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們的司改大旗在哪裡?

出版時間:2019/07/12 10:08

莊勝榮/律師
 
歴任總統都說要改革司法,但至今,沒有一個改革了司法,統統被司法改革了。有句名言這麼說,革命是革別人的命容易成功,改革是革自己的命非常困難。除了這點外,司改不成功,最重要的原因是,總統要控制司法,包括院長及大法官,所以歴任司法院長率多聽命於總統,同時也欠缺實務經驗,失敗是必然的。
 
想挑戰2020總統大位的人,有哪個人舉起司改的大旗說,我改革司法最行?沒有。看看國民黨候選人的政見發表會,不是攻擊蔡英文獨裁,整肅軍公教農漁民,就是談兩岸、經濟、徵募兵、財稅、教育等,好像司改與總統無關。
 
司法院的民調有五成以上民眾不信任法官,還有法官複製別案判決內容的錯誤判決書現象,致遭彈劾。更要命的是,殺人犯判死刑42人迄今未執行,這些統統跟司改有關。哪個候選人提高嗓門談司改?
 
司法的水準就是法官、檢察官、律師及法學教授水平的總平均,如果現在是五十分,一下子要拉到七十分,談何容易。因此,短期改革司法根本是欺騙大衆,只有踏實改變,才能讓司法往前滾動進步。
 
司改是有機體,是綜合體,不是改革一個項目就會成功。以最高法院大法庭為例,要統一法律見解,也可以由立法院立法或修法解決。例如貪污案件的法定職權說或實質影響力說,可以透過修法解決岐異。由大法庭來解決法律見解爭議,突顯立法院的無能。或者更不客氣說,怕修法修得太嚴格,反而害了自己。與民眾有關的案例,例如無權占有他人土地,相當於租金的不當得利,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1730號判例稱,時效比照租金五年時效。這是很明顯錯誤的判例,應該是十五年時效,卻誤用了近60年,可以透過修法解決,避免長期爭辯不休。
 
解決民衆糾紛,不僅靠訴訟,法院的調解,鄉鎮區公所的調解,其他機關的調解,及仲裁人的仲裁,都是多元管道。但台灣的教育或宣傳不夠,萬里長城關關過,台灣制度摸不透。讓民眾了解法律常識,進而知法守法,減少紛爭,或利用多元機制,不是動輒訴訟上法院。這些難道跟總統無關嗎?總統們,你們看到司改的問題了嗎?你們的司改大旗在哪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