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棋楠:航空業罷工,工會內部民主在哪

出版時間:2019/06/27 00:06

謝棋楠/文化大學勞工系教授

產業民主的建立,真的會是我國和諧勞資關係體制的基石,各方力量一定要匯集協助形成,但絕不能口喊民主法治的,卻手段行為不當,那絕對反民主法治,更傷勞資和諧(INDUSTRIAL PEACE)。

分析三次航空業罷工,個別會員勞工在產業民主參與決定,以及須被工會公平代表的這一環,嚴重被傷害,許多不一定想參與罷工之消極團結勞工,或雖為積極團結者,但無法參與罷工實質內容決策之會員,形同變成被綁架,既沒有被適當訓練告知罷工之個人風險,罷工行動決策權也部分被剝奪,其與實務上罷工投票事由,工會僅簡單兩分化為同意罷工與不同意罷工,兩個選項進行投票有關。

因而,罷工行動各種實質內容之決策,簡直空白授權給少數工會當權派與其顧問。會員勞工,是須參與罷工者,其卻無法與聞各項決定。外部顧問參與決策的權力都比各個會員還大,顯然不合理。落實產業民主,至少應該注意以下兩點:

一、會員應參與罷工之罷工原因議題、罷工期間與集體行動方式之決議。解釋上,《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4條規定:「工會非經會員以直接、無記名投票且經全體過半數同意,不得宣告罷工及設置糾察線。」會員罷工決議權不應該僅被限縮在同意罷工與不同意罷工。

罷工當然不會只有要與不要的同意問題,會員當然必須明確被告知,團體協商破局之各個爭議點,為何不接受國家調解的調解方案,進行罷工可能損害之利益關係人,參與罷工起始期間,可能工資福利損失,集體罷工具體行動方案為何。這些都應該讓可能參與罷工者,知悉並進行投票同意才對。

像此次罷工,我想會員根本不知道勞工董事這一事項,勞資雙方團體,從沒有團體協商過,當然沒有爭議,而被人列入勞資爭議調解,所謂的公司治理一事,既沒有經過團體協商,也沒有在勞資爭議調解過,竟然罷工投票時,在媒體廣泛散布,實屬不當影響會員投票行為。對不同意罷工意向之會員,實屬工會不公平代表行為。
罷工前,甚至應如美國工會,向會員進行罷工訓練。畢竟,罷工是為產業民主與勞資和諧,並不是為罷工戰爭之輸贏,不能把問題搞錯。工會內部就罷工實質內容,經此會員民主自治投票過程,告知訓練過程,資方與上下游有關各界企業,必然因而知悉,而可做準備,不可再耍賴推說是突襲。

會員(人民)才有權決定是否開戰,與開戰的戰場、戰事期間,與戰爭手段等各個細節,因為只有他們要承擔各種後果,並不是少數幾位當權派在承擔。目前,實務上之罷工投票做法,僅只是簡便走程序,其嚴重違反該條立法之產業民主精神。政府應在「勞資爭議處理法施行細則」修法增列罷工投票之前述必要決議之事項的事由,保障會員權益,並不需要再立新法。

二、航空業有無立罷工預告期無濟於事。罷工的成因,是產生於複雜之政治、經濟、社會之綜合因素所衍生。是屬各方角力,而並不是僅僅為單純工會會員拒絕履行勞務。我國工會力量仍弱,前兩次華航罷工,受政治力制約甚深,要不是華航因為蔡英文總統之中間稍微偏左之仁慈立場,使華航被制約而無法施展資方各種爭議行為,以我國現在對資方之爭議行為手段、目的、程序,爭議行為程度、爭議行為期間,皆無限制之條件,因而勞資爭議體制上是嚴重向資方傾斜的情況下,華航會無經濟武器與工會對抗,一下子就妥協,任人皆不相信。
其實不須再定預告期,增加勞方負擔。如果會員勞工充分被告知且參與決議,而仍堅定團結進行罷工,有無預告期,應該不會改變情況。

然而,資方還是會說應變不及,其上下游與消費者及其他相關利害關係人,仍會被綁架出來反罷工。因為那本身是資方爭議行為之一環。資方還是不會準備好罷工應變計畫與準備好適足替代勞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