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與牛的對話:老師在課堂上播放反同影片,小心構成性騷擾

出版時間:2019/06/29 09:30

簡松柏/台南高分院公設辯護人
 
雞大哥:「新聞報導:一名高職應屆畢業生向《蘋果新聞網》爆料,許姓公民老師在......『法律與生活』時,播放反同影片,認為公投是落實公民四權中的創制跟複決,是高於《憲法》的......。」
牛小弟:「這位許老師的回應?」
雞大哥:「新聞報導說:『在播放反同影片時,前面引言有講述五權憲法的架構,以及公投是人民執行創制、複決的權利,主要是讓學生透過時事認識法律,客觀思考正反意見的差異。』」
牛小弟:「這位許老師在上課的時候,播放『反同影片』的行為,有可能牴觸《性別平等教育法》,他必須要小心。另外,從我國目前的憲政制度(憲法規定),他認為落實公民四權中的創制、複決的『公投』(依據現行《公民投票法》所進行的公投)的位階高於《憲法》,這顯然是一個嚴重的誤解;如果這樣的『誤解』其實不是誤解,是出於反同而故意為之,那就很糟糕了。」

雞大哥:「反對同性婚姻而在課堂上播放『反同影片』,這樣的行為會牴觸《性別平等教育法》?」
牛小弟:「是的,極可能已經牴觸《性別平等教育法》。《性別平等教育法》第十九條第一項規定:『教師使用教材及從事教育活動時,應具備性別平等意識,破除性別刻板印象,避免性別偏見及性別歧視。』並且,立法理由說:『教師除必須時時從事性別意識之自我檢視之外,更須具備活用教材教法之能力,以有效之教學法克服教材中仍未達完善之部分。教師或可採先讓學生產生認知衝突,輔以合作反省及批判思考之教學法,協助學生認知自身之性別意識,培養性別平等之觀念及實踐能力......。』
從這樣的規定與規範目的來看,這位許老師在上課的時候播放『反同影片』、搭配一些言語來指摘『同志族群』......這樣的教學內容是不是與《性別平等教育法》的要求,背道而馳?這種背道而馳的教學內容,絕不會因為開頭掛上『五權憲法的架構,以及公投是人民執行創制、複決的權力』這堂而皇之的理由,就可以正當化。」
雞大哥:「背道而馳就背道而馳,又不會怎樣,這有甚麼好小心的?」
牛小弟:「如果有人提出控告(檢舉、申訴),這位許老師可能必須接受是否構成『性騷擾』的調查。你說會不會怎樣?要不要小心?」
雞大哥:「性騷擾?這樣的教學內容怎麼會是『性騷擾』?」
牛小弟:「一般人的觀念,這應該是『性別歧視』的問題,但依據《性別平等教育法》的規定,『性別歧視』也是『性騷擾』的一種。第二條第四款所規定的:『性騷擾:指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未達性侵害之程度者:(一)以明示或暗示之方式,從事不受歡迎且具有性意味或性別歧視之言詞或行為,致影響他人之人格尊嚴、學習、或工作之機會或表現者。』(立法理由:『......性別歧視係指基於性別、性別特質、性取向所為而含有歧視之行為......。』)」
雞大哥:「然後呢?」
牛小弟:「如果成立『性騷擾』,就必須依照同法第二十五條第一項:『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經學校或主管機關調查屬實後,應依相關法律或法規規定自行或將行為人移送其他權責機關,予以申誡、記過、解聘、停聘、不續聘、免職、終止契約關係、終止運用關係或其他適當之懲處。』第二項:『學校、主管機關或其他權責機關為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之懲處時,應命行為人接受心理輔導之處置,並得命其為下列一款或數款之處置:一、經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之同意,向被害人道歉。二、接受八小時之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三、其他符合教育目的之措施。』第四項『校園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情節輕微者,學校、主管機關或其他權責機關得僅依第二項規定為必要之處置。』等規定來辦理......依其情節,伴隨而來的,可能是申誡、記過,或解聘、停聘、不續聘、免職、終止契約關係等嚴重法律效果。」

雞大哥:「接下來的另一問題,創制、複決的『公投』(依據現行《公民投票法》所進行的公投),位階高於《憲法》的說法,怎會是錯的?
牛小弟:「在我國所謂的五權憲法體制,『法律』是哪個機關制定的?」
雞大哥:「那還用說,是立法院。」
牛小弟:「立法院所制定的『法律』有沒有可能發生牴觸《憲法》的情形?」
雞大哥:「有可能,而且其實不少。」
牛小弟:「法律有沒有牴觸《憲法》,誰說了算?」
雞大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將來的憲法法庭)說了算。《憲法》第一七一條規定:『法律與憲法牴觸者無效。』『法律與憲法有無牴觸發生疑義時,由司法院解釋之。』又司法院這個《憲法》所定的『釋憲』職權,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五條第四項規定,是由司法院大法官來行使......《憲法》明明白白賦與司法院大法官議決法律是否牴觸憲法、是否無效的權限。換言之,大法官釋憲的結果,位階高於『立法』,這是憲政制度的設計......其實,行憲以來就是這樣的憲政運作。 」
牛小弟:「是的......從這裡來思想,立法院依據『公投』結果來制定的『法律』,就憲政制度而言,最終仍然必須限制在大法官的釋憲結果之內......於是就形成『大法官釋憲位階高於公投』的現象。」
雞大哥:「所以,從憲政制度法律面來看,許姓老師說『公投是落實公民四權中的創制跟複決,是高於憲法的』這樣的說法,其實是錯的。」
牛小弟:「許姓老師是公民課程的老師,竟然會有這樣明顯錯誤的法律觀念,實在不可思議。」

雞大哥:「有沒有例外?」
牛小弟:「若不考量『人權』的內涵,純就法律的規定來說,『公投』的對象如果是《憲法》條文的本身,在法律上就有可能出現『公投』高於現行《憲法》條文規定的結果......但這在我國現行憲政體制裡,不會發生。」
雞大哥:「為甚麼?」
牛小弟:「關於《憲法》的創制、複決,依據《中華民國憲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四款:『國民大會修改憲法』『國民大會複決立法院所提之憲法修正案』規定,原本就不是人民可以直接行使的。」
雞大哥:「現在又沒有國民大會,《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一條第二項規定:『憲法第二十五條至第三十四條及第一百三十五條之規定,停止適用。』」
牛小弟:「對。但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一條第一項『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於立法院提出憲法修正案、領土變更案,經公告半年,應於三個月內投票複決,不適用憲法第四條、第一百七十四條之規定。』規定,就《憲法》本身而言,人民依舊沒有『創制』權(沒有『憲法創制』公投),只有『複決』立法院所提出憲法修正案的權力(只有『憲法複決』公投)。」
雞大哥:「這也就是說,依照我國目前的憲政制度,要禁止立法院制定同性婚姻、否決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廢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的唯一可能,就只能是由立法院提出禁止同性婚姻的憲法修正案,然後進行『複決』公投......。」
牛小弟:「是,這是唯一的可能途徑。但這唯一的可能途徑其實也幾乎是『不可能』,因為,《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二條的門檻規定非常高:『憲法之修改,須經立法院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之提議,四分之三之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之決議,提出憲法修正案,並於公告半年後,經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過選舉人總額之半數,即通過之,不適用憲法第一百七十四條之規定。』換言之,不是法律程序上的不可能,是事實上不可能完成這樣的憲法修訂。」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