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警心聲:別讓比例原則殺死下一個學弟

出版時間:2019/07/06 00:07

蘇利文/現職員警

一個英勇的鐵警,年輕的生命,為保護公共運輸大眾的安全,不顧自己深中一刀,挺著傷口,全力將犯嫌壓制於牆邊,而就在他用盡全力壓制的同時,血液因為身體持續地用力,而噴濺、而澆灑、而氣血用盡,再度燃起許多警察同仁的憤慨與千萬的不捨、回想從警初衷,誰不是認為自己可以,誰不是信誓旦旦「我能夠」,誰不是勇於舉手回應教官?但為何正式投入警職後,學長句句的「母湯喔」、「會被處罰喔」、「會被送法院喔」,因為警察有太多的顧忌,不是正式課程可以教你!

從冷靜、理性、親歷者的角度來看警察在社會上的極端地位,從畢業前的期之如聖賢、下單位的用之如牛馬,遇刁民的視之如奴才、上法院的棄之如敝屣。就是當前社會現況下的警察角色,尤其是電擊槍(Taser,俗稱泰瑟槍)的採用,警政署討論過太多次,顧忌最多的還是當前的司法制度,在警察用槍屢屢遭質疑違反比例原則,以及裝有心臟支架的民眾越來越多的情況下,採購電擊槍始終有很大的疑慮。

但在我耳中盤旋的是一個曾經開槍被起訴,退休門檻一到立即斷然離職的基層學長曾說過的:「『比例原則』在犯嫌選擇對抗警方的剎那就已經決定,我們要如何在犯嫌不擇手段無情攻擊時,去細思如何不傷及致命之部位?」面對不知是否持有武器的犯嫌拼搏當下,就像不得已連開多槍擊斃不肯停止攻擊警察的外勞,遭質疑開太多槍不符比例原則而受起訴的員警向法官陳述:「庭上,我們(警察)不是每一次出勤都可以安全下莊的」。

民眾需要警察時,希望警察能立即到現場,但在警力不足情況下,近年警察勤務多已取消「待命」,改以要求「線上待命」,也就是先處理日常行政工作與勤務,遇到呼叫時立即放下手邊工作衝現場,以兼顧警力不足,仍能追求迅速抵達犯罪現場「Time of Arrival」(TOA)的社會期待。

親愛的學弟,放下例行工作,立即介入現場排除威脅,發現自己中刀仍然全力壓制犯嫌的危害與攻擊,但是專業單位難有群呼的後援,此時,若能有第三者接手他的壓制工作,或許他不至於氣血放盡,眼見他帶著蒼白的臉被抬上擔架,看了令人好想緊緊抱著他……。

警察加班費不足、辦公費不足、電費不足都沒關係,但這社會安全網,如何能織補這個警力不足的「線上待命」,這待命到底待誰的命?除了人力組織問題外,近年司法面對辱罵與攻擊警察的許多判決,已經嚴重到了具體影響警察執勤與士氣的地步,尤其是攻擊警察與無差別殺人案的制止,絕非得以事後的比例原則可以衡量。

是的,我們應該立即配發警察電擊槍,至於對抗警察、抗拒逮捕遭到電擊的後果,是當事人自招,必須自己預見、自己負責!社會安全網必須從人力、物力、器材與司法上都加強編織,司法不應假設自己站在安全玻璃後方,以錄影帶倒帶式的審查法,經過2、3年的推敲與訴訟來評斷執法人員當下秒決的選擇。

當警察走在其他公職人員或列車長之前的時候,我們可以清楚看到,襲警代表著挑戰國家維護正義與安全的決心,絕對有別於一般妨害公務,司法應支持執法人員毫不猶豫的使用電擊槍,別再讓待命的學弟妹倒下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