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專欄:政治的嗅覺

出版時間:2019/07/22 00:04

周偉航/大學教師

過去受邀擔任競選總幹事或選舉顧問時,與候選人第一次見面,我通常會問他們自我評估之後,認為自己缺點與弱點是什麼。因為自認的優勢通常不會在選舉中產生多正面的效果,但缺點與弱點往往成為後續戰局發展的關鍵。

台灣選舉是抄家滅族大賽,誰頂得住排山倒海的批評與抹黑,誰就最有機會贏。而要頂得住攻擊,最好是在選前就處理掉自身的「黑歷史」。如果候選人有了一點私心,覺得可能不會被發現,因此不願對團隊開誠布公、早點解決,那麼基本上就只是「等著輸」而已。

王如玄的軍宅案就是代表性的例子。在對手展開攻擊時,她依然認為只要自己不講,案情就不會惡化;但隨著段宜康等人爆出的軍宅數量一路上攀,朱立倫的選情也就一路探底。宋楚瑜的興票案也是類似的狀況,沒有先處理好,等爆出來就難收拾了。

這也凸顯韓國瑜目前的各種「理財案」對選舉最大的影響,或許不在於他與家人做了這些事,而是他們處理這些案子時的「政治嗅覺」明顯不對勁,尤其是古坑農舍案。曾在地方民意機關待過的政客,幾乎都處理過違建案,在農業地區的民意代表更有一堆農舍案要解決。所以政客如果真是「來自基層」,多半對違建法規很嫻熟,一看就知道某個案子有問題,若依法處理,鐵定無法過關。

碰到這種不會過的案子,基層民代通常只能協助拖延拆除,撤緩其罰金;就算最後還是要拆,但只要多拖一段時間,民眾就會感謝你,下次選舉就有票。若能逼主管機關裝死到底,裝到真忘了這個案子,那就是相當厲害的民代了。地方民代都清楚這樣處理邏輯,但那是針對普通百姓的違建,政治人物自家的違建是不能這樣搞的,要選總統的人,更不能這樣搞。

但韓國瑜一家就是想混過去。有處理過相關案件的政治人,只要看過他家農舍的空照圖與側拍,就知道其違法部分非常明顯,但韓家直到媒體要報導才匆忙拆除,甚至就算報導出來了,還是抓一塊才拆一塊,頗有王如玄軍宅案的味道。

其實他們在財產申報時就已經知道房舍位置會曝光,那就該先處理;甚至在柯文哲夫人去年12月第一次公開提到韓家有農莊時,他們就該處理了。但他們都沒處理。

韓家可能以為選高雄市長時沒被打,所以選總統時也能混過去;就算現在被打,民調也不降反升,還拿下黨內初選,因此存有僥倖之心。但事情傳開卻沒影響,或許只是對手並未認真包裝,又或是要等你完成參選登記,無法換人之時,才會重砲盡出。

別忘了,韓國瑜有一身是「包」,卻仍在市長選舉中勝出的經驗,對手也會有明知對手一身是「包」,卻因為沒有認真打,而意外輸掉選舉的經驗。人都有學習能力,而政治人物為了生存,往往學得特別快,民進黨人去年敗選後個個都變網紅,就是一例。覺得自己永遠都能用同一招混過去,那就代表政治嗅覺已經壞掉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人渣文本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