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台灣2】垃圾屋裡的寂寞男屍 社工哭了:怎樣才叫盡力

出版時間:2019/07/24 16:52

「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才叫作盡力了?」64歲的蔡阿伯長年獨居,「老人住老厝」,無力照顧自己的他,家裡就像垃圾堆,也從不與人來往;雖然社工及時介入關懷,但在去年823水災過後,蔡阿伯被發現在家中猝逝,留下無盡遺憾。第一線社工淚訴,就算再怎麼努力,還是有可能發生不幸。
 
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老人問題日益嚴重,和家人同住的至少有人照顧,但許多的獨居老人自己照顧自己,不願或不好意思尋求外界幫助,一旦缺乏自理能力,不少人健康亮起紅燈或心理健康惡化,造成不幸。
 
時年64歲的蔡姓阿伯,年邁父母過世後,長年獨居在被外人形容為廢墟的嘉義東石家中,堆滿廢棄物與垃圾,連立足空間都沒有;他也不願與外人互動,但因行動不便無法好好照顧自己,糖尿病、高血壓纏身,精神狀況也不好。
 
社工介入後,陪伴蔡阿伯看診、用藥,盡力協助,但在去年823水災期間的一個禮拜五,他精神狀況惡化,社工雖準備牛奶與生活用品放在身邊,並通知住在隔壁村落的家屬,不料隔天家訪時發現門虛掩著,蔡阿伯躺在床上,已經往生。
 
站在第一線幫助獨老的弘道基金會彰化服務處組長張儀芬說,像嘉義東石人口老化的地區很多,工作機會不多、人口外移,沒有機會謀生,很多看似空屋,其實都住著獨居老人,在她手上像蔡阿伯一樣的人,去年有一例,今年也有一例,「每個長輩都是我們的家人,當下夥伴哭到不能自已,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早知道、如果、或許就不會…第一線人員經常充滿自責。」她說,面對獨居長輩,即使再怎麼努力,還是可能發生不幸,讓人陷入糾結情緒,經常自責應該可以做得更多,但「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才叫作沒有遺憾或盡力了?」
 
不過,她回憶,蔡阿伯從一開始看到她就跑掉,到感受到他們是真心為他好,逐漸願意坐下來、還拿外界捐贈的飲料請她喝,原本以為可以慢慢變好。張儀芬也說,很多長輩拒絕外界幫助,但第一線人員不會因此不去,只要看見需要幫助的人就會想辦法,「其實長輩一定很謝謝你。」(專題組/陳宜加報導)

社工分享孤獨的蔡阿伯故事中,阿伯原本的廚房。弘道基金會提供
社工分享孤獨的蔡阿伯故事中,阿伯原本的廚房。弘道基金會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