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之專欄:想起陳獨秀的最後見解

出版時間:2019/07/04 00:01

杭之/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1949年,中國大地烽火連天,4月,共軍即將渡江。那個月中旬的一個夜裡,胡適在橫渡太平洋的船上,寫了一篇長序,說他最近才得讀陳獨秀的朋友們印行的《陳獨秀的最後論文和書信》小冊,覺得他的最後思想  ── 特別是他對於民主自由的見解,是他「沉思熟慮了六七年」的結論,很值得大家仔細想想。

胡適這裡說的小冊,後來以《陳獨秀最後對于民主政治的見解》,由「自由中國社」在港台發行。這大約2萬字的內容,由4篇文章,6 封給友人的信編成,都是他去世前2年內寫的。不只老友胡適認為這些見解值得大家仔細想想;連托派要角王凡西也說,整個托派沒有一人會完全同意陳的「最後意見」,「但我們不能不承認,陳獨秀的意見不管正確與謬誤,總觸及了我們時代思想的幾個中心問題。」

這些中心問題大多環繞中國革命、中國的出路等問題,是中國近現代史的重大問題。今年是五四運動100周年,五四與這問題密切相關。而中國共產黨成立的動力,是以五四新文化運動旗手陳獨秀為中心的激進知識份子為主。其後,共產黨建黨,陳獨秀草擬《黨綱》,被推為中央局書記。8年後,陳獨秀因所謂「托派問題」被開除黨籍。在開除他的決議中這樣宣示:「布爾塞維克黨能夠執行無產階級的革命任務,完成歷史的使命,就是因為他的寶貴的武器 ── 一致的精神與鐵的紀律。……黨的鞏固是建築在黨的統一的意志的基礎上。」陳獨秀最後反對的就是這個。

這個永遠的反對派最後貧病交迫在川東偏鄉江津去世。他在這最後的見解中,強調所謂「無產階級民主」不是一個空洞名詞,其具體內容也和資產階級民主同樣要求一切公民都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罷工之自由。特別重要的是反對黨派之自由。他很感慨的指出,俄國10月革命以後「輕率的把民主制和資產階級統治一同推翻,以獨裁代替了民主」,是歷史上最可惜的一件大不幸。他「沉思熟慮了六七年」後,相信問題不該像托派把蘇聯的一切罪惡都歸咎於史大林一人,蘇聯的獨裁政制才是一切黑暗與罪惡的原因。

陳獨秀寫道:「史大林的一切罪惡,乃是無產階級獨裁制之邏輯的發達。試問史大林一切的罪惡,那一樣不是憑借著蘇聯自(1917年)10月以來秘密的政治警察大權,黨外無黨,黨內無派,不容許思想出版罷工選舉之自由,這一大串反民主的獨裁制而發生的呢?」

這是 79 年前一位貧病交迫、創建中國共產黨的垂暮老人去世前 2 年的「最後見解」,他從五四時反對封建專制主義,歷經苦難,昇華到晚年的反對「無產階級專政」。
現實中,布爾塞維克黨、「無產階級專政」好像已經消逝了,但那幽靈不還在天空中徘徊著嗎?陳獨秀最後對「專制」與「民主」的思考,確實還是我們時代思想的中心問題。這一陣子以來,上百萬港人幾度走上街頭抗爭,他們的訴求,不就是這個五四以來「專制」與「民主」纏鬥的延續嗎?

再聽一次這血淚浸泡出來的「最後意見」:「民主是自從古代希臘羅馬以至今天明天後天,每個時代被壓迫的大眾反抗少數特權階層的旗幟,……並非僅僅是過了時的一定時代中資產階級統治形式……。」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杭之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