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歐洲】舒寗馨:「化危機為轉機」的法國罷工

出版時間:2019/07/19 00:04

歐洲特派員:舒寗馨/自由寫作者,經營臉書《舒舒看世界》

歷經17天的長榮航空罷工總算落幕,LINE的朋友群組討論仍在熱烈進行中。有人同情長榮空服員對抗資方;也有人因為被困國外,或者暑期出遊計畫受阻,而埋怨消費者不該成為勞資雙方吵架的犧牲品。然,在法國人眼中,長榮事件真的不算什麼,因為罷工在法國屬於「永遠進行式」。
 
許多歐洲友人愛調侃:「罷工是法國的專利。」法國人自己承認:「罷工乃家常便飯。」只是,法國人到底有多愛罷工?
 
歐洲工會機構(ETUI)做出的「罷工地圖」顯示,在2010-2017年間,法國的年平均罷工日數達125天,僅次於島國賽普魯斯(Cyprus),高居歐盟罷工排行榜第2名;光是 2019年下旬,就有超過150場的公務員罷工預期登場。
 
在法國,罷工由各專業工會發起;《罷工法》規定:國營事業和交通相關企業必須事前公布罷工日期。法國共有8大工會,涵蓋所有產業,其中以「全勞聯」(CGT)和「法國民主勞工聯合會」(CFDT,簡稱「民勞聯」)最具代表性。奇怪的是,即使工會逐年「失血」(只有8.4%的勞工是「全勞聯」會員)、「合法性」日漸低下,卻絲毫不影響它在國內的「聲量」。
 
翻開歷史,法國的罷工傳統可以追溯到法國大革命時代。受到政治哲學家盧梭《社會契約論》的啟發,當時的社會精英認為個人和政府間的權利和義務,應是一對一的平等關係,而不該有第三者的介入(例如同業公會)。
 
1791年法國國會通過《勒沙普里安法》(le loi le Chapelier),禁止同業公會和職業行會,並且欲收回工人私下集會組織的權力。此法案不但引發勞工大規模的反彈、導致最後被廢,也開啟了工會向資方和政府爭取福利的「對抗」先河。
 
隨著工會組織動員能力的日漸強大,法國政府在1971年制訂《罷工法》(droit du grêve)保障勞動者罷工的合法權;1982年密特朗政府通過勞工法修正案(Lois Auroux),規定資方每年必須和工會協商薪資福利等重要議題,進一步保障勞工權利。
 
自此,「工會」(syndicat)成為和政府、資方對等的第三勢力團體;而「罷工文化」(grêviculture)也深化為推崇「平等」精神的法國文化內涵之一。
 
因此即使法國人一年平均有1/3的時間在罷工、國民生產所得受到連累、還有數不清的生活不便(例如地鐵火車飛機停駛),多數法國人似乎仍能平心靜氣的看待罷工、甚至支持罷工。
 
「罷工是勞動者的合法權利、應該受到重視和尊重,尤其法國政治結構偏向『中央集權』,政府和勞工的距離常常比想像中更遙遠。」上班族的Jerôme向我解釋。
 
一體總有兩面。罷工的不便,反而激發了法國民間的創造力。
 
為了避免罷工影響生活,法國有查詢罷工和遊行日期的私人網站;而高人氣的付費網路併車平台「Blablacar」(中譯:「閒聊車」),也是罷工的「產物」。
 
在Uber違法、網購不發達的法國,「閒聊車」的誕生其實還得感謝法國國鐵和法航的常態性罷工。在全國大眾運輸系統幾乎完全癱瘓的時刻,「閒聊車」的出現,解救了成千上萬的通勤族,也造福了無車的低收入族群,例如學生。
 
如今這個100%「法國製造」的網路平台,不但是法國生活必備App,也受到德國、西班牙、義大利等國消費者的喜愛,就連我認識的86歲高齡法國老太太,也是它的愛用者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