問我為香港貢獻過甚麼、做過甚麼,我會告訴他我以前幫過為社會出來發聲的學生、不同年齡的人。」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25+歲司機 「我對政治不太清楚,比較冷淡,但我都怕有天我不小心說錯話,會被送中。我們這行可以幫忙的,最基本的是運物資。Benny對我說, 如果他日子女問我為香港貢獻過甚麼、做過甚麼,我會告訴他我以前幫過為社會出來發聲的學生、不同年齡的人。」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40+歲司機 「這條法例對香港人真的很不公平。有甚麼不公平?其實我不懂說話,我只懂分甚麼是公平甚麼是不公平。在雨傘運動,我有幫忙義載,所謂影響(生計)不過是一種藉口。香港的自由越來越小,如果香港人再退,無路可退。」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40+歲司機 「這條法例對香港人真的很不公平。有甚麼不公平?其實我不懂說話,我只懂分甚麼是公平甚麼是不公平。在雨傘運動,我有幫忙義載,所謂影響(生計)不過是一種藉口。香港的自由越來越小,如果香港人再退,無路可退。」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