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觀點:媒體第四權,容不下當被告的傳聲筒

出版時間:2019/07/06 10:05

侯永福/退休律師
 
《法治日報》社長黃越宏因打電話給幸福人壽案承審法官江俊彥 ,被《鏡周刊》報導影射有關說疑雲,後來台北地院調查結果認為不涉及關說,檢察官林達對台北地院的處理結果,表達不滿,加以抨擊,黃認為林以不實報導指其涉嫌關說,妨害名譽,告林請求賠償一百萬元。審判獨立的問題再度掀起波瀾。
 
黃越宏先生的大名,筆者已聽聞近30年,黃給筆者的印象,宛如司法界的深喉嚨,被他點名的法官或檢察官的惡形惡狀 ,在高雄司法界傳聞鑿鑿,予人揭弊者的形象。
 
根據媒體報導,受命法官江俊彥承認,黃越宏先生在「幸福人壽案」言詞辯論終結後、宣示判決前,打電話給承審受命法官江俊彥,詢問有關羈押送達及江法官被檢舉差勤等問題,欲請江法官與其到外面一見,被江法官拒絕。
 
上揭報導內容如果屬實,表面上看來,黃似無關說的明顯證據,此也是台北地院調查結果,但黃與承辦法官通電話一事,也經江俊彥證實。有一個問題讓筆者耿耿於懷,不能解惑的是,為什麼羈押的送達有問題,不是透過被告的律師依法提出救濟?難道被告的律師「無能」到需請記者幫忙嗎?羈押送達是否合法,一般是根據送達證書來判斷,而送達證書的回執應該在卷宗內,黃從何蛛跡判斷送達是否有問題?法官被檢舉差勤問題,黃如果關心,何以不向法院反應,反而要邀法官到外面講?從以上疑雲,筆者覺得黃越宏先生的行為,不無予外界有「被告的傳聲筒」的觀感。
 
更何況,果若羈押送達出問題,其結果送達不生效力,被告是要被釋放,被告律師會不知嗎?縱使法官會因這疏失被懲戒,也是覆水難收,再問何用!凡此種種,反而是黃越宏先生打電話給承辦法官說什麼,應該向社會大眾講清楚說明白。
 
審判中承審法官不得與被告接觸,這是建構審判獨立的一道堅不可破的防線。大法官被提名人楊惠欽,因房阿生跟承審法官宋明蒼私下會面一事,楊法官在職務法庭的輕判,被立委黃國昌電爆,不就是希望建立此道防護牆嗎?媒體記者的採訪,如果有被認為是被告的傳聲筒之觀感,適合嗎?要採訪法官不能等到判決出來嗎?是縱使黃越宏先生不涉及關說,角色不對,時間也不對。被告的律師應該不會無能到無用武之地,縱使黃先生得知送達問題,轉請被告律師處理,名正言順;不此之圖,瓜田李下,焉能無疑?
 
保障審判獨立,基本要求是,從分案開始,至判決出來,法官不受任何干擾,縱使採訪也應避嫌;案件審理中,被告唯一的代言人,只有律師。媒體人要當被告的傳聲筒,媒體的第四權應該容不下這個角色。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