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吳洛纓專欄:小宇宙

出版時間:2019/06/29 00:11

吳洛纓/ 資深編劇

每當編劇開始構想一個原創劇本,一個小宇宙就開始成形。角色人物得在裡面存活一段時間,展開他們的人生,發生令人難忘的故事。就像金庸的武俠世界,或漫威DC裡的超級英雄,每個小宇宙都是獨特的存在,裡面有自訂的遊戲規則,當然也有專屬的正義公平。同樣是「特異功能」,X戰警不能去華山論劍搶武林盟主,俏黃蓉也無法跟黑寡婦較量,因此各自相安無事。

對觀眾而言,戲劇裡的小宇宙往往是現實生活中的安慰劑,從漫畫到電影的英雄角色,讓人暫時忘卻月底的信用卡帳單或該不該分手的決定,看他們肆無忌憚地打殺並不會影響你對建核四的看法,卻可以脫離生而為人的焦慮兩個小時。即將結束21世紀第二個十年的地球,與星戰宇宙的連結,只存在於2012年迪士尼花四十億美金買下盧卡斯影業後,推出大量的星戰正傳外傳前傳,在資本市場裡大賺特賺。

除開科幻系列,更多的小宇宙依附著不怎麼美好的人生,流行十多年的偶像劇就是最好的例子。男主角不用工作就是高富帥,女主角多半在社經地位居於弱勢但奮發向上(當然是從瓊瑤宇宙來的),階級差異帶來的衝突來去一番,最後各有所愛歡喜收場,讓這個宇宙始終維持粉紅泡泡般的夢幻。又如在地狹人稠的香港,故事經常出現市井小民的心願:一、港劇中的豪門爭奪,讓一般人在想望未遂後,樂意接受日常的安樂茶飯。二、大量的角色故事裡出現警察或律師,讓一般人相信這個殖民地社會能用法治維持著正義公平,當然黑幫故事也自有規矩。

不管是歷史宮鬥劇,或者科幻、夢幻、奇幻、玄幻,這些形形色色的宇宙都能讓人安心沉浸其中,不用擔心給明天的日子添麻煩。但像《我們與惡的距離》或《麻醉風暴》,能在短時間內可以成為話題焦點,期待大眾能直視社會的缺損、人性的不堪,並因此化成行動作出改變,才是戲劇宇宙和真實人生高度疊合後必然的考驗。台灣的觀眾能承受多少類似的題材,更值得觀察。

編劇在建構小宇宙的過程經常是苦樂參半,一方面需要大量的思索細節,當某個區塊「工事」完成,又會有虛幻的滿足感,宛如創世紀。貪心的編劇喜歡在筆下不同的宇宙留下線索,等待有人會意外發現(解讀)編劇的簽名式,例如吳宇森的鴿子或希區考克在自己電影裡的驚鴻一瞥。其實編劇的心中只容得下一個世界,即生即滅,進駐的角色都有離開的場次,在那個宇宙裡沒有歸人,盡是過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吳洛纓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