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下口罩佔領香港立法會 梁繼平想讓外界知道他的目的

出版時間:2019/07/20 00:14

可能很多人不明白,香港年輕人為什麼要在7月1日當天闖進立法會「佔領」,當天為一一名脫下口罩、發表宣言的示威者梁繼平,接受美國《基督教箴言報》訪問,道出目的,他說,年輕人因為經年累積的絕望和挫敗,以及對民主自由的呼喊,闖入立法會;他也很清楚知道,經過這樣的行動,他可能會被港府起訴,他說:「不起訴我也是不合理的。」

梁繼平透過社群平台受訪,重新回顧「7.1」當日衝闖立法會的看法;先前的其他報導曾提及他背景,梁繼平畢業於香港大學政治學與法律學系,曾任港大《學苑》總編輯目前正在美國華盛頓大學攻讀政治學博士,他未透露自己現在身在何處。
 
梁繼平說,「佔領」立法會當晚脫下口罩的發言之舉,很大程度上是自發的(spontaneous),因為看到示威者在議事廳內來來去去,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表達不滿,例如塗黑香港特區區徽、塗鴉、寫標語;且有人正在離開,他感到情勢正在轉向,需要有人填補現場的道德真空(moral vacuum)。
 
梁繼平指出,從以往的經歷可知,一場運動可以分裂一個公民社會很多年,他很清楚當抗爭運動升級後(衝擊立法會),絕不能在沒有合理的解釋下就結束;如果示威者當晚在未發表宣言的情況下、貿然結束行動,民主派陣營內部也可能會質疑行動的意義與正當性。
 
梁繼平認為,在7月1日衝擊立法會具有標誌性意義,因為「七一」本來是要慶祝「一國兩制」、港人民主治港的日子,但事實上在主權移交北京後,「制度」基本上把年輕人異化排除。
 
他指出,衝擊立法會源於香港年輕人累積下來的絕望和挫敗,以及年輕人對民主自由的呼喊,「他們沒有其他選擇,他們已用盡所有和平示威的方法」。
 
梁繼平說:「我們試過100萬人、200萬人上街,試過在外國媒體登廣告,也試過表現合作,7月1日是市民對政府不回應訴求的挫敗和惱怒(的結果)。」
 
他表示,反送中運動至今的成功,主要是市民用創意方式示威,但現階段應將部分運動能量轉移入體制內,以威脅親北京陣營的權力。
 
對於自己的未來,梁繼平說,赴美攻讀博士學位的唯一原因,就是希望日後回到香港教書,為香港民主自由作出貢獻;但他擔心,之後不知能否繼續學業,自己也可能無法回香港。就算回到香港,因為他所做的事(衝擊立法會),未來能否在香港順利找到教職也成問題,因為他可能被起訴,他說,如果香港政府不起訴他,在政治上是不合理的,「畢竟我做了那些事情。」(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