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欄:反「紅媒」遊行之後

出版時間:2019/06/26 00:01

楊照/作家

冷戰時代的笑話。美國人對蘇聯人說:「在美國,我們可以站在白宮前面罵美國總統是笨蛋,你們在蘇聯也可以嗎?」蘇聯人冷冷地回應:「我們當然可以也站在克里姆林宮前面罵美國總統是笨蛋!」
 
另一則冷戰時代的笑話。在蘇聯,一個人在床上對情婦說當時的國家元首布里茲涅夫是笨蛋,被情婦告密了,格別烏秘密警察把他抓走,關進了精神病院;另一個人和朋友聚會時酒喝多了,激動痛罵布里茲涅夫是笨蛋,被朋友告密了,格別烏秘密警察把他抓走,以散布謠言的罪名把他關起來;另一個人在街上大叫布里茲涅夫是笨蛋,被警察帶走了,以煽動群眾的罪名流放到集中營裡;還有一個人,是《真理報》的校對,有一個錯字沒有校對出來,原本應該是「英明的布里茲涅夫同志」變成了「笨蛋的布里茲涅夫同志」,結果他被槍斃了,罪名呢?洩露國家機密!
 
在言論嚴重受到控制的蘇聯體系裡,《真理報》就代表「真理」,大家都必須接受《真理報》的內容,以《真理報》內容做一切言論的標準,因而在《真理報》上出現反動詞語,那就再嚴重不過了。相對的,在言論自由的美國,正因為人人都可以自由發表意見,任何一個人說了什麼對整個社會來說都不可能有多重要。
 
冷戰局勢下,美國和蘇聯尖銳對立,而且必須競爭盟國的效忠。美國最容易凸顯比蘇聯優越的地方,就在自由,尤其是言論自由。不過格外強調和蘇聯在言論自由上的差異,也就必然給美國社會帶來了根本的問題:言論自由意謂著在美國什麼都能說嗎?對於任何的言論都不能限制嗎?
 
那樣的情況逼著美國人不得不認真思考關於言論規範的基本道理與準則,得到了許多重要的結論。例如,嚴格分辨事實和意見,意見、態度、立場上的評斷應該得到盡可能的寬容保障,但言論自由並不包括蓄意扭曲事實、蓄意說謊的自由。你可以用再強烈的方式表達喜好或厭惡,但你必須尊重事實,也就表示你有責任弄清楚事實之後才發表意見。
 
又例如必須區分言論和行為,違法行為是一回事,討論、甚至主張違法行為的言論是另一回事。像是法律禁止抽大麻,卻不能禁止人鼓吹應該讓大麻的使用合法化,甚至主張公開抽大麻來挑戰法律。如果停留在言論層面而沒有行為,就都屬言論自由保護範圍。
 
還有一條重要的限制準繩,化約在一個想像的情境裡:「不能在擠滿觀眾的戲院裡喊失火了。」為什麼不可以?因為這樣的言論明顯會造成恐慌,而給別人帶來可怕的傷害。普遍來說,明知言論會製造傷害,更嚴重的,刻意用言論來產生對別人的直接、立即傷害,那就超越了言論自由保障範圍了。
 
台灣和中國大陸當下的相對狀況,多麼類似冷戰中的美國和蘇聯,尤其是在言論自由的地位與程度上。反對「紅媒」、限制「紅媒」,如何才不會倒過來破壞了台灣自身足以為傲的言論自由環境,讓台灣變得愈來愈像有言論管制的大陸?這無法靠激動遊行來解決,需要認真細膩的思考討論,或許也需要回顧歷史借鑑一下美國曾經塑建過的種種理論或現實案例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楊照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