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罷工/人物3】21年資深空姐退休前一搏 「不是不害怕、要為下一代」

出版時間:2019/06/26 18:41

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邁入第7天,勞資都從劍拔弩張到各退一步,願意針對各自對案協商,然而長榮航空總經理孫嘉明在6月24日股東會的一席話,卻讓許多空服員感到失望。他說:「如果自己不適合,就不要來應徵,不要指責公司騙人,自己都是大學畢業以上的學生,書讀到哪裡去?」
 
孫嘉明還強調,想要應徵一份工作就應該主動去理解工作內容,工作本來就很辛苦,「想當空姐的人,不要被空姐打卡、到世界各國去玩的照片給騙了,以為當空姐就是世界到處去玩而已,有可能是這樣嗎?」
 
但這場逾2千名空服員參與的罷工,每個人都如孫嘉明所言,不瞭解工作內容就貿然上街抗議公司嗎?空服員入行幾年就應了解自身狀況與人格特質,是否適合擔任空服員,若在公司飛了20年的資深空服員也加入罷工、爭權益,難道仍是不了解公司特質才抗爭嗎?
 
《蘋果新聞網》分別訪問年資20年、8年與4年的3名空服員,透過不同資歷看公司,了解大學畢業就加入長榮的員工,究竟面對何種勞資關係,才勇於站出來抗爭。
 
6月25日,長榮空服員罷工第6天,桃園下著傾盆大雨,長榮航空南崁運航大樓外,仍有上百名空服員身著雨衣靜坐罷工,現年43歲的長榮航空事務長(等同於他航的座艙長)黃蔓鈴,撐著傘經過時,不斷有人向它打招呼喊:「學姊好」。她也回以笑容,做出打氣的手勢,相互鼓勵。
 
今年8月,黃蔓鈴將迎接她在長榮航空服務的第21個年頭,面對許多小她10多歲的學妹,身任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監事,這名「資深學姊」跟著日曬雨淋、處理罷工事務,儼然是空服員的定心丸。若長榮航空總經理孫嘉明口中空服員不該不了解工作就指責公司騙人,對主管級的空服員而言,願意冒著被秋後算帳、退休不保的風險加入罷工,黃蔓鈴更了解公司:「因為喜歡公司、有感情,才希望公司更好、有溫度。」
 
黃蔓鈴1998年自政治大學東方語文學系畢業後,因為有著「航空夢」,畢業後考取長榮,開啟她在長榮的起點。初期工作的薪水不錯、工作彈性,符合入行時的美好想像,只是3年後的美國911事件,全球飛機訂位數萎縮,使長榮航面臨巨大虧損,當年便資遣633名員工,是黃蔓鈴首次感到無助感。
 
「我記得當時不分資歷,很多人的勤務先改成待命,接著就無預警資遣;留下來的人,接著便在信箱接到詢問是否同意減薪的單子,若不同意,視同資遣,」黃蔓鈴對突如其來的資遣海嘯歷歷在目,「那是種恐慌,很怕成為下一個被挑中的人,好無助喔。」但當時她和空服同僚除了面面相覷,卻無能為力,「我們對威權管理習慣了,視為理所當然,勞動意識還不足,不知該尋求協助,」黃蔓鈴分析。
 
事件過後,黃蔓鈴同意減薪,繼續留在長榮。不到10年光景,2008年金融海嘯與高油價時代襲來,低毛利的航空業首當其衝,長榮經營又遇考驗,黃蔓鈴某日便聽見耳語:「有沒有聽說某某學姊要離開?」追問才知長榮給年資16年以上的空服員2個選擇:優退或轉為地勤。因為地勤與空服員薪資結構不同,轉地勤等於變相減薪,她看見許多學姊被迫離開熟悉的舞台,不安感再度襲來:「若我服務16年,會不會輪到我?」
 
黃蔓鈴說,無助轉為失望,她認為資深空服員替公司工作這麼久,決定裁員或優退,沒有感情與溫度,對她和其他空服員都是衝擊。加上幾年前長榮針對空服員行李,不定期要求開箱檢查,是否私藏過夜包等機上物品,黃蔓鈴雖未被盯上,但覺得公司相當不尊重人權。即便當時,黃蔓鈴觀察,很多人雖然憤怒,卻擔心反抗了被盯上,乾脆配合。
 
回想職涯中的幾次勞資關係生變,現以當事務長的黃蔓鈴坦言,空服除了與管理階層間不信任,空服長期姑息的心態,也是問題。因此,華航空服2016年罷工後,黃蔓鈴笑稱自己成為組工會的「樁腳」,因為不敢張揚,還通知會員她的工作櫃密碼,解鎖後把報名表塞進去,躲避資方關注,「現在想一想,到底當時為什麼會這麼害怕阿。」黃蔓鈴不禁哈哈大笑。
 
只是,黃蔓鈴解釋,她對公司絕對不是「恨」,而希望主管可多關心她們,多一點溫暖,「出來抗爭不是討厭公司,而是因為喜歡這份工作,改革才有進步。」黃蔓鈴強調,工作本來就有好有壞,空服員時間不被綁死、工作後乘客下機時的一句謝謝,都讓她充滿成就感,才使她一做就20載。
 
黃蔓鈴強調,職業病不是決定是否離職的理由,她執勤曾遇眩暈症發作、出差失眠,也曾罹患尿道炎,其他空服員有肌腱炎、乾眼症,這些狀況組員都知道,所以行李箱內多擺著腸胃藥、感冒藥、酸痛貼布等。且長榮與華航的旅客特質相似,但長榮屢屢獲得最佳航空公司前10名,飛安紀錄優異,薪資卻不若華航,「我不是激進的人,空服員只是為了爭取權益、改善工作條件。」
 
「不爽就不要做,是消極的作法,」黃蔓鈴強調,比她資深的空服員,再2年就可退休,絕對不是總經理口中不適合、不了解工作內容,參與罷工是希望替學妹爭取更好的工作環境。不過黃蔓鈴話鋒一轉表示,她不是不害怕,但不改革就不會進步,她不希望只是資方說什麼,勞方就做什麼,就算面臨秋後算帳也要循法律途徑爭權益。
 
望著棚子外的傾盆大雨,黃蔓鈴笑了笑說:「8大訴求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以後進公司的下一代,希望若流淚,也是成功的淚水。」(企畫:專題組 記者楊竣傑/桃園報導)
 
 

長榮事務長黃蔓鈴願意和更資深空服員站出來罷工,是為了爭取更好的工作環境。楊竣傑攝
長榮事務長黃蔓鈴願意和更資深空服員站出來罷工,是為了爭取更好的工作環境。楊竣傑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