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慘棄嬰1】「除了一條命什麼都沒有」 140個黑戶寶寶異鄉求活

出版時間:2019/07/22 11:06

在台北市文山區爬上一處位於長長蜿蜒階梯的建築,會聽到小孩的哭聲、嘻鬧聲、笑聲,那裏是住著140位0至6歲寶寶的關愛之家,宛如台灣最大的幼兒園,裡面的寶寶都用水果如櫻桃、草莓、西瓜或是台灣地名如彰化、屏東、花蓮稱呼,但是,這群水果寶寶可愛暱稱背後都有辛酸的故事,都是「沒有名字」、沒有戶口、沒有國籍的黑戶寶寶。
 
關愛之家目前照顧的寶寶,大部分都是東南亞的外籍移工婦女,來台工作期間意外懷孕,無力負擔或沒辦法將孩子留在身邊親自照顧,將孩子送到關愛之家,但也有的將孩子留在關愛之家門口就離開,由於寶寶們都是媽媽懷孕逃逸期間私下找人接生,不是在醫院出生,沒有寶寶健康手冊,更沒有姓名、戶口、出生證明,可以說是「除了一條命什麼都沒有」。
 
95%寶寶都是印尼籍媽媽
 
關愛之家創辦人楊婕妤說,孩子是無辜的,不能因為媽媽「非法」,孩子就是「非法」,與其讓孩子跟著父母打黑工,躲躲藏藏過日子,風險更大,因此關愛對黑戶寶寶來者不拒,這些年因為通訊軟體方便,移工透過網路交友認識更頻繁,關愛每月平均收容10名新生兒,95%收容的寶寶是印尼籍,主因是他們媽媽信奉的伊斯蘭教禁止墮胎,未婚懷孕又被視為違反傳統價值。
 
台灣國籍認定採「屬人主義」,這群黑戶寶寶若是被棄養,父母不詳,半年時間確認無依後,就可以在台灣辦理收出養;有些小孩雖知道媽媽是誰,但媽媽不知去向,還要透過政府漫長的協尋,等到的結果可能是媽媽不要他們。
 
沒產檢沒安胎還吃墮胎藥
 
即將念小學的小男生「披薩」,媽媽是印尼籍移工,和同樣來台工作的泰國爸爸認識生下他,但經過多年協尋,才找到已回印尼的媽媽,媽媽卻不要他,所幸泰籍爸爸想要這小孩,今年終於有身分,可跟爸爸回泰國生活接受教育。
 
關愛之家一樓集中照顧的孩子幾乎都是1歲以上,他們會走、會跑、會說話,也開始懂得調皮,跟其他天真無邪的孩子沒有兩樣,可是他們從在母親肚子裡到出生是充滿難關考驗。楊婕妤說,他們母親懷孕時沒有產檢、沒有安胎,甚至很多母親之前吃過多墮胎藥,導致許多寶寶是早產兒或出生就有重病,且幾乎都不是在醫院接生,寶寶剛出生也可能沒得到良好照顧。
 
沒寶寶手冊不能施打疫苗
 
他們不僅「先天不足」,也因為出生時沒有寶寶手冊,不能夠施打疫苗,還容易受到感染。2年多前一名剛出生的男嬰,被丟在關愛之家門口,躺在冰冷的地板,因此叫做「冰冰」,9個月後除夕大家開心圍爐,半夜傳來冰冰急促的喘息聲,楊婕妤趕緊帶他去醫院,診斷感染肺炎鏈球菌,經過急救無效,來不及長大的冰冰就走了。
 
類似冰冰的不幸案例,過去兩年關愛之家共有5名寶寶就這樣走了,衛福部在事發後召開跨部會會議,同意發給關愛這些無國籍孩子健康手冊,並追加施打疫苗,但是因為無法享健保資源,在台期間只能祈求健康長大。
 
頂多只能在台讀完幼稚園
 
除了就醫的健康權,還有就學問題,非本國籍的孩子無法在台灣受教育,最多讀完私立幼稚園,媽媽若未在孩子6歲前做出抉擇,小孩的受教權也被剝奪。
 
關愛之家推廣部主任郭立凱感慨說,台灣法令雖明定移工懷孕也無須被遣返,但很多仲介至今仍附加「懷孕即遣返」條款,導致借約8000美金(約25萬元台幣)來台還沒還完的她們,懷孕後擔心受罰才會逃跑,移工制度沒有落實,間接造成這些無國籍寶寶的問題。
 
應修《國籍法》及《移民法》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說,目前政府安置無依的無國籍孩童作法,只解決一部分的問題,應該從《國籍法》及《移民法》修法,透過跨部會協商,確立無國籍人的相關權利保障。
 
台北市社會局兒少福利科長王惠宜說,為維護這些無國籍兒少的人權,除了提供施打疫苗維護他們健康權,也訂定一套協尋機制,6個月協尋確定無依的小孩,就可按規定辦理收出養,並主動拜會印尼辦事處獲得善意回應,若小孩媽媽在印尼的家人願意協助照顧小孩,由印尼辦事處協助先將小孩送回,目前有29名小孩可望循此辦法回到印尼。
 
移民署上半年已實施大赦
 
移民署說,今年上半年也實施大赦,鼓勵逃逸移工自首,包括罰款從1萬元降到2000元,且免收容及減免管制來台期間,共有超過1萬5000名移工自首,後續將修法提高逾期罰鍰、延長管制期間等規定,來遏止逃逸移工情況發生。(專題組/洪敏隆報導)

楊婕妤(中)跟關愛之家小朋友開心互動。洪敏隆攝
楊婕妤(中)跟關愛之家小朋友開心互動。洪敏隆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