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罷工/分析】威權逼「勞」反 千禧世代爭公平正義

出版時間:2019/06/26 18:44

今年滿30歲生日的長榮航空,本該慶祝企業滿入新的里程碑,換來的卻是經營的最大危機:空服員罷工。這場持久戰,像是「直球對決」般提醒以日式、家長式管理風格的長榮,該透過這場罷工,正視新世代面對工作,追求的是「尊重」與「意義」,而非「威權式」管理可面對。
 
長榮空服員本月20日發動罷工,當天晚上,長榮航空首席副總何慶生在南崁運航大樓外嗆工會「專制怎麼樣」、「妳給自己留點退路」;24日長榮航空股東會後,長榮總經理孫嘉明表示:「如果自己不適合,就不要來應徵,不要指責公司騙人,自己都是大學畢業以上的學生,書讀到哪裡去?」
 
長榮高階主管的話語,顯示長榮仍未體認到,這次的罷工不僅是勞資對立,更是「世代對立」,新世代對企業的期待,已不僅止於金錢,更多得是追求公平與正義,更希望有著良好社會形象的企業,也能同等對待自己的員工。
 
長榮航空於罷工事件前,才又獲得有「航空界奧斯卡」之稱的Skytrax公布的2019全球10大航空第6名,《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長期調查的「新世代最嚮往企業」,自2014年起都名列前5名,與台積電、Google台灣、誠品等知名企業並列,長期招聘應屆畢業生的長榮,自然成為許多新鮮人嚮往加入的公司,對企業的想像,必然正面。
 
但此次罷工行動,明顯可看出無論20多年年資的「老鳥」空服員,或甫入行1、2年的「菜鳥」,都加入罷工,她們異口同聲說,了解工作辛苦之處,卻不能認同長榮長期以約談、威權方式的管理法,更不是孫嘉明口中「不適應」的問題。
 
在社群媒體、自媒體興起的資訊透明時代,空服員更有諸多管道了解並比較各國航空公司對待員工的方式,若新鮮人所嚮往的企業文化,與入行後感受甚大,自然希望爭取權益,此時若再以「公司說了算」方式回應,顯無助勞資對話。
 
近年商業媒體常將2個英文單字「Millennial」(千禧)與「Meaning」(意義)並列,反映千禧世代重視意義,尤其是公平與正義,他們希望世界更好,因此會積極採取行動,發揮影響力,若企業無法聽進他們的聲音,也不怕衝撞制度,爭取對自己與後輩更好的環境。
 
長榮航空仰賴日式的「細緻文化」,讓旅客賓至如歸,獲得國人及外國旅客一致讚揚,更是長榮繼續維持競爭力的關鍵,但新世代不再視一份工作「做到退休」為職涯目標,為公司賣命的日式企業文化,必須透過此次罷工,有效調整與對話,才不會又出現「專制怎麼樣」的話語,傷害勞資關係。
 
罷工尚未結束,無論結果為何,未來在街頭上的空服員「回家」服勤,長榮航空若仍以「上對下」的姿態迎接他們,不真心理解空服員對工作價值的想法,恐怕無助穩定企業發展。若可將罷工看待一場「世代對話」,勞資成為「肩並肩打拚」的夥伴,才能成為新鮮人眼中名符其實「嚮往」的企業。(楊竣傑/台北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