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果子離專欄:電影院的噪音

出版時間:2019/06/29 00:12

果子離/作家

電影院要賺到我的錢並不容易,我不喜歡進電影院看電影。多少有點宅人心態,但不是癥結所在,而是在密閉黑暗空間裡與一群人觀影,干擾太多。可能是我的個人問題吧,易為外界干擾所分神,無法完全投入劇情。

最大的干擾來自於雜音,而製造雜音的首惡,莫過於裝有食物的塑膠袋與紙袋。窸窸窣窣,聲音不大,但在那樣的空間,發出的一點點音響,彷彿擴音般鑽入耳膜。如果片子的場面盛大,熱鬧喧囂,音響環繞聲歷身,足以蓋過窸窣雜音,怕的是電影場景安安靜靜,當整個人融入劇情,沉浸在哀傷氣氛中,凝心於懸疑氣壓裡,或者鬱抑在低迷氣息時,陶醉於抒情氣韻之際,突然有人張牙舞爪,或打開塑膠袋,或手伸進去掏出食物摩擦到袋子,發出的窸窣聲音,即使細微,聽在耳裡,其震撼直如虎嘯雷鳴,刺耳錐心,教人難耐。

更何況有些釋出的味道真可怕,構成聲音與味道的雙重折磨。不過香與臭是很個人的,很多人迷戀奶油味濃濃撲鼻的爆米花,我卻超怕,此物與炸雞令我掩鼻。

儘管電影院對消費者攜入的食物有限制,包括味道嗆辣、濃郁,如炸雞、薯條、漢堡、披薩、滷味、臭豆腐、鹽酥雞等,高溫熱燙如泡麵、關東煮等,但奶油爆米花不在其中,可見純屬個人好惡。

常私心期盼,電影院禁止飲食,就像在國家劇院看戲一樣,但心知肚明這是不可能的。有此一書《大銀幕後:好萊塢錢權祕辛》,其中一章〈爆米花經濟〉明白道出關鍵:戲院最大的利潤,並不是電影票或廣告,而是零食和點心,其中爆米花獲利最高,每賣出一塊錢的利潤超過90%。因為小小一堆玉米粒,就可以爆出一大堆玉米花,比例高達1:60。

據說,20世紀初,美國的電影院經營,走的是歌劇院式的上流路線,且因為放映的默片須配字幕,觀眾以知識分子為主,使得在全美各地,如球場、馬戲團等,大受歡迎的爆米花,被各電影院拒於門外。直到經濟大蕭條時期,業者為了自救,賣起爆米花來,觀眾有吃有看,電影成為大眾娛樂。門戶既已洞開,飲料與零嘴長驅直入,形成今日的觀影模式。視聽與吃喝結合,乃大勢所驅,不可能走回頭路了。

除了袋子,手機來電答鈴、LINE叮咚通知、講手機、聊天,都是電影院常聽到的躁音。此外,食物氣味、視線被遮擋、後面的人踢椅子,都令我困擾,只怪自己定力不夠,修為不足,只好避遠,寧可在家看DVD。

紛擾既多,有時電影劇情忘了,銀幕下的觀眾反應還存留腦海。印象最深的,一是《林北小舞》,不知哪來一群中學生,把戲院當速食店,聊起天來,嘰嘰喳喳,其樂融融。另如《色戒》,梁朝偉、湯唯那幾場戲,隨著梁朝偉進出,隔鄰婦人跟著發出唉呀聲,這是我遇過最入戲的觀眾。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果子離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