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哲聖:快送的人生 盲從的窮人?

出版時間:2019/07/12 00:07

趙哲聖/開南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暑假到來,滿街都可以看到揹著一個方形大背包的外送員,忙碌穿梭,爭取時效,賺取零碎時間下的工資。

拜行動通訊普及,年輕大學生或是以連網過活的科技網民,在兼職平台打散工的頻率大增,這波「零工經濟」,是苦命低薪世代的救贖解脫?還是另一種剝削工作的常態?我們該怎麼看這樣的潮流變化?

首先,隨著朝九晚五的傳統工作型態瓦解,近期從Uber Eats、有無快送、戶戶送等數位外送平台迅速發展,引發「吃喝流程」型態的革命,可以看出年輕人對職業觸角的改變;更多人「懶」得出門,手機滑一滑,飲料或食物就上門,餐飲業將運送成本加到此平台系統,杯飲成本融入此叫送體系,價格「回不去了」。

而以主計總處2018年發布人力運用調查報告,從事非典型工作者攀升至81.4萬人,年增1.05%,人數續創新高。隨著「全時工作」不再位居個人動機、社會整合和生涯規劃的核心位置,強調靈活、自由、科技,成為新世代「勞動雇用契約」的強力基因。

於是乎,這類非典型工作具備彈性與短期的特點,但也樣板典型,多以時間、地點、座標、訂單規範下的「接案經濟」之一環,「按件計酬」的設計,當天如果沒有工作,就沒錢拿,一次性的任務設計,卻沒有長期的合約關係,沒有一般勞工享有如保險、加班費、假期的權利。

因此,當一個即將踏入職場的年輕人,他若完全沒有受過統整的全職訓練與工作思維和倫理內化,馬上就跳入零工經濟的舞台,雖說拚命工作不是壞事,但這樣靠看似不同類型和靈活時間所累積的「斜槓資本」,會不會過於貧乏與片面?「打零工」可以是既存工作體制的一種靈活步調,但個個短暫/片面/複業的頭銜,難有要求薪資提高,同時隨著短期勞務結束之後的等待風險,對於自我未來工作全貌的願景,助益並不大。

這些零工體系,想的都是獲利。例如把全職工作拆解成專案或微工作,進行自動化或委外低廉案子,彈性獲利,卻壓縮勞工權益。所以,建議大學生在踏入未來工作體系時,可以從類似快送體系中,學取一些做事的經驗。但這類多樣斜槓光環的背後,要找出自己能夠發展的「工作地圖」,也就是從盲從勞動者轉為專注的「勞工」,從斜槓多面向的資源中找到自我,創造有穩定工作的權利和保障。

若只在乎手機媒合下的快意工作兼職,淪為消費社會裡的窮人。而短暫兼職工作,總要化為一輩子工作倫理或職業觀點的投資,否則,就會變成「有工作的窮人」,翻轉不了人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趙哲聖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