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控弟酒後動粗亮刀!丁小芹報警聲請保護令

出版時間:2019/06/26 23:55

丁小芹弟弟去年7月控訴丁小芹借錢揮霍、日本丟包他;今年4月不爽姊姊沒工作、靠爸媽給生活費等,他氣憤掌摑丁小芹,丁小芹報警。時隔2個月,丁小芹昨晚、今中午連兩天報警指弟弟對家人動粗,恐嚇她和丁媽,丁小芹已提出聲請保護令,丁弟目前則帶到中正橋派出所保護管束,得到傍晚才能離開。丁弟稱事件導火線是丁小芹向他借2千塊掀起舊怨,但丁小芹澄清沒借錢,是弟弟酒後胡言亂語打媽媽;她報警說弟弟動粗,警方到場,弟弟主動交出拐杖刀、雨傘刀。1年間姊弟爆發嚴重衝突4回,丁小芹更報警3次,互撕瘡疤完全不留情面丁小芹剛解釋,「保護令不是我去聲請的,昨天是我媽媽,今天是我們被警方強制要求要做緊急保護令聲請,都不是我們提出的,也不是我」。

丁小芹近年官司纏身,演藝事業幾乎停擺,負面新聞不斷,除遭昔日演藝圈好友Makiyo指控欠錢不還,親弟弟去年7月也爆她為買名牌包向他借錢,前後借了超過20萬元,對姊姊以「恨」來形容。她當時稱弟弟近20年持續做精神上治療,狀況時好時壞,邏輯不太清楚,也否認跟弟弟借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今年4月,丁弟再控姊4樁罪,包括她沒工作、靠爸媽給生活費;在家對爸爸大小聲,要爸、弟煮飯;2017年盜刷他郵局VISA卡,超過10萬元;利用爸媽身分拿使蒂諾斯(安眠藥),吃藥長達6年。他氣憤難平動粗掌摑胞姊,她因此報警。對此,她解釋會定期拿自己憂鬱症的藥,承認弟弟酗酒開始家暴,對弟弟控訴指是幻想、無中生有。
 
時隔2個月,丁弟昨晚更爆丁小芹向他借2千多元,他不滿因申請職災存的錢被家人花光,包括讓媽媽、外婆去日本3次,20多萬元、外婆喪葬費8萬元、買菜錢等,讓他目前只剩7千元,「丁小芹沒付任何錢」。他不滿說大家不是會給兒子庇護比較多嗎、大家會愛兒子,「可是為什麼我們家卻愛女兒,這些事情我還會再爆料」!
 
他重提丁小芹今年4月稱他有精神病,他昨說「妳對我這麼狠,我對妳就不需要留情,這太惡劣」。她說她在SPA館上班,「妳放屁,哪間SPA館講出來啊,一連串的事情讓我真的很不爽,我才會一直爆料,雖然她已經沒有名了,但還是要人家知道,一個做姊姊的怎麼能夠這樣對弟弟」。

而丁弟也重提丁小芹長期吃使蒂諾斯(安眠藥),指她會吃超量,所以父母要幫她去精神科拿藥,也曾看過丁小芹服完藥就像喝酒一樣,喝完酒就會變成白痴、睡著。今凌晨,丁爸在丁弟追問下,坦言丁小芹是吃使蒂諾斯,因為她不夠吃,丁爸會把自己的藥分給她,但也勸過丁小芹不要吃太多,並稱丁弟因喝酒情緒不穩,想把他送到戒酒中心。因凌晨時丁弟對丁爸咆嘯,音量過大被警察關切。
 
而今天中午,丁弟再爆出丁小芹又報警,他被警察帶到警察局,而丁小芹已經聲請保護令,丁弟原本稱只在警局待4小時,現在得待到傍晚才能離開。
 
據了解,昨晚約8點,丁小芹報警說弟弟動粗,警方到場,弟弟主動交出拐杖刀、雨傘刀,弟弟隨即被警察帶到中正橋派出所,丁小芹提出聲請保護令。今天中午,弟弟喝兩杯高粱酒,媽媽跟丁小芹報案又被恐嚇,警方到場,將弟弟帶進中正橋派出所保護管束,弟弟目前不說話坐在派出所內,警方保護管束還沒做筆錄,丁媽跟丁小芹聲請臨時保護令,在永和分局做筆錄。
 
