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伯芬:台灣的大學教師是「類公務體系」?

出版時間:2019/07/22 00:02

戴伯芬/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

教育部高教司日前宣稱台灣的大學教師是全球唯一的「類公務體系」,採取的是「年資取向」而非「績效取向」,所以一般教師除非違反《教師法》,不然無法被解聘,認為這是造成大專教師年齡偏高的主因。這個說法顯示教育主管機關完全不懂台灣高等教育的法規與現實,或者是太懂如何在高等教育體系中掠取個人利益。

過去台灣的大學教師聘任是一種「類長聘制」,即「形式短聘、實質長聘」。每位教師在1年初聘之後,就進入2年一聘,每2年就要和學校簽一次聘約。為什麼需要麻煩地兩年換一次約呢?這是由於過去國民黨播遷來台,在政治動亂時無法給予教師真正的長聘,所以才採兩年一聘。一直到現在,即使通過教師3年或5年期的教師評鑑,一般教師還是維持每2年換一次聘約,顯示台灣高等教育尚未走出戒嚴時期的勞動聘僱慣性。

目前的大專教師並非完全年資取向,由於大學教師評鑑與限年升等制度的要求,在取得教授或副教授職位之前是採取績效取向,所以政大三度獲教學績優獎的郭立民教授由於未發表論文而被不續聘;台大人氣教師李明璁因為升等不過而被不續聘。在公立大學的教師沒有終身僱用的保障,仍需要3年或5年評鑑一次,即使升到教授,評鑑不過仍要走人;更不用提私立大學教師,在評鑑的招生要求下,2008年-2017年間已經減少了5042人,減幅高達十分之一。

至於號稱依據學術表現、留才留人的彈性薪資制也不完全是績效取向,依據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延攬及留住大專院校特殊人才實施彈性薪資方案」中有高達9成以上經費係用於補助現職人員,以兼任行政工作獲獎者居多,引發該方案有變相加薪或為主管加給之訾議。學界深諳「官大學問大」的生存法則,大學的行政主管除了享有30%的主管加給之外,更懂得上下交相利,互相吹捧為傑出、優秀研究學者,再加上缺乏公務人員旋轉門條款,君不見一大堆教育部退休官員前仆後繼、轉任私校擔任特聘、講座教授。

大學教師高齡化絕非「類公務體系」對教師終身保障的結果,即使在最講究資本主義績效的美國也有長聘制,一方面要留住人才,另外一方面也希望建立好的研究團隊。台灣的大學教師老化其實是資深教師老而不休,不願增聘新人的結果。

隨著平均壽命的增加,有更多教授願意延退、繼續貢獻心力絕對是好事,但是如果仍不斷地濫用終身特聘制留任裙帶關係的學官,再用博士後的腦力來餵養早失去學術產能的庸才,反而讓年輕學者失去公平競爭的機會。台灣學術界的老化不是源於全球獨一的「類公務體系」,而是在學術金字塔權力結構下,由老人政治所製成的階級固化結果。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