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之情 金馬情侶揚威電影外國際舞台

出版時間:2019/07/17 09:30

一個是金馬獎最佳導演,一個是金馬獎影后,張毅與楊惠姍一度叱吒影壇,在最光榮時引退,全情投入琉璃世界。深耕細耘下,作品在國際舞台發光發亮。《蘋果》在洛杉磯專訪二人,回看他們32年來的玻璃之情,細味箇中動人情節。
 
讓張毅與楊惠姍踏上這條路,源自於電影《我的愛》,琉璃即代表婚姻,是愛情。但與琉璃共處32年後,張毅已經把琉璃看作成生命象徵,不少作品以此為題。「(琉璃)事實上是生命,在整個人走過的過程裡面,不單是婚姻﹑愛情,而是整個生老病死的問題,正如白居易的詩裡面說的『彩雲易散琉璃脆』,是整個宇宙生命的反映。」
 
因為好奇而走入陌生世界,張毅感嘆道,「我們沒有想過,在三年半﹑四年的時候,會走到一個山窮水盡的地步。」萬貫家財一朝散,他形容這是「一個很大的教訓,並不是什麼都垂手可得」,但挫折及歷練令他們更成熟,更加了解琉璃。
 
張毅笑言,琉璃藝術為他們帶來不少「羞恥」,不時挫敗他們。「玻璃技術有時候非常玄,我們今天做好一件,很漂亮,明天再也做不出來,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反覆的,多花三年﹑五年,都做不回中間一個的﹑某一個非常玄妙的因素,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羞恥。」
 
藝術與技術要並存,楊惠姍表示,很多有新的想法都要有相應的技術才能實踐,所以32年來一直學習不同做法,融會貫通。「張毅會給我很多觀念﹑很多題目,我們就會收集很多資料,找很多的可能,然後去整理出一個可行性的。」她形容,每一次創作就好像一部電影,琉璃工房就像是一個琉璃的夢工場,集結了一個個故事。
 
從大銀幕走到通透的玻璃世界,儘管載體改變了,但張毅認為,他們二人角色仍然不變,「琉璃這個材質不一定受你管制,但也不會受到別人干擾,成敗均在手中,非常獨立」;反而電影要受到很多外界的阻力﹐投資人﹑發行商﹑觀眾等,變數很多。
 
楊惠姍曾表示,琉璃令她散盡家財,口袋中掏不出錢吃茶葉蛋。時至今日,琉璃工房在世界各地遍地開花,不少作品進駐藝術館作收藏。張毅坦言,賺多賺少他不是太在乎,留下了什麼才是重點,「我們希望不要再中斷,不要是祖傳秘方,那麼好的東西應該後繼有人,利用這個技術去開創他的作品,開創新的可能,這樣才會源源不絕。」楊惠姍指,琉璃工房開發了新技術都會公開,希望可以傳承下來。(張紫茵/洛杉磯報導)

琉璃工房於5月時在南加州設展。張紫茵攝
琉璃工房於5月時在南加州設展。張紫茵攝

舉辦琉璃教室,也是希望可以把技術傳承下去。張紫茵攝
舉辦琉璃教室,也是希望可以把技術傳承下去。張紫茵攝

楊惠姍指,愈大的作品難度愈高,例如這個「共生大愛」。張紫茵攝
楊惠姍指,愈大的作品難度愈高,例如這個「共生大愛」。張紫茵攝

「無相無無相」揉合了脫蠟鑄造與熱澆鑄兩種技術。張紫茵攝
「無相無無相」揉合了脫蠟鑄造與熱澆鑄兩種技術。張紫茵攝

作品「敦煌」現在深圳關山月美術館展出。張紫茵攝
作品「敦煌」現在深圳關山月美術館展出。張紫茵攝

二人在琉璃路上高低起伏。張紫茵攝
二人在琉璃路上高低起伏。張紫茵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