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紅媒心路歷程】黃國昌:我有點像唐吉軻德 只能繼續往前推進

出版時間:2019/06/24 23:29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與網紅「館長」陳之漢昨天發起反紅色媒體遊行,民眾自發性參與擠爆凱道。黃國昌今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談及自2012年開始投入「拒絕中時運動」,一路走來他像唐吉軻德一樣在作戰,「沮喪很久了,從2012年到現在,怎麼會不沮喪,」黃國昌說,但沮喪只是個人情緒,重要的是想辦法不斷把事情往前推進。他也再度呼籲民眾,立院新會期開議後,要一起緊盯反滲透併吞相關法案的立法進度,「不要讓它成為2020選舉的政見,而是讓它成為2019的行動。」

2012年初,時任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澄社社長的黃國昌,為抗議旺旺中時集團總裁蔡衍明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宣稱「六四天安門事件屠殺的報導不是真的」、「中國在許多地方是很民主的」等語,投入「拒絕中時運動」,他說,當時該集團擁有《中國時報》、中天電視,並計畫併購有線電視系統業者中嘉。

發起運動後,黃國昌發現自己被多數媒體封鎖。「我們在媒體上面的聲音發不出去,電視全面封鎖,當這件事情根本不存在,」他回憶,即使是偏向本土立場的民視和三立,因擔心被有線電視系統封殺,也不敢報導,曾有電視台為不露出拒絕中時運動的新聞,上午一反常態,乾脆跳過《蘋果》、《自由》頭版不讀報,「那種市場的滲透力和影響力是非常可怕的。」

「我們那時候有點像是唐吉軻德在作戰!」黃國昌說,儘管如此,他也不想放棄,2012年7月,NCC計畫排審旺旺中時併購中嘉案前一天,他寫信給自己認識的學者們說:「我知道我們或許擋不下來,但是最起碼我們不要放棄,要戰到最後一刻。」他回憶,隔天約有近15名學者一起到NCC前抗議,後來因而爆發「旺中案走路工事件」,他遭指控花錢請學生抗議,「這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污辱,對於這個運動來講是莫大的玷污,我是絕對沒辦法接受。」

黃國昌回憶,旺中對他的打壓不僅於此,2015年中時抹黑他岳父在山東有投資上千坪廠房,他忍無可忍一狀告上法院,拖了3年後,法院二審判決出爐:中時遭判賠50萬元、登報道歉。黃國昌指出,叫一個媒體業賠50萬,廣告賣兩檔就有了,報紙頭版廣告賣一則,不曉得可以搞多少假新聞,「我作為當事人,我問說你有給我正義嗎?我會認為沒有。」

2012年9月1日,透過數月以來媒體工作者、公民團體、學生串連,近萬人上街參與「反媒體壟斷大遊行」,黃國昌說,這是首度沒有任何政黨奧援卻累積近萬人參與的遊行,雖然這數字在今天看來不算多,但在當時,不僅震動了台灣社會,也迫使兩大黨公開承諾立「反媒體壟斷專法」。

但實際上,反媒體壟斷專法立法過程並不順利,黃國昌指出,2013年立院委員會完成該案審查,卻進不了院會,等於胎死腹中,大家都覺得很奇怪,藍綠兩黨都承諾立法,「到底是誰在打假球?這個疑問從來一直沒有解開過。」黃國昌批評,直到2016年他選上立委進入國會,3年前每名NCC主委被提名人都表示將強力推動「反媒體壟斷專法」,結果NCC隔了兩年皆未提案,好不容易到了2019年提案了,又立刻被行政院打槍,他質疑,「背後到底是有怎麼樣的政商媒集團的結構在阻擋這個法案?」

對於推動「反媒體壟斷專法」立法接連授挫,是否覺得沮喪?他語帶苦澀的說,「所謂沮喪,是沮喪很久了,從2012年到現在,怎麼會不沮喪,」但沮喪只是個人情緒,重要的是想辦法不斷把事情往前推進。「很現實的事情是,我們(時代力量)人不夠,所以只能透過呼籲的方式,」黃國昌直言,例如上會期時力陸續提出4階段反併吞滲透的修法草案,包括「廣電三法」、《國家安全法》、《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以及「反境外敵對勢力併吞滲透法」草案,但因時力在委員會無召委,無法主導排審該案,後來轉變策略,改在院會提出逕付二讀,希望跳過委員會、直接到院會處理,仍舊被兩大黨聯手封殺。

不過,也因推動立法過程處處受阻,讓他有了新的想法。黃國昌說,唯有訴諸公民社會的覺醒、人民的力量,才能讓行政部門、立法部門了解,反對被中共併吞、統戰才是台灣社會的最大公約數。他指出,從2012年僅10幾個人在NCC門口召開記者會反旺中,到近7年後,在沒組織、沒動員、沒遊覽車、沒便當狀況下,昨天還能號召破萬名自發性民眾,站在凱道淋2、3小時的雨聲援反紅媒,顯示這麼多年來,中時集團侵蝕台灣民主自由的根基,「大家真的受夠了!」

「旺旺中時幾乎已經是大外宣的一環了,」黃國昌指,旺旺中時集團收中共政府的錢,把新聞當廣告賣給中共,每年領近150億高額補助,另一方面,在台灣幫分化民主自由、配合中共政府唱和,而凱道聲援者就是要對紅色媒體發出怒吼,同時對中共政府傳遞一個非常強烈的訊息:不要以為用錢收買了在台灣的權貴,或是掌握媒體的大亨,就可以讓台灣人民出賣自己的前途,絕大多數台灣人對這件事情是「say no」的。

黃國昌說,凱道集會活動籌備期間,很多朋友不諒解自己與館長合作,也有人說他要為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總統蔡英文造勢,甚至是要和館長要出來選正副總統等傳言,黃國昌直言,看到這些攻擊「很痛心,」他要的只有一件事:在守護台灣自由民主,對抗中共極權政府這件事情,拜託大家團結合作好不好?「兩個政治立場不一樣的人(黃國昌和館長),都可以為了這件事情攜手起來合作,這就是我想傳達的訊息。」

黃國昌坦言,對他自己來說,昨天破萬人上凱道與2012年投入「拒絕中時運動」一樣,只是一個階段,「還不是結束」。他解釋,包括美國、加拿大、澳洲都紛紛立法防堵中共利用新聞自由侵害其國家安全,因此,民眾應該在9月1日後關注立院反併吞相關法案的修法進度,不希望這個訴求再變成2020選舉的政見,這很可笑也很荒謬,因為現在就可以做了,「不要讓它成為2020選舉的政見,讓它成為2019的行動。」

至於未來是否會繼續舉辦大型活動反紅媒?黃國昌說,自己一個人的時間有限,凱道集會也剛結束,不做這樣的預設。他並指出,民進黨立委余宛如、尤美女等人擬提出「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他贊成這個立法方向,但僅止於登記制度遠遠不夠,近一步管制中國滲透台灣的種種行為,禁止其進行政治性遊說、選舉、公民投票,才是重中之重。(呂晏慈/台北報導)

出版時間:18:24
更新時間:23:29(新增動新聞)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黃世宏攝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黃世宏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