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企業的觀點看長榮罷工

出版時間:2019/07/03 11:31

黃敏仁/中正大學企管博士生、智慧機械專業經理人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因為原先提出的八點訴求,未獲長榮航空同意。自6月20日發動長榮航空空服員開始罷工。雖然在6月29日經投票決應停止罷工,但因團體協約卡關,罷工狀態至今(7月3日)仍持續,長榮7月底前恢復航班營運的計畫恐怕只能延後。
 
根據媒體報導,長榮的聲明指出,長榮至今已取消超過兩千航班,損失近十八億元,影響數十萬旅客行程。而罷工的長榮空服員對於未獲外界支持,則頗感無奈與失望。也有部分聲音認為這次媒體和政府受財團影響,才呈現一面倒的情況,是否果真如此呢?
 
原八點訴求的本質,經媒體整理,在於提高工資和津貼、改善疲勞航班、勞工參與公司決策、保障本國籍員工和工會會務公假。簡單來說,和一般大眾的利益並無直接的關係。至於改善疲勞航班,並非牽涉飛安的機師疲勞航班,只讓人聯想到空服員”你累了嗎 ?”。所以其訴求的本質被外界質疑為自私自利。
 
工會提出協商的時機,讓外界認為有利用暑假旺季作為籌碼,感覺一開始的協商草草結束,隨即進入罷工的狀態。此舉讓許多高高興興準備暑假出遊的家庭和小朋友淋上了一大盆冷水,更讓已經因為旺季而忙碌的旅行業者和其眾多從業人員,徒增工作量(處理轉機和重新安排行程),並陷入負擔損失的情況。長榮空服員的罷工,將非自願涉入的旅客,考慮為談判的籌碼,不考慮旅客的重要行程,或將旅客暑假的歡樂氣息幾乎給澆熄了,造成了將訴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和不便的不利印象。
 
企業大部分的利益關係人(Stakeholders),包含股東、員工、投資人,甚至貸款的銀行(團)和其供應商等等,都不會樂見因為任何原因(包括罷工)而造成的平白損失。長榮航空的眾多供應商、旅行社和其家屬,都可能成為沉默的受害者。而讓利益關係人難以接受的是,發動罷工所要爭取的福利,可能還遠遠低於罷工所造成的損失。
 
空服員的待遇,相對於大多數中小企業的一般員工而言,已屬於收入較高的一群人。而空服員仍不滿待遇的訴求下,許多中小企業主也會陷入擔心的狀態,因為罷工的訴求如果通過,也恐怕引起漣漪效應,激化企業員工增取額外福利的動機。而且,企業因為罷工或停工可能讓競爭者趁機而入,尤其在經濟環境詭譎多變的情況下,市場和客戶可能再也無法挽回,企業面臨的損失將難以估算。
 
「禁搭便車條款」,指企業如接受訴求,沒有參加罷工的成員不能享受其他人罷工所換來的成果,藉此凝聚團結,保障工會會員權利。但以企業主和其他利益關係人來看,沒有參加罷工而辛苦堅守岡位,維持公司營運的員工,可能才是更想要照顧好的一群,因為這些人在公司面臨人員調度困難的時候,展現了堅守岡位且任勞任怨的忠誠度。而企業的薪資和福利規劃,如果是有吵的人才有糖吃,恐怕也非全體員工之福。
 
至於希望”18名報到後再提出罷飛”能沒事,和”不秋後算帳”的要求,經過昨天(7月2日)的協商,已有初步兩點共識,希望能盡早落幕。至於”報到後卻等到宣布罷工的時間再罷飛”一事,以業界的觀點來看,恐怕關注較多的是其工作態度和是否是故意造成長榮飛航調度的問題,而非其罷工的權利。
 
以個人經營企業近三十年的經驗,許多重要決策一定要先考慮可以負擔的最大損失,將它設為臨界點(或稱為停損點),也要預設其前置且足夠的緩衝區,以免煞車過急,導致事件超出控制能力範圍。而面子問題,通常只有自己最在意,則是解決問題時,最不納入考慮的因素。
 
商業談判或協商能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就是以雙贏(資方、勞方)或三贏(加上消費者)為出發點。罷工已造成長榮損失近十八億元,而還不一定能利己(空服員),不論最終結果如何,各方都已談不上”贏”,只能”盡量輸少一點”。罷工的一方,先前承認”錯估形勢 “,而長榮也已損失不貲,雙方各背負許多期待和壓力。
 
藉此機會呼籲罷工事件的所有利益關係人 : 喜愛長榮航空的眾多消費者,和筆者一樣都還是在未來預訂了長榮的航班,正期待您們能早日握手言和。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