對此,丁小芹今凌晨傳訊問「我弟弟又去煩你嗎」,下午3點多她和丁媽今回應丁弟指控事情;丁小芹稱弟弟又喝酒,「他講這些事情都是不正確的,現在我媽媽在旁邊,我們覺得非常誇張,不是事實。我爸爸年紀很大,當時回答你事情,我弟弟在旁邊逼迫,我弟弟聲音很大,被我們鄰居報警太吵,我當時和我媽媽和兩個警員在樓下聽到講話的內容,我弟弟是按擴音,樓下都有聽見,當時沒有辦法馬上去解釋」。
 
丁小芹還原昨晚情況,稱完全沒有向弟弟借2千多塊,因為弟弟喝了酒,要她和丁爸去郵局寄一個官司信件的證物,她跟弟弟說現在是晚上,明天早上才能寄,弟弟因此發了這個脾氣。丁媽也解釋「我兒子喝了酒,他講了話都是語無倫次,真的不可能向他借2千多塊,家務事搞得這樣子」。
 
丁小芹稱丁媽是忍無可忍才報警,「他打了我的媽媽,拿拐杖刀,昨天報警是我爸爸要我趕快報警,弟弟把媽媽推倒,推了我一下,我們控制不了他,我想跑開去報警,拿辣椒水噴了他,隨身都有帶辣椒水,昨天也是第一次去噴他,實在沒有辦法,我走不開去報警,我媽媽已經跌到地上,我也很不希望,才有辦法甩開他的手」。
 
丁小芹昨天已聲請保護令,是否保護令下來,丁弟就要搬離家?丁小芹解釋保護令有多種,可讓他去就醫,好好治療。丁小芹指弟弟在精神科的藥,不能碰到酒精,他剛好最近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會酗酒,他講這些沒有的事情,「我們全家人被他這樣誤解,不對的話語很受不了,媽媽心情很痛苦」。
 
對丁弟頻頻針對她吃使蒂諾斯,丁小芹說不曉得為什麼,稱他對於覺得重要的事情會一直重複,「昨天就有說我媽媽欠他22萬,沒有這件事情,警方來了有錄影錄音,若真的有這件事情,他拿證據也拿不出來,沒有辦法跟沒有理的人講理,我們也很困擾」。丁媽稱兒子講的話每次都不一樣,這是不對的。
 
丁弟指丁小芹精神科藥不夠吃,爸媽幫她拿藥,她今澄清精神科的藥物都是由醫生開的,「我可以提供你在三總醫院,我可以給你處方」。她稱昨父親很為難回答,其實因為弟弟的狀況,全家人都看精神科,看同一個醫生,而4人有重複的藥,像有些是憂鬱症的藥,是分開吃的,有時看誰有空就會先幫忙拿藥,她指精神藥不能亂吃,很可怕、很危險。
 
丁媽也重申,「我們是同一個精神科醫師,在三總看,弟弟這樣講話真的是不對的,藥是不能亂吃的。你要相信我們講的話,你應該聽出來他是不是喝了酒在講話,喝醉酒的人講話可以相信嗎?真的是語無倫次」。
(宇若霏、潘志偉/台北報導)

出版時間:15:10
更新時間:23:55

丁小芹跟在母親後面離開派出所。突發中心攝
丁小芹跟在母親後面離開派出所。突發中心攝

丁小芹父親在派出所前受訪。突發中心攝
丁小芹父親在派出所前受訪。突發中心攝

永和中正橋派出所外觀。突發中心攝
永和中正橋派出所外觀。突發中心攝

丁小芹弟弟。翻攝丁弟臉書
丁小芹弟弟。翻攝丁弟臉書

丁小芹弟弟製作完筆錄後,離開警局,發現媒體守候,用文件遮臉。潘志偉攝
丁小芹弟弟製作完筆錄後,離開警局,發現媒體守候,用文件遮臉。潘志偉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丁小芹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