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把警察當「無所不能」的超人

出版時間:2019/07/22 20:15

鄭旻洲/基層警員
 
當一個職業被賦予不切實際的高度期待,那麼,殺警案震懾的不是一個警察的死亡,而是許多人認為的,原來它們的既定認知被改變了。
 
長久以來,警察透過大眾傳媒及電影電視作品,被賦予一種高度神化的境界,導致了警察無所不能,快速破案的神話,消滅犯罪,不容挑戰的權威。
 
不論從彼得帕克看出些許社區型警政的蜘蛛人還是透過大量高科技建警的鋼鐵人東尼史塔克,甚至是復仇者英雄內戰均可以看出一些比例原則(美國愛國者法案)的警政概念。可以說這些影視作品某程度上均潛移默化了民眾對警察的概念,它們無所不能。
 
嚴重者甚至看到警察竟然會跟一般人吃飯會睡覺而感到困惑,偏激者還因此檢舉之,當民眾報案發現警察無法幫忙解決問題時,並非想到警察也是人能力有限可能無法幫忙,而是僅想到是不是警察不願,只想吃案。
 
於是面對這次的殺警案,一個警察就這樣被刺死了,是因為民眾及上級都過度的錯估了警察能力的界線,它們均認為警察是不可能會失敗的。
 
筆者在警校受訓時,警校的訓練便過度迷信跑步、柔道及徒手奪刀等訓練可以應付未來執法環境,亦是認為只要經過這樣的警察訓練,人就會脫個人化而成為一位超人,即便深處劣勢也可以再適當時機下將歹徒的刀奪下並制伏,然而真是如此嗎?恐怕這樣做受傷亡的風險並不低吧?
 
當然也並非筆者質疑警校的思維,但柔道及體能訓練除非高度精進,不然在實際無限制的執法情境下恐怕是成效有限、不符合效益的,而這正是對警察的高度不切實際的思維亦或是對預算不足有限的情形所導致,更甚者學術與實務脫軌,而現行勤務制度下警察的工時過長等不好集中訓練,即便如此,在現行如不唸書便無法升官的體制下,筆者亦認為許多基層警員寧可將空閒時間花費在讀書上而非鍛鍊體技。
 
正如類似如陳崇文等案,法官在審理該案時亦有同樣的認知,認為警察是無所不能,以至於在晚上緊張不明朗或惡劣執法環境下對開槍的員警說出:你為何不打腿。你為何沒注意比例原則,對他開了那麼多槍?卻忽略了警察也是為人的事實,會受環境影響,有自己的情緒起伏,甚至只不過是穿著制服的人而已。
 
警察在被刻板化、神化的同時卻也蒙受其害,當警察消極處理時輿論誤解為警察不想亦不願處理,而非不能。當警察積極處理時則常被誤認為戕害國家人權,甚至有人稱之警總復辟,當一位警察就這樣被刺死的同時,我們才發現,原來警察真的不是超人,他跟我們一樣都是人,都需要被支持,編列裝備預算、適時修改不合時宜的法令,譬如仍將消防建築納入業務的警察法等、一個政府正確心態的支持,不會隨意因為政治因素導致財政預算遭到凍結。
 
畢竟警察機關之所以會存在便因為憲法為保障人民的權益不受他人侵害,只是警察是維護人權的方式相比司法機關不同罷了,因此支持警察並不會使國家淪為專制政體反而可以促進整個國家的法制及人權面。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新聞網》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