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呂政達專欄:小天涯在弄曼

出版時間:2019/07/07 00:10

呂政達/自由作家

經歷一場摧心瀝肝的情傷,妳起初只想逃得遠遠,遠離一切的人事物,逃到天涯吧。當常樂法師找妳幫忙,妳搭上飛機,前往緬甸臘戍的弄曼農場,在雲南和緬甸之交,妳想,逃得夠遠了吧。

和台灣的生活定義相較,弄曼尚屬低開發,仍保持著原始生態,最樸素的林相。妳站在農場的原野和叢林前,猛猛的吸足一口氣,妳喜歡此處的綠色,滿眼滿懷撲來的綠,像綠不僅是生活的全部,也是信仰。

妳加入當地的少女,清晨到農場採摘檸檬香茅,扛在頭上,跟路過的所有人打招呼,果敢地區的孩子跟在妳後面,一起上自然的這一課。不會再有人跟妳談起昔日的失去,就照當地的僧人跟妳說的,「我們這裡的植物,都是放任有機的。」在陽光的照養下,萬物作焉,連妳也是,妳覺得自己就是一株檸檬香茅。

其實,就是來到一個如此樸素的地方,重新體會到生態的成長,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了,才知道對過去擁有的珍惜。

外地人進去以前,當地的住民並無計劃農作的概念。有一段時日,有人來收購玉米,他們就種玉米,但玉米是淺根,幾年後會傷害土地,進來的人開始教導有機農作,用不傷害土地的方式,維護這塊土地的永續生態。緬甸有品種很好的咖啡,卻無烘焙的技術,只把咖啡當作調味料,那種苦味接近原始,妳想起台北街頭到處都見得到的咖啡館,有時候妳拿本書就在咖啡香消磨一下午,卻直到在弄曼才見識到,也許,這才是咖啡最原始的風味,文明,總是給簡單的東西過多的包裝。

見識到檸檬香茅從草本提煉成精油的過程,對妳的心情具有療癒效用,妳看到全部的製作過程,從陽光充足的養分,少女扛在頭上時露出的笑容,清洗、提煉的過程,好了,就像那裝在小小玻璃瓶的精油就是精靈,正要用它所有的豐富告訴妳,放下妳的憂勞吧,放下妳已無謂的我執。

妳走在弄曼農場的作物間,岩蘭草和酸角樹都在對著妳笑。妳有時會想起遠在天涯那個曾經傷害妳的人,很奇怪的,妳竟然想祝他幸福,畢竟,你們曾經有過美好的日子。

妳回到台灣,帶回來弄曼農場的岩蘭盤香,點燃時,岩蘭安馴又野放的香氣就從鼻端鑽到意識田,佛家將識根說成是八識田 ,在幽隱的阿賴耶識間,飄散著岩蘭草香,是妳前生的記憶嗎?

回到最原始的心,最無所求的狀態,回到一切的開始之前,妳才要開始認識人間的情感。那是緬甸佛國的禮物,見一缽食物就歡喜讚嘆,妳笑著,想起耶和華見亞伯拉罕的妻子的笑而赦免世人的罪,像釋迦牟尼在靈山會拈花微笑的往事。

回到弄曼,就是,把自己弄慢一點,在小小的天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呂政達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