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龍千玉弟險魂斷柬埔寨 「感情智障」玩曖昧

出版時間:2019/07/21 00:04

歌手江志豐是台語天后龍千玉的胞弟,他推出新專輯《心亂如麻》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吐露自己個性衝,不喜歡輸的感覺,陷入音樂創作低潮時,「100種死法,至少想過99種」,甚至越洋向媽媽吐露尋死念頭,不料老媽竟撂話「去死一死」,反而把他罵醒。「龍姊曾說,最可憐是『白髮人送黑髮人』。我連死都不怕,又有什麼可怕」,他發憤接連寫出他唱的《明天》、翁立友的《堅持》等夯曲。

他接受《蘋果》專訪自剖:「我的個性一板一眼,就像火車永遠走在軌道上,喝酒之後會露出潛在性格,做出瘋狂舉動,本來不敢寫的國罵,喝了酒就寫。但我酒量差,要找安全的地方喝。」 這體悟來自當年他差點魂斷異鄉。他到柬埔寨商演,工作人員急著討唱酬,對方誤會他「死愛錢」,揚言要給他好看。表演結束後,當地人不斷向他敬酒,他以為是好客,殊不知對方計畫將他灌醉後「處理掉」。他意識模糊地打電話回台灣求救,透過台灣友人斡旋解圍。3年前他乾脆跟朋友合夥開酒吧,要喝就在自己店裡喝。

他多年前因雷射矯正近視導致角膜受傷,他笑說:「我不怕失明,搞不好失明後唱得更好。」他不再「找死」,也不期待長壽:「對我而言,活太久不是好事,倒不如在有限的生命裡,把能做的事做完。我不做健檢,盡量讓自己快樂,快樂比什麼都重要。」

江志豐已故的老爸是傳具有通靈能力、在當地有「虎爺」封號的江金城。不過,江志豐坦承自身沒有起乩體質,自然無法承接爸爸的宮廟事業,他自認創作把歌寫好類似為善,音樂其實是個好的調劑,除了藥物、問神,他用音樂療癒歌迷。

父親生前希望他走螢光幕前,他卻熱愛音樂創作隱身幕後,談到從創作者變為歌手的轉折,他笑說,沒有錢什麼也做不到,最快的方式,你創作自己出來唱歌、接活動,等到你有一定的能力,你才可以寫出你心目中理想的歌、想要的歌,於是他自己出資來成立唱片公司,試著用音樂的力量,來讓整個環境更好。

在唱片業不景氣時,他毅然向銀行貸款300萬出輯《心亂如麻》,難道不擔心無法回收?他笑說:「還蠻擔心的,最壞打算就賣屋賣車,不去做一次,你怎麼會知道可以做出什麼程度,我有點破釜沉舟,就試試看。」

他說:「錢對我來說或許重要,但更重要是死後三百年還有人知道江志豐這個名字,像貝多芬死這麼久了,大家聽到旋律,就知道貝多芬,至少你在音樂路上,為台灣這片土地,做了些東西。」

談到感情,自稱單身6年的他坦言有曖昧對象,但對愛情不期待,「我眼睛不好,看每個女生都覺得漂亮,希望老了找個人陪我,但不強求,我對感情這東西蠻智障的,一再重複同一件事,我或許會做笨蛋的事、錯事,也可能會傷害到女孩,對我來說,有交往過的女孩都是生命中重要的人,將來或許會有個女孩在身邊,一旦交往就認定,現在事業比較重要」。(林丞偉/台北報導)

《蘋果》關心你
自殺解決不了問題,卻留給家人無比遺憾。請珍惜生命。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江志豐推出新專輯《心亂如麻》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即興自彈自唱。朱世閎攝
江志豐推出新專輯《心亂如麻》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即興自彈自唱。朱世閎攝

江志豐自剖個性一板一眼,就像火車永遠走在軌道上,喝酒之後會露出潛在性格,做出瘋狂舉動。朱世閎攝
江志豐自剖個性一板一眼,就像火車永遠走在軌道上,喝酒之後會露出潛在性格,做出瘋狂舉動。朱世閎攝

江志豐走過創作低潮,體悟出:「我連死都不怕,又有什麼可怕。」朱世閎攝
江志豐走過創作低潮,體悟出:「我連死都不怕,又有什麼可怕。」朱世閎攝

江志豐談到感情,自稱單身6年的他坦言有曖昧對象,但對愛情不期待。朱世閎攝
江志豐談到感情,自稱單身6年的他坦言有曖昧對象,但對愛情不期待。朱世閎攝

江志豐多年前因雷射矯正近視導致角膜受傷,他笑說:「我不怕失明,搞不好失明後唱得更好。」朱世閎攝
江志豐多年前因雷射矯正近視導致角膜受傷,他笑說:「我不怕失明,搞不好失明後唱得更好。」朱世閎攝

江志豐自認創作把歌寫好類似為善,音樂其實是個好的調劑,除了藥物、問神,他用音樂療癒歌迷。朱世閎攝
江志豐自認創作把歌寫好類似為善,音樂其實是個好的調劑,除了藥物、問神,他用音樂療癒歌迷。朱世閎攝

江志豐回首他的人生故事。朱世閎攝
江志豐回首他的人生故事。朱世閎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江志豐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