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議員陳志全:如何打破香港警民「暴力循環」

出版時間:2019/07/20 00:05

陳志全/香港立法會議員

自年初特區政府推出《逃犯條例》,香港人已經記不清參加了多少場反修例的大型群眾運動,但有一幕畫面大家一定記憶猶新,就是每當有市民大叫「香港警察」4字,其他的示威者便會眾口一聲回應:「知法犯法!」並會大罵現場執勤的警察是「黑警」。

警隊本該除暴安良,保護市民生命和財產,是人民英雄;如今卻成了人民公敵,過街老鼠,神憎鬼厭。

「黑警」一詞,本來指黑社會滲入警隊,負責通風報信的「無間道」,或收了黑幫賄賂,包庇犯罪活動的害群之馬。但近年卻多用來指一些濫用職權,無法無天,所作所為如同黑社會的警察。

「黑警」用不符合比例的暴力鎮壓和平示威,對已經被制伏的人繼續施虐、追打手無寸鐵的抗爭者,而且殃及無辜路人。

過往我也少用「黑警」二字指責警察,不想「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只是一小撮警員的違規行為,「樹大有枯枝」,大多數警察也有好人,將整隊警隊也打成「黑警」,對社會並無益處。

其實,在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黑警」一詞已開始流行,7警在暗角拳打腳踢一名佔領者、警司在旺角鬧市街頭隨意揮舞警棍襲擊途人,因為被鏡頭拍到,才被繩之以法。但那些都只是冰山一角,在鏡頭背後,被警察欺凌虐打、濫捕濫告,相信多不勝數。更嚴重的問題是,警方高層官官相護,姑息護短,不肯認錯,令市民對警隊日漸失去信心。

冰封三尺,絕非一日之寒,很多事情也是累積的,部分警察違規犯法,會破壞警隊的整體形象。管理層採取鴕鳥心態,不去正視問題,看在香港市民眼裡,警隊早已成為民望最差的紀律部隊。警隊內部士氣亦一落千丈,跌至谷底。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說:「我希望香港市民明白香港警隊只有一個目標,就是保護香港市民生命財產。」

事實並非如此。警方近日處理群眾活動的策略,只是挑釁市民,火上加油。

近日流傳一段盧偉聰與警隊高層的對話,當中提及 7月14日沙田商場內的大搜捕是為了提高警隊的士氣。如果警方高層真有這種思維便大錯特錯。

那晚我全程站在最前線,與警方一直保持溝通,只希望他們能清楚提供和平、安全的退場路線。可是警方一直沒有回覆。當時很多路口已被封鎖,市民根本不知如何撤退。

警方沒聽議員們的勸喻,一意孤行,長盾陣不斷向前推進。群眾已經退到附近的商場,警方還不罷休。警方這種挑釁行為,只會令群眾恐慌,情緒失控,甚至作出絕地反擊。警察防暴隊將示威者逼進商場之後,便發生圍打警員的場面。其實商場內的所有衝突場面,都可以避免,只要警隊不衝入商場,有多點耐性,讓群眾慢慢散去便可。

我們不斷追問警方,到底行動是要驅散群眾,還是要圍堵他們?當時完全沒人回答。事實上,警方根本很難分辨誰是顧客,誰是示威者。參加完遊行、集會、示威的朋友,也可以繼續留在商場內消費。即使拘捕了,也很難入罪。

我當時覺得警方敲打長盾、揮動警棍、大聲呼喝,只是想發洩情緒,向示威者施威,就算即場拘捕,目的是要羞辱他們,提振警隊士氣,可惜事與願違。

有警員被咬斷手指,有的被打到頭破血流,亂象叢生,最後狼狽退場。未暴先鎮,鎮而後暴。警方其實是在自製「暴力循環」,集結本可和平散去,卻偏要武力清場,這只會徒添雙方的仇恨。

有陰謀論指,這是特首林鄭月娥的詭計,既可轉移焦點,由「反送中」變了警民間的仇恨。當前線警務人員瀕臨崩潰邊緣,民怨也升到頂峰,火山一觸即發。市民公開前線警員及其家人的個人資料,警察也對被捕者說知道他們的地址,會騷擾他們的家人。

下一次有衝突場面,雙方的武力只會有增無減。彼此間的積怨不斷加深,直至任何一方有人命傷亡。

這正是近日流出警隊高層對話中提及亂象最終結果的其中兩個可能性。另外兩個則是警務人員集體辭職或集體請病假。

這的確是打破這「暴力循環」的好方法。前線警務人員請好好思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