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佑宗:韓粉與台灣社會的信任危機

出版時間:2019/07/16 00:04

張佑宗/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兼系主任、台灣大學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毫無意外地,韓國瑜以極大差距擊敗郭台銘與朱立倫,若據此推論國民黨將贏得明年總統大選還言之過早。就像之前民進黨初選一樣,這是「初選民調」不是「選舉民調」,中間存在「人為操弄」痕跡,無法客觀代表蔡英文和韓國瑜在明年總統選舉中的實力。原本兩人呈現膠著的選情,在一個禮拜內韓國瑜能以17%的差距打敗郭台銘的因素很多,但多數人應該會同意,最關鍵的就是韓粉展現出來的動員能量。

沉浸在勝選歡樂之餘,我們必須提醒韓國瑜,未來幾個月如果持續放任韓粉使用相同動員模式,有可能腐蝕人與人之間的互信,導致台灣民主出現嚴重倒退。

這不是危言聳聽,今年《The Annual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這本社會科學重要期刊,出版以「兩極化政治:全球民主的威脅」(Polarizing Politics: A Global Threat to Democracy)為主題的特刊,兩位特約主編美國學者Jennifer McCoy和土耳其學者Murat Somer提出「有害的兩極化」(perniciously polarized)對民主政治三種有害結果:政治僵局、民主倒退或民主崩潰,特別值得我們參考與借鏡。

Jennifer McCoy和Murat Somer分析兩極化過程的特質是選民之間從原本的政治認同轉變為社會認同,這是具有敵意的兩個陣營:我們(us)要對抗他們(them)。各自陣營有不同社會關係網絡與價值、信仰體系,以及各自信任與效忠的團體及領導人,有時甚至感受到敵方陣營威脅到甚至要消滅自己的存在。更重要的,此時事實或道德真理失去重要性,每個人漸漸和自己陣營提供的訊息與道德立場一致。

此種看法,我們就可以合理解釋為什麼韓國瑜具有「金剛不壞之身」,不論批評他未遵守高雄市長做好做滿的承諾、龐大競選經費與支出、差強人意的施政表現、農舍違建爭議等,韓粉都有他們自己一套的解釋邏輯,這是一般外人所無法理解的(understanding)。

韓粉大部分來自國民黨潛在的(underlying)支持群眾,過去龐大的黨國體制瓦解後,這些人失去政黨組織庇護而被社會邊緣化。他們潛藏著對民進黨的不滿,擔心中華民國的滅亡、抱怨國民黨權貴菁英不及格的表現,以及他們的意見長期被國民黨高層忽視,這股零散各地的力量終於在去年年金改革爭議中爆發出來。社會隨時都存在各種衝突與不滿,能發展成兩極化的結構性因素在「定形式的裂痕」(formative rifts)。年金改革成為台灣社會最新一種「定形式的裂痕」,有取代國家認同分歧的可能性,郭台銘不斷強調他多麼愛中華民國,仍打動不了韓粉既定的心。

韓粉多少具有幾個重要特質。首先是「摩尼教式的論述」(Manichean discourse),簡單把人區分為「好人」(good)與「邪惡的人」(evil)這兩類,自己陣營屬於好的一方,敵對陣營屬於邪惡的一方。由於這是一種社會認同,使韓粉對群體內的成員持積極與正面的情緒,對群體外的成員持消極與負面的情緒。尤其在群體內身分地位越顯著者,對群體的忠誠度越強,對群體外的偏見和反感也越強。

在極端對立的環境中,持有溫和立場和觀點,主張跨越群體分界(cross-cutting)利益和身分的人越來越受到排斥,如此將減少了對立團體之間對話機會。在極端對立的社會中,聲稱要中立或中間立場幾乎是不可能的,每個人、團體或媒體都會被標記屬性。包括媒體在內的各機構,可能逐漸被兩個陣營主導所有話語權甚至所有權,如此削弱公共或政治論述裡應該存在的中間立場。如果依據此發展趨勢,在蔡英文和韓國瑜兩強高度對立下,勢必壓低柯文哲或郭台銘勝選的空間。

我們最擔心的是,未來如果兩極化的發展方向,當群內的凝聚力越強,群體間的衝突和敵意就會越大。由於群體間缺乏溝通及互動,很有可能造成一些刻板印象和成見,阻礙2020年總統選後社會和解的可能性。

韓粉不斷在製造反對韓國瑜的人(即反韓粉),隨著「韓粉」與「反韓粉」兩大集團的形成與對立,政治人物如果沒有拿出誠意加以處理,類似高雄鹽埕區「廣德家煎餅店」事件未來將此起彼落,台灣社會的信任基礎也隨之瓦解。

2014年我曾在《Journal of East Asian Studies》期刊中出版一篇論文,我運用社會心理學中的調查實驗(survey experiment)設計,測量台灣社會中不同國家認同者在社會信任上的差異。我發現不同的國家認同者,仍然願意給予和他不同國家認同者正面的人格評價與必要幫助。依據實驗結果,我推論台灣國家認同的衝突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嚴重,國家認同主要影響投票抉擇,但社會並沒有「定形式的裂痕」。但是,這樣樂觀的結論或許需要修正了,今年發生許多韓粉和非韓粉的社會衝突事件,過去台灣社會的互信基礎,是否開始在下滑?

能化解台灣社會信任危機,最大的變數在2020年總統競選過程中蔡英文和韓國瑜的競選策略。選舉是一時的,朋友是一世的。「愛與包容」不應該只有嘴巴說說,還要具體付諸於行動。如果為了贏得選舉,而將台灣的社會信任徹底撕裂,值得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