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不真實的「事實」

出版時間:2019/07/04 00:02

王丹/「對話中國」智庫所長

香港爆發持續性的大規模政治抗議運動之後,7月2日的《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該報記者Li Yuan的評論文章,題目是《為什麼許多中國人反對香港的抗議活動?》。顧名思義,這篇文章報導的內容,就是面對香港人的抗爭,很多中國人,包括那些有渠道知道真相的人,抱持的態度是負面的,甚至是反對的。由此,作者得出結論:「長期以來,中國共產黨一直在推動中國人民從經濟利益的角度看世界,對香港抗議活動的懷疑態度表明,這種看世界的方式已經深入人心。」

作為《紐約時報》的記者,對於中國問題得出這麼膚淺的結論,實在令我非常驚訝。在我看來,這篇文章的標題《為什麼許多中國人反對香港的抗議活動?》本身,就存在著很大的問題,而這樣的問題,會誤導外界對中國現狀的認識,因此不能不提出來進行商榷。 

首先,「許多中國人反對香港的抗議活動」這個結論的得出,從方法論的角度出發,就不是那麼的嚴謹。根據作者文章中的描述,她僅僅是從自己的周圍朋友和一些微信群組中文章的分享程度得出的這樣的印象;換句話說,作者的結論其實是建立在個人經驗的基礎上,而不是嚴謹的統計結果的基礎上。

我們知道,每個人的經驗都有所不同,每個人所處的同溫層也不一樣,這樣根據自己的小範圍採訪得出的感受,是否足以作為對於中國這樣一個複雜的社會的宏觀性的判斷──「中共推動的看世界的方式已經深入人心」──的基礎,其實是令人懷疑的。 

我可以僅僅舉出一個例子作為反駁:如果中國精英階層真的全盤接受了中共推動的看世界的方式,即從經濟利益的角度看世界,那麼就無法解釋為什麼那麼多中產階級紛紛把自己的資產和家人轉移到國外的問題,因為這些資產投資在中國國內,顯然會比轉移到海外可以獲得更多的經濟收益。中產階級的大逃亡,很多都是因為沒有安全感,或者是為了子女的前途,或者是為了更好的生活品質,這些,其實都不是經濟利益的考量。所以,中產階級集體大逃亡本身,就證明了他們並沒有被中共引導的看世界的方式成功洗腦。 

其次,其實我完全相信作者在文中的觀察的現象,那就是說,很多中國人對於今天香港發生的抗爭是反對的。我認為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但是,作為《紐約時報》的記者,我們期待的,絕對不是簡單地呈現表面現象,而是希望能夠深度呈現表面現象背後的複雜背景。但這篇標題聳動的文章放棄了深入分析的職責。例如,雖然我承認知道香港發生了什麼事的人,很多是不理解甚至是反對的,他們可能正如作者採訪的一些對象認為的那樣,覺得香港人是在做無意義的事情。

但是問題是,在信息封鎖的今天的中國,僅僅是知道香港正在發生大規模抗爭的人到底有多少,這本身就是值得分析的,更不用說,就是那些知道香港在抗爭的人,他們掌握的信息的準確度也令人非常懷疑。如果大部分中國人,根本連香港在發生什麼都不知道,那麼,做出一個結論說「大部分中國人反對香港的抗爭」,未免過於草率。更何況,在政治議題極為敏感的中國,善於自保的中國人早就學會了模仿官方的意識形態的安全措施,他們的立場表述是否真實,也是非常值得探討的。而這些,作者都沒有深入去探討,這是非常令人失望的。 

有些事實,看上去確實是事實,但是這樣的事實,並不一定真實。對於中國來說,情況尤其如此。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王丹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