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罷工/分析1】發動罷工前勞動部還在訂便當 未掌握情資連累數萬旅客

出版時間:2019/06/24 19:31

長榮空服罷工進入第5天,勞資雙方各自僵持,打亂旅客行程、交通疏運步調,面對倒數5天將來到的暑假出遊旺季,旅行公會忍不住「撩下去」要號召全台受害旅行社向長榮勞資雙方抗議,更疾呼「最會溝通的政府」快出面解決,面對長榮這場波及數萬無辜旅客的「內鬥」持續進行,主責部會勞動部和交通部在做什麼?是每個受害旅客都想問的問題,因為大家都想知道罷工何時會結束、期待一整年的暑假旅遊計畫如何能達成?

罷工發生以來,交通部每日召開應變會議,並主動對外說明疏運情形,反觀主要負責勞資協商的勞動部,在20日主持的協商會議破局後就低調神隱,就連22日勞長許銘春前往探視罷工的空服員,一樁看似美意的行動卻無法帶給空服工會實質承諾,更招來長榮地勤輪番砲轟。勞動部這回主責長榮空服勞資爭議,不僅嚴重錯估情勢,更讓外界看見這個政府對於抑制強勢資方、協助弱勢勞方的相關政策,根本就是手足無措。

本月20日長榮空服勞資重回談判桌,談了70分鐘就破局,工會代表當天更當著官員、資方的面綁上「罷工」頭帶,宣布罷工啟動時程,當場狠打臉一直想充當和事佬的勞動部。更讓人不解的是,這場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必定破局的協商會議,當天許銘春還以「神秘嘉賓」身分出席致意,且勞動部還預訂了晚上的便當,顯然勞動部對於空服工會即將發動罷工的情資毫無掌握;許銘春在罷工爭議尚未停歇時就跑去慰問空服員,但實際上卻無法給予空服具體承諾,還招致長榮地勤強烈反彈,顯得她這「勞動部長」角色相當諷刺,更說出「空服罷工有關飛安」的說法,讓航空界跳腳批評簡直是「提油救火」。

回顧今年2月華航機師發動罷工,工會點名要由交通部出來主持協商,主因就是華航機師認為協調多次,勞動主管機關已無法協助工會,導致當時並非勞資爭議專業單位的交通部得跳下來充當和事佬,數場華航勞資協調會議主場都選在交通部召開,交通部除了得忙疏運應變外,還得跟著華航勞資雙方進行紅眼協商。歷經7日在交通部明暗穿梭下,終讓爭議落幕。

當時華航機師發起罷工後的協商一共召開4場,但前3場勞動部僅派司長層級出席,直到第4次會議才派出次長劉士豪,協商達共識後勞長許銘春更出席致詞,遭外界批評在最後一刻收割。眼見上回華航機師罷工殷鑑不遠,為避免政府主管機關權責不清,這回長榮空服醞釀罷工時,行政院早早指示勞動部負責勞資協商、交通部負責疏運應變計畫,扛下重任的勞動部,終於取回專業主導權,趕忙籌備二次協商會前會及本月20日的協商會。

但如同大家所見,長榮空服二度協商會前會狀況不斷,直播與否、主持人、場地都難達共識,顯見勞資互信相當低。交通部官員早在空服工會發起罷工投票前就私下透露,「長榮不是華航」,民營公司有成本考量,政府很難介入,介入了還讓長榮資方不滿政府態度親勞方,讓交通部相當難為。且過去交通部是長榮航空的主管機關,產官互動頻繁,當交通部都不見得叫得動資方時,站在勞工立場角度的勞動部臨危受命接下燙手山芋,更能預料此場爭議最終必定走向罷工一途。

此外,本次主責長榮空服勞資協調爭議的勞動部次長劉士豪,過去主要經歷為勞動法、基本工資審議、訴願審議等,是否具備嫻熟的勞資爭議處理調解能力,也頗受外界質疑。據了解,劉士豪在20日罷工發生後,連日來低調穿梭工會、資方間傳達訴求,力促勞資雙方重回談判桌,但隨著罷工時間越拖越長,逐漸屈居劣勢的空服工會提出日支費90元到150元間都有協商空間,已經遭受罷工損失的強勢資方,這回是否願意接受?早日達共識讓罷工結束?恐怕還在未定之天。(甘芝萁/台北報導)

出版:1416
更新:1931

勞動部長許銘春本月20日前往長榮空服勞資協商會場致意,但沒多久空服工會就宣布罷工。資料照
勞動部長許銘春本月20日前往長榮空服勞資協商會場致意,但沒多久空服工會就宣布罷工。資料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